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八章 太极显威

    一路上李冲四处张望,东瞅瞅西看看,他对这个社会还是了解不多,在这里他等于要从小孩子一样从头学起。

    随着时间的流逝大街上的人渐渐的多了起来,望着大街上的人李冲心情大好,他喜欢这种气氛,这里的人在他看来古发古容,一个个穿着古朴,男女都留长发,倒是他自己虽然现在也是一身古服,但一个长碎发头,还是与这情形格格不入。

    “听爷爷说你打算要走啊,爷爷有意将天翔交给你打理,你拒绝了!”陈玲玲突然问道,语气有些紧张。

    “嗯,我要回去,虽说这里大,但是总有方法回去不是吗,能来就能回的,天大地大总有尽头,我总能找到回去的路的,但是一直留在这里就希望渺茫了”李冲面露笑意点头说道。

    陈玲玲没有多言,只是脸上的神色微微的变了变。

    “哎呀!缘分啊,本少爷难得起来这么早一次,怎么今天这么巧撞到了玲玲姑娘啊!”正走间李冲两人身前迎面走来了几人,其中走在最前的是一名身材矮胖一身富贵打扮的年轻男子,在他身后还有着五名衣着相同的男子,一看便是下属打扮。

    陈玲玲见到矮胖男子一行人,脸色一变身形顿住,忙拉住了还在走的李冲,李冲也是听到了矮胖男子的话,仔细打量了一遍前方几人。

    “他叫恭不施,是暮云镇最大的地痞,他有亲戚在浪荡城,那亲戚是城主府的且身份不低,仗着这层关系他在暮云镇没人敢管,连镇长见到他也退避三舍,每次见到我都一副色眯眯的样子,恶心的要死,要不是还有镇长管着爷爷的名气也不小,在明面上他才不敢动,要不然就惨了...”陈玲玲飞快解释道。

    不到片刻叫恭不施的矮胖青年带着五名下属打扮的男子就到了李冲两人近前。

    “恭少爷啊,不巧不巧,我们要去明心酒楼吃早餐,还有事就不奉陪了”陈玲玲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拉着李冲就要绕开几人。

    “明心餐馆啊!正好啊,一起去吧!有玲玲姑娘这位暮云镇第一的美女相伴,一定比平时吃的更爽。”恭不施脸上狡黠之色闪过,嘿嘿笑道。

    “少爷,你不是吃过早餐了吗”突然恭不施身后下属打扮的一名高瘦男子一副不解之色问道。

    “吃过了?”恭不施脸色一沉回过头去问道。

    “吃过了,您不记得了,您才从饭馆吃完出来啊!”高瘦男子一脸的肯定回答道。

    恭不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猛地一个巴掌挥出“啪!”一声脆响高瘦男子脸上显现五个手指印,这一个巴掌狠狠的扇在了高瘦男子的的脸上,高瘦男子倒退了几步,嘴角溢血,他摸着被打的脸颊嘴角抽搐不停。

    “吃没吃?”恭不施语气森冷瞪着高瘦男子。

    “没有..没有..是我记错了...”高瘦男子颤颤巍巍的说道,满脸涨红,但却没有丝毫的怒意的样子。

    “嘿嘿..,不要介意啊玲玲姑娘,这人脑子不清醒”恭不施猥琐的一笑冲陈玲玲道。

    “不好意思啊,我们想自己去吃,你自便吧!”陈玲玲有些愕然,飞快回了对方一句,拉着李冲就走。

    “那是不给面子咯?”恭不施脸色一沉,手一挥,身后包括那名被打的高瘦男子在内的五人散了开来将李冲两人的路给堵住了。

    “你要干嘛,这可是光天化日,镇长也不是摆设!”见路被堵陈玲玲顿了下来,冷冷的盯着恭不施道。

    恭不施摸了摸鼻子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少拿镇长来压我,不怕告诉你,浪荡城传来了消息,暮云山崩塌了城主派了几名城主府的贵人来视察,我堂叔就是领队,别说现在镇长忙的七上八下,就是有空闲也不敢对我无理,再说不就是吃个饭吗,他还想怎么样!”

