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七章 人生

    “本来就是,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要是以后没有实现的话,你就死定了!”陈玲玲挥着小拳头在李冲眼前晃了晃。

    李冲嘿嘿一笑,没有答话。

    “玲玲,你没事啊!太好了,我都急死了,听到暮云山出事了,你又正好去了山上,我都快急死了!”一名身着华丽紫色锦袍的青年男子从李冲等人后方急匆匆的追了上来,跑走到陈玲玲身边十分关切道。

    此人年龄不过二十出头,身上透露着华贵的气息,一双浓眉大眼,皮肤白净,一头乌黑的长发用一枝碧玉长簪扎着,披在肩后,光从长相上来看此人绝对算得上俊秀了。

    “杰俊大哥,是你啊!谢谢关心,我没事”陈玲玲见到此名紫衣青年脸色变了数变,最后淡然一笑,回应道,对此人明显是相识已久,不过却似乎并没什么好感。

    “应该的,嘿嘿,应该的,恩?这位是?”紫衣男子点头笑了笑,余光扫到李冲身上顿了顿,有些异样的问道。

    “额,他叫李冲,是我朋友,今天要不是他我都没命回来了”陈玲玲解释。

    “李冲?是吗,救了你啊?那谢谢了...”紫衣青年眼珠子转了转,带着淡淡的笑意道,不过怎么看都不自然。

    “我..,我救她是我的事,这位兄弟,为什么要你谢谢呢?连她自己都没有谢我。”李冲坏笑。

    陈玲玲听出了李冲话里有话,双眼一瞪“他叫王杰俊,是我们暮云镇的第一商行王家商行的少爷”

    “原来是王少爷,失礼了失礼了”李冲一副原来如此的惊讶模样,点头笑道。

    王杰俊不明白李冲的话什么意思有些不喜道“李冲是吧,不是镇上的吧!怎么没见过你啊?”

    “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现在住在天翔药斋,不过的确是外来的”李冲解释。

    “什么?你住天翔药斋!我怎么不知道?”王杰俊有些激动,看向陈玲玲。

    “这个,你没必要知道吧,是我爷爷让他住的!”陈玲玲有些尴尬的说。

    “好!改天我来你家找你,今天还有点事,你自己注意吧1”王杰俊淡淡一笑,面色有些难看,说完就转身向后而去,不过眼角余光还是在李冲身上停留了片刻。

    等到王杰俊走远了李冲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这小子喜欢你吧,太好玩了!”

    “无聊啊你!”陈玲玲冷哼,加快了脚步。

    回到了天翔药斋李冲先就是洗澡,现在的他一身的泥,不洗澡还真挺难受,陈玲玲就更不用说了,洗完澡后天色已经较晚了,李冲一个人来到了天翔药斋的后院,在这里呆了数天了李冲基础性的常识还是了解了一些。

    黯淡的夜空一轮银色弯月悬挂撒下片片银辉,李冲凝望夜空一脸的呆滞,“不知道老爸老妈看到的是不是和我看到的是同一轮明月?”李冲长叹,到现在,他还有点不敢相信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一切,也不是不敢,其实是不愿意接受。

    “小兄弟!一个人看月亮啊”陈老伯的声音传出,李冲转头看去,陈老伯正从一侧偏房行来,走到了他的身侧坐了下去。

    “老伯,你觉得有时候天意是不是故意弄人啊?为什么人的道路总是那么曲折离奇,就不能顺畅一点吗!”李冲见到陈老伯走来没有什么意外神色问道。

    “我活了大半辈子了,人情世故见的多,生死离别也不少,说到人生道路,还别说真看透了一些东西,其实啊,人活着最怕的就是没有曲折,你想啊,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小日子过得是安稳,但是那又有什么乐趣呢?人活着就是要迎接挑战,生活太过于平凡那就没有活着的意义了”陈老伯感慨的说道。

    “是吗?....”李冲似懂非懂仔细体悟起了陈老伯的一席话。

    “不错,人活着就是要敢于向未知的新事物发出挑战,你被几个响雷给弄来了这里说不定就是天意,我看得出你很迷茫,但今天见到了神仙的时候你的行为虽说有些过激,但我还是看得出了你有了新目标了,是不是?”陈老伯似一个长辈一样缓缓的说道。

    “嗯,也许神仙可以帮我,但是结果老伯也看到了,那所谓的神仙,呵呵..根本没有将我放在眼中”李冲苦笑。

    “世事不可强求,该你的就是你的,不是就不是,但是追求是可以的也是必须的,我在这暮云镇呆了一辈子了,现在近七十了,身子骨不行了,否则我还想拼一把!但是你就不同了,你还年轻,有本钱,以前我们一直认为所谓的神仙都是别人捏造的,现在见到了真正的神仙,虽然无缘,但是至少说明这个世界神仙是存在的,你可以去追求”陈老伯浑浊的老眼少见的露出了精光郑重的说道。

    “追求?呵呵呵...,按你们所说这个世界太大了,这么多人,见到真正的神仙的人都少得可怜,更不用说去寻找了,我一个凡人怎么去寻呢?”李冲摇头叹息道。

    “唉!随你吧!其实我看你很特别,尤其是今天救玲玲的时候舍生忘死,更是难得的坚韧,被那灰衣老者几次动手都没放弃,日后一定会大有出息,你若不嫌弃就留在我这店铺,我将整个铺子交给你打理”陈老伯淡淡的笑道,语气中充满了对李冲的赞赏。

    “老伯好意心领,但是我不能答应,说实话这几天您和玲玲像对待家人一样的对待我,我十分的感激,但是我真的想回到家乡,那里有我最重要的人在等着我,我必须想办法回去!”李冲与陈老伯相视真诚的解释道。

    “这个随你,我不强求,但我真心希望你留下,你是个不错的小伙子”陈老伯点了点头,话中透露着一股失望的意味。

    李冲沉默,这位陈姓老者对他的确很好,他与陈玲玲相依为命,维持着这个药斋的运转,为人更是心地善良,陈玲玲父母早逝,是被陈老伯一手带大的,这位老人让他敬重,在中国,这样的人那真是不多见。

    抬头望天,月明星稀,李冲半响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天空,“也不知道这与地球是不是同一片天?”李冲心中自语。

    “喂!起床了,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睡!”一大清,早天翔药坊内传出一声大叫,一间普通的客房内李冲正躺在床上,房门正被人踹着。

    “姑奶奶!你干嘛啊!”李冲从床上不情愿的站起,打开了房门,门外陈玲玲一席青色绣花长衫正不耐烦的瞪着他。

    “陪我去街上走走吧,听说镇西头有人开了一家叫明心的铺子,我们去吃早点啊!爷爷还没有起呢”陈玲玲见李冲出来了一脸兴奋的说道。

    “就为了这个?这药坊内不是还有两个伙计吗?干嘛叫我!影响我睡眠知道吗?”李冲做出了一个无语的表情说道。

    “喂!叫你去吃饭你也这样啊,真是麻烦,我可告诉你,这是给你面子,去不去!”陈玲玲小拳头一挥面露威胁之色。

    “去!救命恩人的话,能不听吗?”李冲摇了摇头,撑了个懒腰回道,两人一人脸露喜色,一人一脸无奈向着大街上而去,李冲在以前啊本来还必须洗漱,但是到了这个地方后有一点让他无奈,这里的人,没有刷牙的习惯,应该说是没有刷牙这个说法。

    清晨的暮云镇人口行往较少,整条宽阔的大街都见不到几个人,但是一些商铺都是早早地开了门,李冲陈玲玲两人并立而行朝镇西而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