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五章 飘渺仙踪

    李冲拼命的往前奔去,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一般。

    “额!”李冲一声闷哼,一块西瓜般大小的石块砸在了他背上,一口老血不由喷口而出,直接喷在了陈玲玲的脸上。

    “你怎么了?..”陈玲玲被这一下喷的双眼一睁,见到李冲的凶悍吐血样关切的问道。

    “死不了!”李冲速度不减半分,数个呼吸就跑出来山石滑落去区,陈老伯正在前方等候,见到两人平安出来,脸色一喜,同时看到李冲嘴角都是血,又是脸色一变。

    “怎么样了,不要紧吧?”陈老伯扶住将陈玲玲放下的李冲,一脸关切的问。

    “被砸了一下,还行!”李冲喘了口粗气,吐出一口淤血。

    “谢谢你,其实你可以不用管我的!”陈玲玲双眼一红语气吞吐道。

    “什么话,我的命不是你们救的吗,难道要我见死不救啊,我可不是那种人!”李冲冲陈玲玲露出了个无奈的表情。

    “玲玲,你没事,你们都没事,太好了...”陈老伯老泪纵横,一脸的感慨。

    “怎么会突然地震呢?”李冲不解,四处看了看。

    “那是什么,啊...!”猛地陈玲玲一声惊呼,抬手指着一个方向的半空,似是见到的什么不可思议的事一般。

    “啊?神仙!!!!那是...那是...两个人啊!”陈老伯嘴角抽了抽,话语中透露着震撼,似乎比之前的山崩石裂还可怕。

    李冲与陈玲玲是面面相对的,见到其与陈老伯的惊骇模样不由一愣,转过了头去。

    “我靠!”李冲不由爆了一句粗口啊,在不远处的半空中,两道人影正在空中飞腾,一人全身闪现黄光,另一人这是白光绕体,一道道黄白两色的光华在天空交织。

    “轰!”一道黄光击中了一个小山头,顿时小山头发出一声巨响,山头四分五裂一块块碎石滑落,将四周的山林给破坏的七零八落。

    李冲眼睛瞪的老大,这一幕幕只在梦中出现过,他从没有想过自己亲眼见到了。

    “轰!”又是一座山头被一道黄色光华击中,山头瞬间化成粉碎,碎石漫天。

    “先走,这里不安全的!”李冲从愣神中回过了神,忙拉着陈老伯和陈玲玲向来时的路而去,来时的路较为平坦,大片区域内没有山头,相对于其它地方要安全的多。

    陈老伯和陈玲玲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今天他们真的见到了能在天上飞的“神仙”,还见到了“神仙”的神威,一时间回不过神来,李冲还好,他都从一个世界到了另一个世界,对于这本来不符合逻辑的事倒是看得开,虽说震撼但是也还是马上回过了神。

    三人一阵狂奔足足跑了半柱香的时间才在一大片空地上停了下来。

    “真的..是..仙人,是的,在天上飞,王小二说的没错”陈玲玲抹了一把脸上的泥巴,整个人看上去脏兮兮的,但是看上去依旧美艳清纯。

    “老朽活了大半辈子,竟然在半截身子快入土的情况下见到了真正的仙人!”陈老伯长叹,眼睛不时还向远处瞄两眼。

    “真的有神仙吗?在天上飞,挥手山崩地裂,这..简直不可想象”李冲看向陈玲玲两人,也是一脸震惊与震撼。

    “看...!”陈老伯指向天际,一座座山头崩塌,一片片大地碎裂,天际上空光华四射,两道人影尽然是冲他们这边来了。

    “朝这边来了,怎么办?殃及池鱼就倒霉运了”李冲舔了舔已经干裂的嘴唇,颤颤的说道。

    “黄陵!你的葬身之所就是此地了,受死吧!”天际远处一声浑厚的声音响起,似一个魔神一般,话落间一团白光照耀天穹,一股冰冷彻九幽的寒意以白光为中心扩散了开来,李冲三人离那团白光相差十余里远都不由全身一抖,整个人冰凉了半截。

    “寒尘子!你逃不了的,我大岩门高手尽出,这不是在九离国,就算我陨落于此,你也逃不掉”那团黄光缓缓深空,“轰隆一声爆裂了开来,顿时整条暮云山脉无数山峰崩裂,更是出现了几条数百丈长的大裂口,十分的狰狞。

    那团黄光化为了一片黄色光雨飞腾上了半空,在一阵颤动中猛地扩散了开来,一股仿若灭世的恐怖能量以黄光为中心像一个蘑菇云一样以肉眼难见的速度席卷了大半个天空,白色光华似丝毫不惧黄色光雨的扩散化成了一个白色光罩将其内的人影给裹得严严实实,黄色的光华冲击到白色光罩上丝毫没有奈何的了白色光罩内的人影。

