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二章 诡变

    “这个是我一个同行送我的,应该有可能是件宝贝,值得一赌,小伙子,买了吧!要不是我转行急需要资金也不会把这些我收藏了多年有可能是古珍的宝贝拿出来卖了”壮汉老板一副心痛之色的说道。

    “好,赌一把,就这东西了!”瘦猴拿起青铜板块,拿出钱包付了八百块钱,瘦猴与李冲家势差不多也算是有钱人,八百对于其来说不算不可承受。

    看着瘦猴交易完毕李冲并未再说什么,两人离开了地摊向聚会的ktv走去。

    “不是我说你,买两个没有用的东西干什么,买了那个玉佩也就算了,还像一件不错的东西,就算是仿造品还可以用来装饰,可你还买个破铜块干什么?看上去像破铜烂铁。”李冲不解的看着瘦猴。

    “嘿嘿,东西看的不是外表,往往看上去越破越烂越不顺眼的东西往往比一些看上去鲜艳的的东西有价值的多,这是我爷爷教我的第一招”瘦猴有些得意的说道。

    “哦!意思是你爷爷还教了你不少招咯?”李冲淡淡一笑玩味道。

    “那是,不是我吹,我有两成的把握这个破铜牌是个宝贝,来,拿着,我送你”瘦猴将那铜牌扔向李冲。

    李冲一愣,拿着这青铜令牌掂量了一下随后笑道:“你多买一件就是要送给我啊?”

    瘦猴点了点头,脸上露出难得的正经之色,“冲哥,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在班上关系也是最好的几个,就快分开了这个就算是兄弟送的离别礼物,一定要留着哦!”

    “嗯..!”李冲握着铜牌,满脸的感动,这东西对他来说不管有没有古物价值,现在都已经是无价之物了,因为兄弟之情是不可以量的,相视一笑,两人肩膀相搭就像一对亲兄弟一样有说有笑的前行。

    不久后两人穿过了几个路口,来到了一家名为‘大兴’的ktv,这是他们全班同学在上大学前的最后一次的聚会地点。

    “命运就算颠沛流离,命运就算曲折离奇...”刚一进包厢熟悉的歌声便传了出来,包厢内已经来了不少人显然已经开唱了。

    “冲哥来了,怎么才来,还有你瘦猴,两人一起来的,干什么去了?”唱歌的人叫王立,一见李冲二人到了停下了唱歌笑道。

    “王立,你小子倒是耍起了威风,来来..让我来唱首”瘦猴三步化作两步跑了上去和王立抢起了话筒,“嘿嘿,还硬抢啊.....”李冲一笑走到已经有了不少人的沙发边坐了起来。

    刚一坐下一群同学就聊了起来,李冲人气很高,一直是班上风头浪尖的人物,和不少人打成了一片,

    坐在沙发上,李冲和几个平时玩的近的同学谈论着“人生理想”,而瘦猴则是抢着话筒一阵鬼哭神嚎,歌声的确不怎么样的他愣是将一干人给征服了。

    “嗯?那不是玲玲吗,还有那个...程立...”正交谈间,李冲旁边一胖子惊疑的喃喃了一句,他的双目正盯向包厢门口。

    一伙人正高兴的七扯八扯谈天说地,听到这话都是立马停止了话语,看向了门口。

    李冲也转头望向在包厢门口处,门口处一男一女勾肩搭背的向着李冲等人走来,这俩人大家都很熟,女孩叫孙玲玲,男的叫程立。

    见到这两人,李冲脸色极为难堪,尤其是见到孙玲玲,整个班上无人不知孙玲玲曾经是李冲的女朋友,李冲在学校颇有名气不但能文更是能武,加上本来长得就帅气,自然是女子最求的对象。

    高二的那年孙玲玲用尽了办法主动追李冲,李冲被孙玲玲感动答应了,那是他的初恋...但是好景不长,孙玲玲在和李冲好了的三个月后移情别恋了班上的富二代程立,两人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孙玲玲也真是的,也不注意场合!”李冲旁边的胖子有些不满道,他也是李冲死党之一,姓朱,外号胖子猪。

