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三章 陈国?

    这是一片广阔的老林,远处经常会不定性的会发出两声兽吼,李冲坐在一堆青草堆上一动不能动。

    此刻的李冲双腿几乎完全失去了知觉,一动就会发出撕裂心肺的剧痛,从他醒来到现在整整两天两夜了,李冲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现在的他痛苦的要命,四处打量了很久见依旧没有什么人经过,又痛又饿的李冲仰首一载,直接昏了过去。

    “这里是哪里!我要回家...,”昏迷中的李冲双眼通红,流下了热泪。他一醒就在草堆里,这是一座深山,明显不是他所在的城市。不知不觉间时间一点点过去,不知道李冲昏迷了多久,在昏迷状态中他看到了家人,他潜意识告诉自己这是一个梦,只要梦一醒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远处传来了动静,“爷爷!那里有个人!”一声好似黄鹂般清脆的声音传出,一个年约十六岁的妙龄少女慢慢的走近,她接近李冲昏睡的草堆死死的盯着李冲。

    “啊?我来看看”一个背着背篓的老头拄着一根拐杖走到了近前,细细打量了起来。

    “他受伤了,玲玲快!扶起来!”老头脸色凝重道。名为玲玲的少女一愣,脸上有些紧张,但还是将李冲扶了起来。老头放下了背篓,,拿出一包针,取出两根最细的,扎在了李冲人中与檀中穴位,李冲脸皮抽搐了了几下,微微睁开了双眼,他眼前显现的是一老一少的两张面孔,但他还未来得及多说什么,脑袋一昏,又昏迷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李冲睁开了双眼,在他眼前出现的是一张美的令人发蒙的青春少女脸。

    “啊!你醒了”甜美的声音响起,一个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女正盯着李冲,见到他醒来有些不知所措,正是发现李冲的那名女子。

    “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里?我记得好像是在草堆里啊!”迷糊着眼,李冲有气无力的问道。

    “你昏死在草堆了,我和爷爷救了你”少女笑了笑缓和的说道。

    “谢谢,麻烦你了,这里哪里”李冲坐了起来,两眼转动四处打量了起来,首先他在眼前这名少女的身上仔细的扫了扫,不扫不要紧这一扫李冲不由抽了一口凉气啊。

    他眼前这名女子穿着一件古典的蓝色长裙,将其凹凸有致的曲线给勾勒的完美无比,李冲惊愕的不是对方的身材和长相,而是对方的装束,对方的穿着与他完全是两种风格。

    “我..我叫陈玲玲,是这暮云药坊掌柜的孙女,你........怎么老是...”

    “玲玲!你也叫玲玲?怎么会这么巧?暮云药坊?掌柜?什么情况?”李冲一愣,随即盯着陈玲玲,也没顾对方玉脸已经红透,一脸的怪异之色。

    “你...,干嘛这样盯着我看,难道叫玲玲...也..也有错吗。”陈玲玲小脸更加绯红,倒退了两步,用双手挡着脸,吞吐着声音轻声道。

    “啊!没有错,对不起对不起”李冲尴尬一笑移开目光。

    “嘎”房门被推开了,脚步声响起,一个年约七十的白发老头一脸和蔼的走了进来。“小伙子,你醒了!”

    “你是?”李冲目露疑色,似乎是见过此人,想了想才想起自己昏过去之前似乎看到了这人的脸。

    “他是我爷爷,姓陈,是你的救命恩人”还未等老头开口,陈玲玲抢先开口介绍道。

    “哦,多谢陈老伯救命之恩,我叫李冲,救命之恩他日后一定相报”李冲语气诚恳的说道,陈玲玲一说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哪里哪里,其实你并未受什么大伤,只是腿扭伤了,身体虚弱了一些,老朽并未尽什么力,对了,你有没有感到哪里不舒服?”陈老伯善笑道。

    “没...有!,咕咕咕,嘿嘿,就是肚子..有点饿”李冲摇了摇头刚想说没有,但是立马肚子就咕咕的叫了起来他脸一红,尴尬的一笑。

    “嘿嘿,你一定是有很久没吃饭了,玲玲啊,去给李冲小兄弟拿点吃的来”陈老伯走到李冲躺的床前坐了下来,吩咐陈玲玲道。

    “扑哧,,呵呵,好我去拿”陈玲玲忍不住笑了起来,向外走去。

    “老伯,请问这地方是哪里?我有些头脑不清了,嘿嘿”李冲笑着看向老头。

    “哦,这里是慕云镇,隶属于浪殇城,哎?小兄弟,你出现在镇外的慕云山,还晕倒在山谷内的草堆里,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啊!”