    “轰!轰!...”一座座山峰被黄色光雨的扩散给波及到了,顿时大片的山石碎裂,山峰崩塌,一片狼藉。

    “妈呀,幸好跑的够快,附近没有山峰什么的,要不然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李冲倒抽了一口凉气,双眼闪着精光,看向远出发生的一切,这简直让他由心震撼。

    黄光褪尽,隐隐湮灭在了半空,一片狼藉的残山上空一个三丈大的白色光罩独立,在一圈白色光纹的散开下这个白色的光罩光华一闪,渐渐淡去,只留下一名身着灰色道袍的老者屹立半空,这是一名年约五十的老者,他剑眉星目,一头三分黑七分白的长发用一根玉簪简单的盘在身后。

    “神仙?那就是,..神仙?我的老天我见到了神仙!”陈玲玲双眼发直,多了几分欣喜少了几分恐惧,一身的泥巴看上去有些脏兮兮的,但是却依旧生动活泼。

    “瞎了我的眼,老天!可不可以在神奇一点,科学,科学?这个词在这里要是能用的通,杀了我!”李冲自语。

    “他朝我们来了,这不会是个坏神仙吧?要是杀我们灭口怎么办?”远处天空那个一身灰色道袍的的老者四处一扫竟是直接向李冲几人飞了过来,陈老伯脸色一变,有些颤抖道。

    “是啊!要是是个坏的怎么办?”陈玲玲退了两步,与陈老伯互望了一眼,两人同时看向李冲。

    “人家用飞的!我们就是在生两条腿也跑不过人家飞的啊,还能怎么办,希望神仙保佑,不..老天保佑!”李冲无语的冲两人一摊双手,示意自己也没办法。

    不到到十个呼吸的时间,白虹一闪,那名灰色道袍老者就飞到了李冲三人上空,离的近了几人才看见,这是一名脸色阴森冰冷的人,他双目不带丝毫感情,在李冲三人身上一扫而过。

    “见过神仙!”三人被灰衣老者一扫,仿若掉落冰窟一般,全身一颤,陈老伯年龄最长直接匍匐在地,行大礼参拜了起来。

    “爷爷”陈玲玲轻声低呼,看了一眼一脸冰寒的灰衣老者,有些木然,也是参首拜倒在地。

    “你真的是神仙?”李冲双眼放光,眼中惊骇的神色淡去了不少,取而代之的是兴奋与激动。

    “你,倒是特别,老夫见过的凡人没有一个像你一般,如此大胆,初次见到我还这么有勇气,哼!”灰衣老者依旧脸色冰寒,看着李冲。

    “神仙又不是凶兽,又不会吃人,应该是气量宏大心地善良的人,我有什么好怕的,神仙!请你收下我吧,我愿意为你一小卒,只求你收下我!”李冲拜倒在地眼中神光闪烁,思考良久了一般。

    “哦!收下你?你以为你是香饽饽?哼!”灰衣老者不屑的一扫眼,直接无视李冲。又在陈玲玲和陈老伯身上瞄了一下,身上白光闪现,一股冰寒之气散开一副要飞天而起的架势。

    “神仙,我真的有自己的苦衷,求你了,收下我吧!”李冲脸色一白,冲到灰衣老者身前,扯住了老者的一片衣角,他心中想的明白,要想解开他莫名来到这个世界的谜团,要想回去,用一般普通人的手段肯定是不行的,现在机会难得,他见到了一尊可以抬手碎山裂地的活神仙,自然不想放过这个机会。

    “有些事是要讲究缘分的,并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强求!”灰衣老者冷声道。

    “我有不得已的苦衷,求你了,帮帮我!”李冲不顾对方的话语,在他看来,神仙无所不能,他要回去希望仅在此了,所以非但没有松手的意思,反而手抓的更紧。

    灰衣老者摇了摇头,周身一丝白色光华一涌缠在了李冲紧紧抓住他衣角的双手上,李冲浑身猛地一抽,哆嗦的颤抖了起来,但是手却依旧紧紧抓着,没有半分松开的意思,他脸上此刻青筋暴起,整张脸都是覆盖着一层冰雾,面目狰狞正忍受着非人的痛苦。

    陈玲玲与陈老伯此刻也都抬起来头,见到李冲的动作都是面面相觑,一脸的不解与担忧,但迫于灰衣老者神仙的身份都未敢多话。

    灰衣老者见李冲还没有松手的意思,脸色更冷,身周的白气又化出了一丝,直接击在了李冲的手上。

    “啊!”李冲一声闷哼,双手表面一层冰霜浮现了出来,李冲整个人更是白了几分,血色少了大半,浑身颤抖哆嗦不停。

    “还不放手?”李冲被灰衣老者又一击依旧死死抓着,没有放手,这让灰衣老者倒是愣了愣。

    “嗖!”一团白色气体从灰衣老者手中浮现,一股令人窒息的酷寒散发而出,李冲离老者较近首当其冲,整条手臂都冻成了冰柱。

    “在不松手你今天就命丧于此了!”灰衣老者目光如电,手中白色光球缓缓凝成了一颗半个西瓜大的冰球,看着李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