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六章 老者

    “你不..收..下我,我和死人没有什么两样,..!”李冲紧咬牙关哆嗦着吐出了这几个字。

    “哼!”灰衣老者不带丝毫表情,手一抬就要将手中的白色冰球击向李冲。

    “不要!”陈玲玲一声娇斥,站了起来,跑到李冲身边“你傻啊!会没命的!”

    “我要回家!我要见我爸,我妈...”李冲转头看着一脸焦虑的陈玲玲坚定的说道。

    “还有办法的!不一定要这样啊!”

    “不!只有这个办法!我家太远了..!靠我自己一辈子也回不去!”李冲颤颤的说,依旧死死地抓着灰衣老者的衣角。

    “你们凡人就是这么愚昧这么不堪,见到我们修士就想更随,要是每个人我都答应,那我不是见不得人了吗!”灰衣老者冷嘲,手中那颗白色冰球一颤,直接砸向李冲。

    李冲牙关紧咬,已经成了冰柱的手依旧紧抓不放。

    “松手啊,会死的!”陈玲玲疯狂的扯着李冲的衣服想要将他拉来。

    “啊!”李冲一声闷哼,灰衣老者砸出的冰球径砸在了李冲的胸膛上,李冲只觉喉咙一热,口中鲜血狂涌而出,鲜血刚一从口中喷出立即凝固,化成了一颗颗红血冰珠子,掉落在地“叮叮”作响,同时他被冰球的重击的冲了击飞,向后倒载而去,重重摔在了地上。

    “噗嗤”又是一口热血涌出,李冲只觉呼吸困难,胸口钻心的疼,双眼都模糊了起来。

    “李冲!李冲!”陈玲玲呼喝,到了李冲摔倒之地,将他半坐扶起

    “你怎么这么傻呢!为什么连命都不要了!”豆大的泪珠从陈玲玲眼角滑落,她盯着鲜血淋淋的李冲,哭了出来。

    “李冲!”陈老伯站了起来,冷冷的盯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灰衣老者,跑到了李冲身边,一脸的着急之色。

    “哼!”灰衣老者摇了摇头,脚下白光闪烁就要飞天而去,突然,欲离去的猛地灰衣老者一顿,他腰间的一个白色皮袋子剧烈的抖动了起来,老者露出意外之色,将只有巴掌大用一根白色丝带系在腰带上的白色皮带给取到了手中。

    灰衣老者手中一股白色灵光透出,在白色皮袋上一绕,皮袋外看无缺口,但白光一绕后其上却是裂开了一道口子,一道蓝光从口子内飞射了出来,在灰衣老者身旁顿住,一阵光华闪动化成了一头足有丈许长半丈高的蓝色巨虎。

    “啊!”陈玲玲大叫,陈老伯也是一惊,李冲迷糊着双眼见到这一幕立刻强睁开双眼。

    “吼...!”蓝色巨虎发出低声咆哮,这是一头全身蓝色毛发的巨大老虎,它一出来双眼便盯在了陈玲玲身上,一双铜铃大眼散发着幽蓝色的光霞。

    灰衣老者一脸意外之色,两眼闪动随着蓝色巨虎的目光也盯在了陈玲玲身上。

    陈玲玲半搂着李冲正落泪,见到这样一头巨大的老虎盯着她,浑身颤抖个不停,但是却依旧紧紧的搂着重伤的李冲,没有退却的意思。

    “神仙,你..要做什么!”陈老伯飞快挡在了陈玲玲身前,来者不善这个道理他还是挺懂,尤其是对方是这么一个冷漠无情的人。

    “嗷..吼”蓝色巨虎一声历啸,一张口喷出了大片蓝光,一股水汽从蓝光中显化,直接卷向陈老伯三人。

    “啊!!”陈老伯一声惨叫倒退了数丈与陈玲玲李冲到了同一线。

    “爷爷”你没事吧?”陈老伯被水汽首当其冲,陈玲玲见状忙问道,语气有些颤抖。

    “没事,放心,有爷爷在,谁也别想伤害你!”陈老伯激动的说,恶狠狠地瞪向灰衣老者,此刻对方神仙的形象早在对李冲下手时开始湮灭,到现在完全消失,在他眼中就是个恶魔强盗一流的存在。

    “怪不得,原来如此,哈哈哈哈哈哈....,好,好!水烈,你帮了我个大忙了,哈哈哈!”灰衣老者眼中精光化成了实质透出三尺长,突然大笑道,冰冷的神色淡去。

    陈老伯与陈玲玲面面相觑,一脸的不知所措,不明白对方怎么突然发疯一般大叫。

    “你叫什么名字?”灰衣老者面露喜色目光柔和了下来看着陈玲玲。

    “我...我叫陈玲玲..”陈玲玲有些意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突然问自己的名字,迫于对方的身份虽说心中不喜此人也还是说了出来。

    “陈玲玲!!呢..,好啊!好...”灰衣老者脸上心喜之色不减,抬手一挥,一颗龙眼大的青色丹珠凭空显化,灰衣老者一点指,青色丹珠一阵晃动化成了齑粉,在一片白色气体包裹下直接扑在了重伤的李冲身上。