    李冲当场就愣了,他认真的打量起了陈老伯,“不会是..真的吧!这里难道...?已经不是中国了?看这老伯与刚才的陈玲玲的打扮..,对..不是现代人,不会是...?”

    “怎么了?小兄弟,唉!你这身打扮真特别,你不是本地人吧?”陈老伯有些奇怪的问道。

    “哦..!不是,不是,我是外地人,恩..!我冒昧问一下,老伯,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李冲偷偷地瞄向陈老伯,虽然心中有了一些猜测,但是还是有些不确定。

    “年代?你不会连年代都不记得了吧?今年是陈国第七百五十年,你到底怎么了,不会脑子出了毛病吧?”陈玲玲从门外走来,手里端着半只烧鸡几个馒头,似乎是听到了李冲问话,一副看白痴一样的表情盯着李冲。

    “陈国?七百五十年?这里不是中国了吗?我到底怎么了,到底来到了一个什么地方...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李冲轻声自语。

    他终于证实了自己的猜测,其实他早就开始怀疑了,自己在这个地方见到的两人,无论是服饰还是气质都明显与现代人不同,另外就是这地方的环境,明显不是现代建筑,这段时间他已经突破了传统科学的观点,自从那青铜令牌的事之后他几乎不认为还有什么事不可能发生。

    他被爆成血沫时,他只感觉一下剧痛,随后便什么也不知了。原本他以为自己已死,当他发现自己醒来并躺在一堆草中时,他知道自己有了什么异遇。可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实在让他难以接受,这根本无法有科学来解释,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就像做梦一样。

    “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啊!怎么会这样?爸,妈,弟弟...这不是真的!!!!”李冲疯狂的抓这自己的脑袋,低声嘶吼了来。

    “怎么了,小兄弟,小兄弟”陈老伯见到李冲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不由一愣,立马关切的相问到,陈玲玲也是一脸的不解走上了前。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李冲眼角泪水滑落,整个人顿时没了气力与精神。

    “喂,你...你一个大男人哎,怎么哭了?”陈玲玲靠近李冲的身前一脸的不解的问。

    “没有....我...其实..我是一个人从家里跑出来了,不知道怎么就到了那片山里的草堆上。”李冲顿了顿,擦了擦泪水随口编了个借口,他不相信将自己的遭遇说出来这一老一少能明白。

    “哦?不知道怎么到了我们这个地方?那小兄弟你是怎么来的呢?你家离这里远不远?”陈老伯有些好奇的问。

    “我也不知道,那天几个响雷过后我就失去了知觉,醒来的时候我就躺在草堆了了,而且腿失去了知觉,应该是摔得。我不知道这是哪里,我的家乡在中国,我从来没有到过这里”李冲有些迷蒙的回道。

    “中国?我们这里是陈国,相邻还有九离国,晓炉国,至于更多的我也不知道,其实我最远都只到过浪荡城,一般都待在这暮云镇,很少去外地的,虽说没听过中国这个国名但应该不会太远的,到是被几个响雷给弄到了这里,听上去有些玄妙,难道是仙人?”陈老伯狐疑。

    “仙人?怎么可能?这个世界怎么会有仙人呢..,仙.....”李冲脑子猛地被击了一下,虽说他对什么神仙之流从来嗤之以鼻,但经历了青铜令牌事件后他已经不想用正确的逻辑思维来思考事情了,一时间竟是顿住了。

    “仙人啊,我听裁缝店的王小二说他爷爷以前见到过真正的仙人耶,听说那是个长得很帅的,踩着一把三四丈长的长剑在天上飞的人,怎么我见不到啊!”陈玲玲在一旁好奇的说道,一双大眼睛扑闪着满眼的小星星。

    “又说胡话,你爷爷我也听过不少人说见到过仙人,但是那都是胡说八道的,我活了大半辈子的,从来就没见过什么仙人,少被人忽悠,快点让小兄弟进食吧!”陈老伯弹了一下满眼小星星的陈玲玲的脑袋,摇了摇头说道。

    陈玲玲冲陈老伯做了个鬼脸,将端来的半个烧鸡和几个馒头递到了李冲面前,李冲点头相谢,接过就吃了起来,他本来就是一个蛮看的开的人,伤感过后恢复的也很快,知道伤感也没用索性先将事情放一边,放开口就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