    “李冲还在这里呢,典型的势力女,当初程立还没有转到班上时死命的追冲哥,程立富二代来了后居然.....!”一名女子愤愤不平的嘀咕道,她曾经是李冲的爱慕者之一,但是李冲和陈玲玲分手后就从来没有再谈过恋爱。

    李冲没有任何的话语,见到程立和孙玲玲亲密的样子,直接抓起桌子上的一杯啤酒一饮而尽,他表面上装作什么事情没有,但是内心却十分的痛苦,虽然表面上他看上去大大咧咧,但是没有人知道他内心有多么的痛。

    曾经他也曾真正的动过情,不想好日子不过三个月痛苦却一直延续至今。

    “李冲”孙玲玲是一个比较高挑的美女,无论是身材还是长相都极为出众,属于那种走到哪里都会惹人注目的存在,走到一干人身前,他最先和李冲打招呼。

    李冲笑着点了点头,再次将一杯啤酒喝尽,而李冲身旁的众人则是神色凝重,看向孙玲玲的目光都不善,李冲是一个开朗大方的人,在班上甚至整个学校都人气极旺,大部分的人和李冲的关系都很好,所以对于孙玲玲这样负心的女人都是没有好脸色。

    孙玲玲自然是意识到了这一切,也不伤心,和程立两人走到偏僻的一个角落,开始了二人世界。

    李冲十分的不爽,一杯杯的啤酒被他灌入了肚中,虽然他不喜欢喝酒,但是此刻他却十分的需要酒,尤其是当双眼瞄到角落的孙玲玲和程立卿卿我我的模样,他就恨不得直接用盆子喝。

    众人都没有阻止李冲喝酒,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李冲,眼下来说借酒消愁无疑是最好的一个方法。

    也不知道喝了多少的酒,最终李冲趴下了。

    “模模糊糊,李冲睁开了双眼,这是在哪里...”李冲摇摇晃晃的看着四周流动的人群,开口问道。

    “冲哥!你可真能喝,十三瓶酒下肚,你连尿都没有撒一泡!”胖子猪扶着李冲左手,略带佩服的说道。

    “是啊,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分手了就分了,至于这样吗!”扶着李冲右手的是瘦猴,此刻他们三人正处在古轩市场,因为市场内很堵打的士都要到市场外,所以两人只能扶着李冲出来。

    “你们...不会懂..懂..懂的,我真的..很喜欢她...”李冲晕乎乎的说,他平时不喝酒,但是一旦喝酒了就会大醉,他是一个十分阳光开朗的人,一般情况下不会因为琐事烦恼。

    “哎!”胖子猪和瘦猴都是摇了摇头,对于李冲,除了其父母和弟弟李正怕就是他们两最了解了,知道李冲的性格,他们也不好从哪里开始劝起。

    此刻正值汽车行驶的高峰期,古轩市场外十分的拥堵,大部分的行人你来我往,原本道路就不宽的古轩市场大门口被半堵死了。

    “我能走!你们...回去继续...吧”突然,李冲酒劲上涌,挣脱开了胖子猪和瘦猴,向着人群中挤去。

    “不行啊,冲哥,你醉成这样怎么能回去呢!”胖子猪和瘦猴连忙冲上前去拉李冲,但是无奈人太多,李冲只是片刻就已经混进了人群,可怜胖子猪和瘦猴想拉都没有办法。

    “不行,得赶快追上去,冲哥这样可不行”瘦猴急迫的与胖子猪互望了一眼,从对方眼中也同样看到了这样的担忧,两人连忙也挤进了人群。

    “干嘛啊你!”

    “疯了啊....”

    “喂....你这人怎么回事啊!”

    ......