    陈玲玲的脸被这一番话给说的一阵红一阵白,一时竟想不出话来反驳了。

    恭不施见状得意一笑,“怎么样,玲玲姑娘随我去明心餐馆吧”

    “我说你是不是把我无视了,这么久都不问问我,当我空气啊!”李冲终于忍不住了,见到这地痞的样子早就想开骂了,说道。

    “你算什么东西,敢管老子的事?”恭不施脸上笑意一凝,瞪着李冲道,他从一开始就将目光放在陈玲玲身上,倒还真是没怎么将李冲看在眼中,以为就是一个天翔的伙计,但是整个暮云镇谁不知道他啊,一个伙计长了脑子的谁会在这个时候来惹他。

    “我看你是找死啊,我家少爷无视你又怎么样,谁不知道在暮云镇我家少爷的身份,有几个人能被他放在眼里,无视?就是无视你,你要怎样啊!”恭不施带来的五名下属中一名和恭不施长得颇为相似,也是矮胖样的下属不屑的瞪了一眼李冲嘿嘿笑道,其他四人也是纷纷附和。

    “算了,不要!”陈玲玲扯了扯李冲的衣袖摇了摇头。

    李冲无所谓一笑,扯开了陈玲玲扯住的衣袖,“无视是吧?不是,我看是无耻啊,几个地痞而已,还真以为自己了不起啊!”李冲冷嘲,拉着陈玲玲直接向前走去。

    “你找死啊!”恭不施神色一冷,双眼中一丝厉芒闪过。他话才一说完那名矮胖男子肥脸上肉一横,直接向李冲扑了过去,竟是要直接动手。

    李冲早料到对方的举动,矮胖男子还未靠近他他一脚就踹了出去,李冲速度极快,矮胖男子似乎并没有料到李冲直接出脚而且速度还极快,一脚被踹了个正着,直中矮胖男子的小腹处,:啊!“矮胖男子一声惨叫,向后到载而去,直接摔到在地,脸胀的通红,捂着肚子一阵抽搐。

    “上啊”恭不施见状冲其他几名下属怒道,自己则向后退了几步,其余四人互视一眼,直接冲向李冲。

    “老子的太极可不是白练的!”李冲撇嘴一笑将陈玲玲护在身后,摆出来太极的起手式,他练了三年的太极拳,虽然没有一次对付过五个人,但是还是有些许的信心的,而且他也是没办法,要是真的和这地痞去了明心酒楼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索性他一拼。

    离李冲最近的一位恭不施的手下迎面冲李冲就是一拳,李冲面不改色一个反手将对方的拳头一把抓着随后向后一扯借力又是一推,直接将其推的向后倒载几个跟头,这正是太极推手中的右揽雀尾。刚将这人推到另外三人同时到了李冲近前,李冲直接用上了从其叔公哪里学来的太极拳。“闪开了三人迎面的一次夹攻李冲一个白鹤晾翅将一名想乘机攻击他双腿的的男子撂倒在地,一脚踢在了他肚子上,直踢得他呜呜惨叫,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陈玲玲呆了半响随后反应了过来,在一旁拍手叫好,“行啊,这是你那个抽筋的拳,哇,没想到这么厉害,回去后交给我啊!”

    一旁恭不施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眼中杀意顿生,长袖内一把匕首缓缓拔了出来。

    “海底针!”李冲又使出了一招太极拳中的绝学,将那名一开始就被恭不施扇了一个巴掌的高瘦男子打倒在地,一脚踏在其胸膛上,直将他踏的口吐白沫,李冲打架没少打,学了太极拳后还专门去过武术俱乐部学习了一年,与人的实战经验较为丰富。

    几个交手下了此刻五名恭不施下属只剩下了一位,这是个满脸麻子的男子,一脸的麻子导致一般人看不出他的年龄,此刻他没有逼近李冲而是倒退了数步,一双眼睛来回扫视已经被李冲打趴下的四名同伴,一脸的骇然。

    “混蛋,上啊!”恭不施大喝,一双眼睛像要吃人似得狠狠的看了一眼心生惧意的麻子脸男子,同时他也是有些惊骇的扫了扫李冲和在一旁一脸欣喜的陈玲玲,眼中狡黠之光再次闪过。

    大街上不少的行人已经觉察到了不对,都聚了过来,来来往往的人众多将李冲几人包围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大的包围圈。不少人还指指点点,不时有人说两句。“这不是恭不施吗,今天他也吃瘪啊!”