    李冲浑身一抖,被白气与青色粉末一裹后全身青光跳动,竟是立刻呼吸顺畅,痛苦全消了,李冲自己坐了起来,不可置信的打量着自己的身子。

    “怎么了?”陈玲玲见李冲可以自己活动了,脸色一喜问道。

    “好了,我的伤好了!”李冲还是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陈玲玲...!好,我们还会见面的!”灰衣老者淡淡一笑开口说道,同时又向西侧的天际望了望猛地脸色一凝,他手一挥蓝色巨虎直接消失,整个人化成一道白光向东侧天际飞去,不到数个呼吸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天际尽头。

    灰衣老者离去,李冲三人互望了一眼半响都没有说话。

    “这个世界真的有这样神仙一流的存在,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啊!还一次就见到了两人,不过一开始那位黄光的神仙好像是被灰衣服的...灭了啊!”陈老伯老眼有些浑浊,露出一脸的感慨之色。

    “可惜,这个灰衣神仙怪怪的,伤了李冲,却又治好了他,开始脸色冰冷,最后又难得的和气,真是搞不懂他的思想,还有那头一直盯着我看的蓝毛老虎。”陈玲玲瘪嘴道,一身的稀泥将半个身子给染遍了,脏兮兮的,眼角泪痕还未擦干净。

    李冲目露失望之色,虽然一身致命的创伤已经好了,但是还是没有达成自己的愿望,这种能奇遇十分少见万中无一,错过了这次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有。

    意识到了李冲的思想,陈玲玲有些失落的安慰李冲道“不要灰心,一切事情都是可以拼出来的,这个世界神仙都有,你要回家,这不过是件小事而已”

    “是吗?小事,呵呵呵,希望你说的对!”看着陈玲玲此刻的模样李冲淡淡一笑,伸手将其脸上的泪痕给擦去了,有用衣袖将其脸上的泥渍抹了抹,陈玲玲小脸一红有些娇羞想要退后,但顿了顿还是没有退开。

    “刚才那个老头说还会见面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看你长得太漂亮了,动凡心了?”李冲一本正经的问道,玩味的看着陈玲玲。

    “说什么呢!真是的,满脑子都是什么!”陈玲玲一脸的红晕,狠狠瞪了李冲一眼,站起了身来。

    “呵呵!”李冲呵呵一笑,随后看了看四周,满脑子地震撼整座暮云山原本数十峰,此刻只剩下不到五座,其余的不是夷为平地就是拦腰被截断,一片狼藉,和原本风景怡人的暮云山相比整个就是面目全非。

    “回去吧!今天如果不是做梦,我会一辈子记得的,不...就算是做梦,我也会记得!”陈老伯感慨。

    李冲三人来的道路在他们身后,并没有被灰衣老者毁坏掉,三人一路上一边感慨,一边不时回想不久前发生的事,原来的震撼与不可思议淡去了许多。

    暮云镇,占地不到数里,居住的人却足有十数万,李冲已经了解了不少这里的事,暮云镇属于陈国数百城池之一的浪荡城,管理这不小的地盘,三人往回走了不久,此刻离镇上只有一段路了,甚至可以看到镇前牌坊的样子了。

    暮云镇的大街人实在不算少,此刻在入镇的通道口前站立着不少人,这些人大多穿着朴素明显不是富人,他们一个个望向通向这入口的道路,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来了,来了...陈老来了...老天保佑,好人有好报!”一名中年妇女突然发出声音,此时路的尽头三道人影缓缓前进,真是李冲三人。

    “陈老,陈老....”李冲三人还未走的镇口的牌坊处,原本等在这里的一伙人便迎了上去。

    “乡亲们!怎么了怎么都跑到这里来了,又有谁病了还是怎么了?”陈老伯一些意外这伙人的举动忙问道。

    “你们没事就好啦,刚才王大力急冲冲的跑回了镇上说暮云山整个崩塌了,一片狼藉,像是发生了地震,你药坊的伙计说你和玲玲去山上采药去了,我们怕你出事,特地来等候你,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们这帮人不还得伤心死啊!”一名年约五十的灰发老者拄着根拐杖松了口气说道。

    “是啊,是啊,像你这么好的人救了我们不知道多少次了,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们真的得伤心死”中年妇女说道,其他一干数十人也是纷纷点头。

    “哎呦!有劳乡亲们挂念,暮云山崩塌时我们刚好出来,所以未受到波及”陈老伯老眼一红,有些感动的回答道。

    “没事就好,哎呀!这暮云山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崩塌呢?这真是个不祥之兆啊!”一伙人拥着陈老伯朝天翔药斋而去,一些人当场议论了起来。

    李冲与陈玲玲走在后面,两人身上都是稀泥,看上去有些脏。

    “我说陈老伯在这个暮云镇上的人气还是蛮高的吗,这么多人出来接啊!”李冲看着走在前面拥着陈老伯的一大伙人有些惊讶的说道。

    “那还用说,我爷爷心地善良,遇到治不起病买不起药的都是免费的,这里的乡亲们大多受过我爷爷的恩情,有些还不止一次呢”陈玲玲有些自豪的说道。

    “怪不得!大善人啊,看来我被老伯救到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咯”李冲十分正经的点了点头。

    “切!还不是我发现的,我才是你真正的救命恩人好不好,就知道说爷爷,真是的,也不看看自己躺在床上是谁每天给你送饭!”陈玲玲嘟着小嘴埋怨道。

    “好好好,感谢玲玲小美女救命之恩,我今后一定舍命相报好吧!真是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