    人群中不时响起怒骂声,其中还有不少的女声,李冲摇摇晃晃的在人群中挤着,撞到了不少的人,招惹起了他人的反感。

    李冲彻底的醉了,心中的痛苦比起外在的强上不知多少倍,晃晃悠悠间他已经挤出了拥挤的古轩市场大门,来到了正马路上。

    “怎么回事啊...怎么马路都在...跳啊?”李冲双眼睁的老大,口中嘀咕道,随后他嘿嘿一笑,直接向前迈开大步。

    “嘀嘀.....”几声汽车鸣笛之音震颤了大街,紧接着“砰!”的一声闷响,一道人影从马路正中间被撞飞,直接飞出去近二十米摔落在地。

    “不!!!冲哥......”瘦猴和胖子猪刚好从人群中挤出了,见到这一幕瘦猴直接大声呼喝,而胖子猪这是直接愣了,眼中尽是不可置信。

    李冲浑身是血横躺着马路上,整条马路上的车子全都停了,拥挤的人群也停止了骚动,都看向了躺着马路上的李冲,沉默,久久的沉默。

    鲜血止不住的李冲口中涌出,他神志此刻已经完全的模糊了,完全失去了对自身的控制,醉意终于醒了,但是李冲感受到的却是一种比醉还要玄奥的感觉。

    血腥味弥漫,李冲身下已经流出了大滩的血液,生命气息正在一丝丝的流逝。

    就在这时异变突起,李冲身上口袋内突然闪现出了一道青色的光华,且青色的光华越来越大,开始微不足道不过火星大小,但是片刻后就让众多的人感受到了其奇异之处,因为一块不过巴掌大的令牌状物品居然缓缓的腾空了。

    青色的光华正是从这令牌上传递出的,它像是一朵璀璨的青色莲花,漂浮在李冲身体上方一米处,顿时吸引的所有人的眼球。

    “这是怎么回事.....”

    “见鬼了,那是什么东西”

    “瞎了我的眼,它好像是自动飞起的!”

    越来越多的人从李冲被撞的恍惚中清醒了过来,见到这诡异的一幕都是目瞪口呆,这完全不符合科学常理。

    若说谁最震撼无疑是瘦猴,别人不知道他可是一清二楚,那青色令牌正是他送给李冲的。

    “轰!轰隆隆...”天空中数道闪电似晴空霹雳震颤长空,蓝色的电光划破天际从高空接引而落,正好劈在了李冲身上漂浮着的青色令牌上。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青色的令牌并没有因为闪电的攻击而有半分损害,反而隐约可见一丝丝蓝色的雷电之力被青色令牌给吸收了,其中还伴随着大量李冲的血液。

    “冲哥!!”瘦猴和胖子猪对这一切都感到不可思议,再三犹豫后两人也不管此刻诡异的画面,直接奔李冲而去。

    李冲双目睁的老大,直勾勾的网站眼前的青色令牌,随后整个人全身青红两色光华一闪,顿时化成了一团血沫,再所有人骇然的目光中青色令牌幻化出了一股青色的小型风漩。

    风漩一卷,直接将李冲肉身化成的血沫卷了进去,随后青色令牌光华大涨,将绿色的风漩全部融了进去。

    “轰隆隆....”一道道雷电再次划破长空而来,直接劈向青色的令牌,青色的令牌一阵摇晃,其身前不远处立时出现了一条丈许长数尺宽的黑色裂纹,裂纹仿若是直接将空间给划开了一般其内荡漾出一股恐怖的气息。

    青色令牌也不顾雷电的劈落,直接钻入了黑色的裂缝内,青色光华渐渐淡去令牌渐渐地消失不见,黑色裂纹瞬间愈合,几道闪电劈了个空,将地面劈出了数个大坑。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几乎数个呼吸间变已经完成了,胖子猪和瘦猴还没有来得及接近李冲原本所在之处,见到这一幕都是浑身一颤,瘫软在了地上。

    震撼...决对性的震撼,一场巨大的信息风暴正在以此地为中心,席卷向各地...

    一间完全封闭的房子内,陈老头正盘膝坐在床上,要是有正常人见到此刻陈老头的状态一定会吓得尿都流出来,因为此刻的陈老头全身闪动黑白两色的神华,其背后一个虚幻的黑白太极图泯灭不定的在旋转着。

    这情形十分的玄奥,无法用科学解释,这哪里还是那个年过古稀的老头,简直就是一尊活着的神灵。。

    猛地,陈老头原本紧闭的双眼睁了开来,他左眼闪烁白光,右眼闪烁黑光,朝着一个方向望去,一双诡异的眸子仿若可以看破一切阻碍,其大方向竟然是李冲消失之地。

    李冲仿若做了一个永远也不会醒的梦,曾经和家人的一幕幕在眼前出现,一个个画面都是那么的真实,亲人,朋友,一个个熟悉或陌生的人在他眼前浮现,但是他有一种感觉,这些人和事都在离他远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