    “报应啊,真是报应,平时嚣张跋扈,今天居然也有这样的情况”“诶?这人是谁啊?怎么没有见过啊?不是我们镇上的人吧?”“嗯..,那不是玲玲吗,是天翔的玲玲,哦...,我记起来,昨天和陈老一起回来的”...

    麻子脸男子干咽了口唾沫,脸色一沉直接一脚踢向李冲,李冲不屑的一笑,一个太极转身左蹬脚,直接蹬在了麻子脸男子的胯下,“啊!!!”麻子脸男子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直接摔在地上,抱着胯下的小弟弟一阵抽搐。李冲自己都是抽了抽嘴,一旁的行人也都是眼睛瞪得老直,甚至有不少人不由自主的往自己的下面摸了摸,陈玲玲则是玉脸一红,但是笑意却是不止。

    “去死!”恭不施拔出匕首趁着李冲没注意直接刺了过去,一干人倒吸冷气纷纷替李冲担心了起来,谁也没有料到恭不施会用匕首偷袭,陈玲玲更是笑意顿止,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担忧与焦急,李冲眼角余光早就瞄到了恭不施的动作,“如封似闭”脸不红气不喘李冲一声轻喝,直接一个空手夺白刃将恭不施的匕首抢了过来,一个扫堂腿将其扫倒在地,一脚就到了恭不施肥胖的的肚子上。

    恭不施一声惨叫,抱着自己的肥肚子在地上打起了滚,李冲把玩了一下匕首,脸色十分难看,又是狠狠的一脚踏在了恭不施的胸口,他之所以脸色难看是因为他虽然打架不少,但是还是第一次有人用真的利器捅向他,要知道被一匕首捅中离死亡就不远了。

    “没事吧”陈玲玲走到了李冲身边关切的问道,照实替李冲捏了把汗,显然恭不施亮匕首是她所料未及的。

    “没事”李冲摇了摇头,又狠狠踹了恭不施一脚。

    “我们走吧!”陈玲玲打量了一下四处的情形,恭不施不用说正躺在地上呢,其他的要么是在打滚,要么是惨叫,麻脸男子则是抱着下面嗷嗷大叫,不少的行人见到到捧腹大笑。

    李冲啐了口口水不屑的一声冷哼,和陈玲玲向外围行去,一伙看热闹的行人让开了一条通道,陈玲玲和李冲走了出去。

    “没想到你这么厉害,一对六啊,完胜啊!”陈玲玲满脸笑容双眼冒着小星星。

    李冲无语,只是随意一笑。

    “我怕他们去店里找爷爷闹啊”陈玲玲突然想到了这种可能脸色沉了下来。

    “放心,他们难道还明着来?再说,天翔不是还有不少的从众吗,没事的”李冲解释,他也想过这个方面的事,但是想到陈老伯的人气顿时觉得自己多想了。

    “那可不一定,你是不知道恭不施这个人,他没什么做不出的,狗急了还跳墙呢”

    “嘿嘿,他那种人连狗都算不上,跳什么跳啊”李冲玩味的一笑,捏了捏手。

    “呵呵”陈玲玲扑哧一笑,心情松下来了不少,两人径直向镇西方,不到半柱香的时间一座红色酒楼就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明心酒楼,这是一座占地不小的木造楼阁,有上下三层,在李冲的眼中就像是一座古搂,楼前一块紫色的大扁悬挂搂上,其上写着两个古朴的繁体字,明心,李冲又是一阵吃惊,这文字明显就是古朴的中国古文吗。

    陈玲玲熟练的带着李冲走进了这座酒楼,楼内第一层人口不少足足数十张桌子,只留下了几张空桌。两人来到了一张空的桌子前坐了下来,一名身穿制服的店员见到李冲两人到来忙迎了上来。

    “两位来点什么?我们明心酒楼的明心堡汤不错哦,要不要来.......

    这顿早餐李冲吃的够新颖,付账是陈玲玲付的,这里用的货币并不是金银之物,而是一种类似宝石的东西,称为域石,域石分为金色,银色,白色,三种,其中金色价值最高,银色次之,白色为末,兑换比例一比一百,这一顿除却两人吃的,包括带回去给陈老伯的一共七颗白域石。

    两人离开了明心酒楼后直接往回赶,花了不少时间后回到了天翔药斋附近,眼见天翔药斋就在眼前,陈玲玲正一脸欣喜的表情突然变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