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一章 太极

    “啪啪啪.....起来了...起来了....!”敲门声夹杂着女子呼喝声不断在李冲耳边徘徊,李冲一阵扭捻硬生生从美梦中被吵醒。

    “好啦!才六点啊,老妈!”李冲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模糊着双眼道,他此刻着实想再睡几个小时,但还是一脸无奈的按了按额头硬着头皮起来了。

    迅速穿好衣服李冲打开了房门,站在房门外的是一年约四十出头的中年妇女,此刻她正一脸歉然的看着已经穿好了衣服的李冲,她叫陈红是李冲的母亲。

    “小冲,你陈爷爷已经去了很久了,还不赶快....”陈红充满慈爱的笑道,只不过这笑容怎么看都有些怪异。

    李冲露了个白眼,简单的洗漱了一下然后在陈红善笑的目光中走出了家门。

    小区花园,这是一个占地面积不小的地方,每天清晨都会有不少的老年人在这里锻炼身体,李冲早早出门的目的就在这些锻炼身体的老年人中。

    轻车熟路的绕过了几波做运动的老年人,李冲来到了花园一个较为偏僻角落,角落人不多,只有一个。

    这是一个年过古稀的白发老者,他满脸皱纹,印证着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

    白发老者双眼紧闭耍着一套太极拳,一个个太极招式在他手上耍的行云流水,虽然年过古稀,但是老者似乎并没有身体上的诸多老年毛病,看上去很健朗。

    “来啦,今天还好没有迟到”白发老者拳招没有丝毫的停泄,依旧双眼紧闭,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样笑道,他没有睁开眼睛,但是李冲的到来似乎根本根本瞒不住他。

    “陈爷爷,其实我真的很想睡懒觉,但是...,你也知道我妈的脾气,她答应了你的事又怎么会食言呢,我也是身不由己啊”李冲感慨,眼前这位姓陈的老头其实是他的叔公,是一个孤独而又孤僻的人。

    “三年了,你好像很为难啊...”陈老头依旧没有停止拳式,只是语气平淡的说,他给人的感觉很平淡,似乎超然世外不受红尘羁绊。

    “也不是为难,只是你教我的我都已经全部会了,甚至都可以倒着练了,现在已经没有每天都来的必要了吧”李冲摸了摸鼻子,有些不乐意。

    “是嘛?都知道了,那好,我们过两招!”陈老头淡然一笑,双眼突然睁了开来,这是一双浑浊的老眼,眼中充满了沧桑,仿若历经过了千秋万世。。

    陈老头话才刚落音他就挥拳击向了李冲,看位置是冲李冲面门去的,行外人看不懂,但是行内的人若是见到了的话绝对会由心的称赞一番,因为陈老头的出手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李冲反应并不慢,太极起手式摆弄好直接挡住了陈老头的攻击,一老一少就这样你来我往的在花园内玩起了太极拳,旁人不清楚的还以为是两个疯子。

    “哎!...”仅仅只是片刻的时间,在李冲反应慢了一步的情况下李冲被陈老头一个推手击中,退败下了阵来。

    “怎么样,这就是你说的什么都知道了?”陈老头不苟言笑的板着脸道。

    “当然比不过你了,你玩这个可是几十年了,我才多久”李冲嘀咕。

    “每次就这么一个借口,算啦,还是将太极真意背一遍吧,这可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真正瑰宝,这个绝对不能失传”陈老头叹了口气,转过身去,继续了他的拳法练习。

    李冲松了口气,陈老头传给他的太极真意虽然他不知道真正的意思,但是以他优越的记忆力还是全部都记了下来。

    没有丝毫犹豫李冲朗朗开口“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阴阳动,阴阳万物本,故是万物以为动,实则时时乃为静,夜极阴,日极阳,阴阳合一时,天地悸动......”

    回家路上李冲喘着粗气,每天早上陪陈老头练拳是他答应其母陈红的,陈老头是陈红的亲叔叔,他至今未成家一直都是孤家寡人一个,世上也只有陈红一个亲人,为了调节陈老头的心理陈红让李冲陪他。

    陈老头有些神经兮兮的,他信奉道教对奇门易经等等都有相当深的研究,特别是太极拳,他所教的太极拳和目前流传出的有很大的不同,更是教给了李冲一段古朴难奥的“太极真意”。

    对于这些李冲其实十分的不以为意,他只是为了陪陪这个孤寡老人而已,虽然他对武术还是有不少兴趣也的确学到了一些门道,但是支撑他坚持三年的并不在此,无心插柳柳成荫,三年来他的身手有很大的进步,至少三四个人对他构成不了多大的威胁。

    在家和父母弟弟简单吃过早餐后,李冲立刻了家,今天对于他来说拥有特殊意义。

    古轩市场,这是市内最大的古玩市场,无论是古玩店面还是摆的地摊都是做古玩生意的,只有进入了这里,经常会被有些地摊贩缠住,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花言巧语让你花钱买东西。

    李冲吃完早餐后直接打的来到了此地,此次他们同学聚会的地点就在这古轩市场后面的一家ktv,因为市场较为拥挤所以李冲打算直接走路进去。

    “嗨,冲哥”正走间,李冲右侧传来招呼声。

    李冲一滞,转头一望,一个瘦瘦的高个子青年正笑着冲其走过来。

    “瘦猴”李冲一笑走过去捶了一下那男子的肩膀,这男子名叫周建,是李冲的同学是其死党中的几个,因为人长得高高瘦瘦同学给他取了个外号叫瘦猴,意思明显瘦的跟猴子一样。

    两人并排而走谈了起来。“妈的!走了好久了,这市场太堵,的士进不来,我脚都走痛了。”瘦猴埋怨道。

    “那有什么办法,都怪老羊,找这么个地方,听说那ktv是老羊的亲戚开的,肥水不入外人田,他就给选上了”李冲笑着解释。

    “这只死羊我扳下他的死羊角...”瘦猴骂骂咧咧个不停,对于选择地点的老羊很是埋怨。

    李冲摇了摇头对于这个哥们的性格他了解,没在说什么了。

    “甩卖了啊,绝对是珍品...”道道叫卖声传出,不远处

    路边一个络腮胡子的壮汉大声吆喝,不少人被其叫了过去围成了一片,场面好不壮观。。

    “哎..,冲哥,去看看吧”一旁的瘦猴一见吆喝立刻来了兴趣。

    “别浪费时间了,这一看就是骗子。”李冲狐疑。

    “不一定啊这么多人都过去了”瘦猴朝那个方向探了探头兴奋之色明显,他从身上摸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随后猛地一把拉住李冲向那个方向跑去,李冲一脸无奈但也没办法,知道这位哥们爱热闹的性格,只得随其一起过去。

    两人挤进了人群只见那位路腮胡子壮汉身前摆下了一地的东西,大部分都有些破旧,看上去古朴之意浓郁。

    “各位,本人今天是最后一票,低价甩卖,都来看看,干完这次我就转行,机会难得啊”壮汉冲四周围观的人大声叫喝说道。

    四周之人一阵骚动真有几人选了起来,一地的古旧东西看上去还真像是古珍。

    李冲拉了拉瘦猴低声催促“没什么好看,就快九点半了,这可是最后的同学聚会,迟到不好”

    “没事,不急一时,都是同学不会计较这么多的”瘦猴轻声回应,跻身到了人群第一线,蹲在地摊前像模像样的看了起来。李冲无奈只得随其到了第一线打量了起来。

    “唉,冲哥,看,这个炉鼎怎么样”瘦猴拿起地上一个不足巴掌大的红铜色小炉,看向李冲。

    “这个我是外行,不懂,唉,你爷爷不是是这行的专家吗,你应该也是有一些遗传的啊,嘿嘿”李冲突然想起来瘦猴的爷爷是搞古玩的不由笑道。

    “你别说,我还真学了两手,看着啊,我今天选一个好东西回去,一定叫我爷爷吃一惊”瘦猴一搓手极为兴奋的说。

    地上一堆东西约有五十来件,种类繁多,价值也不相同,一个年龄约六十的老人买了一个瓷花瓶花了五百五十元,也有人只花了不到三百元买到了东西。

    突然,瘦猴抬起头看向老板 ”老板“这个玉佩多少钱?”瘦猴看中了了一块直径六七公分淡绿色圆形玉佩,把玩了几下后问道。

    那壮汉一听瘦猴发问将目光从一干围过来的人身上向瘦猴移了过来,“小伙子眼光不错啊,这块玉佩可不是凡品,看你年龄小卖个赔本价,八百!”

    李冲一愣,马上回过了神,冲壮汉一声轻笑:“赔本价?八百?你这不是坑人吗”

    瘦猴一听价格也是一皱眉,思虑了少许后一派正经的冲老板道:“四百,卖还是不卖?”。

    李冲听瘦猴这话摇晃了他一下,想劝他别买,按他的认知,这些地摊货一般都是假的,但他刚一动作立刻却是被瘦猴的一个笑脸给憋了回来。

    壮汉一犹豫了少许,随即一咬牙一副吃亏了的模样道:“五百,不能少了”

    “五百?”瘦猴看了看手中的圆形玉佩,并不反对的点了点头。

    见到瘦猴点头,老板淡然一笑,他打量了一下瘦猴与李冲随后干咳了两声,超然的说道:“要是你们再买一件,我只收八百”

    瘦猴双眼一亮,似是觉得不错,搓了搓手就要再选。

    李冲一把扯住瘦猴生气的盯着他“猴子,你疯了?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八百买两件不知是不是真货的鸡肋?买了一件也就算了,还买什么?”

    “送人,就是因为不知道是不是真货才有悬念”瘦猴一脸阴笑道,冷不防盯了李冲一眼。

    李冲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九点了,再给你十五分钟,要再不走我自己先走啊。”

    “十五分钟!嘿嘿..足够。”瘦猴一拍李冲肩膀嘿嘿一笑,又开始选了起来。

    玉杯,戒指,手镯......,这地摊上东西的确不少,而且每件看上去似乎都不凡的样子,瘦猴一件件扫过,片刻后他目光停留在一块似是青铜铸造的小铜牌上。

    这是一块看上去似青铜打造的令牌状物品,青铜令牌只有半个巴掌大小,通体绿铜色,其上锈迹斑驳,古朴之味浓郁。

    “咿..!这是什么?”瘦猴拿起小铜牌仔细打量了起来,这铜牌形状有些怪,棱角分明不说,还有花边绣纹,仔细打量过后,可以发现其上还有细小的纹络印记,这些印记歪歪斜斜,像文字但似乎又不是,瘦猴掂量了一下,颇有些分量,在这青铜令牌的正面有一个像是字符一样的印记,是什么瘦猴看不懂。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