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九章 又见

    “怎么回事”李冲神色一变看着不远处出现在两人眼中的天翔药铺,此刻的天翔药铺外围满了人,这些人基本上都是路边的行人和一些对陈老伯十分信服的普通乡亲,他们这些人似乎都不敢接近天翔药铺,大多都是在外等着,时不时还有人朝着大门内望两眼,一些信服陈老伯的人基本都是面露焦急之色,但又不敢动作,陈玲玲和李冲一见便知道出了事。两人没有多说急忙向天翔药铺跑去。

    “玲玲回来了,玲玲回来了!”见到陈玲玲的到来,认识她的人都发出了叫声,外围的人自动让出了一条通道。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陈玲玲看着一名见到她回来了立刻一脸紧张的靠了上来的青年男子急切的问道,这人个头不高比起李冲矮了半个头,肤色黝黑,一身朴实无华的粗布衣衫。李冲见到这人也认了出来,这是天翔药斋几名店伙计中的一位,李冲还和他说过不少话,名字叫铁头。

    “出事了,出事了,来了个人,很奇怪很奇怪....正在药斋内呢,他吩咐过了,谁也不能进去,只留下了掌柜一人,让我们都出来”伙计铁头急吞吞的说道。

    李冲与陈玲玲互望了一眼,脸色同时一变“是不是恭不施那地痞叫来闹事的!”陈玲玲脸色有些难看,盯着铁头问道。

    “恭不施?不是,...不知道啊,是个老头,穿着一身灰色的道袍,脸色冰冷无比,而且一身的怪异,接近他一丈内都让人慎得慌,诡异无比,还有...他十分冰寒,看上去就像是一块冰,处处令人感觉透着凉意。”铁头回忆了少许,详细的说道。

    “什么?灰色道袍?老头!十分冰寒...”陈玲玲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李冲不可置信的大声嚷嚷道,脸色从原来的急切瞬间转化成了欣喜的笑意。

    “是不是真的?你说的没错?”陈玲玲反应了过来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仔细的问铁头。

    “那当然!”铁头肯定的说“一开始还是我接待的他,没有错的,那人一进去就说找你,我说你不在,后来陈掌柜出来了见到那人愣了半响,再后来那人将我们都赶出来了,我开始还不愿意,谁知道,他只是随手一挥我就直接飘出来了,我都不敢相信啊!”

    李冲脸色兴奋之意更加的浓郁,直接就朝们内冲了进去,陈玲玲也是一副怪异的表情跟了进去。

    一进入天翔的大门李冲和陈玲玲便愣住了,在大厅左侧的卧床上一名身穿灰色道袍的老者此刻正闭目盘膝而坐,他浑身闪现白光,一条条的白色符文长链在他身周飞舞盘旋,这些符文长链玄奥难言,一个个符文不时变换形状闪现在白光神秘异常。此人正是李冲陈玲玲昨天才见过的神仙灰衣老者。

    陈老伯坐在不远处的一张椅子上,见到陈玲玲和李冲回来了脸上一喜“你们回来了?这位...这位..神仙要找你玲玲..”

    “神仙!是你...”陈玲玲满脸的惊骇颤颤的说。

    灰衣老者双眼缓缓的睁了开来,全身的白光和符文长链瞬间消隐了下去,他双眼闪现白光全身冰寒之气异常浓郁,他扫向陈玲玲双眼中一股难言的意味尽显无疑。

    “神仙!求你收下我吧!”李冲飞速跑到了灰衣老者身前躬身请求道,满脸的欣喜之色。

    “陈玲玲,你可愿意随我去修行,离开这世俗间踏上求仙路”灰衣老者没有顾李冲而是道出了这样的一句,此言一出大厅内三人全都变色,尤其是陈玲玲,惊的半响没有说出话来。李冲则是双眼发直,转过头去看着陈玲玲,陈老伯直接愣在当场。

    “我...我..我不愿意!”陈玲玲被灰衣老者给看的有些发蒙,再加上对方突然这么一句话出口一时间慌了神,向后退了几步,下意识的向陈老伯边上靠去。

    灰衣老者有些意外,想了片刻嘿嘿一笑,“你为什么不愿意呢,踏上求仙路后便不再是凡人了,不但可以延长寿元而且还可以自在逍遥,你也看见了,到了一定境界呼风唤雨,掌裂大地都是可以做到的,何苦一世为凡人呢“

    “神仙,你...,我..我愿意去,能不能带上我啊,求你了。”李冲有些激动,虽然到现在灰衣老者都没有看他一眼,但是对他来说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一个可以回归的希望,他无论如何都不想放过。

    “你...,你这个小子,哼!资质一般灵根混杂,这条路走不了多远,还是老老实实的当个凡人吧!”灰衣老者不屑的扫了一眼李冲,冷冷的说道。

    李冲一僵,面露失望之色,但是一脸的诚恳与坚定依旧没有改变。陈玲玲见状有些失落“神仙,我做凡人挺好的,我没兴趣做神仙一流的人,谢谢你的好意。”

    “这样啊,小姑娘,嗯...你再想想看,我想不久后你会答应的!”灰衣老者听到陈玲玲的话后并没有失望之色,反倒是十分自信的说。他刚一说完这句,天翔药斋外一道凶咧咧的大喝就传了进来。

    “他妈的,围着干什么,滚...滚开,叫陈老头滚出来,老子今天不拆了这家铺子就不叫恭不施了!”

    “怎么回事?”陈老伯听到门外传入的大喝声有些不解,他看了一眼灰衣老者,见到对方们有什么动作急忙跑到了门口,李冲和陈玲玲也是微微一愣,似是想到了什么,也是飞快到了门口。

    三人一到门口顿时一阵骇然,不久前才被李冲痛揍了一顿的恭不施此刻嚣张的站在天翔药斋的门口,他身后立着足足二三十号人,而且每个人的是持刀带棒,好家伙那叫一个壮观,原本围在天翔药斋外的行人此刻都退开来老远。

    见到陈老伯出来了恭不施恶狠狠地一声冷哼“姓陈的!告诉你了,今天开始你这药斋就不要在开下去了,因为我要毁掉它!”

    原本陈老伯都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但陈玲玲轻声的在其耳边念叨了几句后顿时神情古怪了起来。

    “恭少爷,你为了被打一事而来吧!”陈老伯难得的板出了一张脸,看着嚣张的恭不施。

    “切,告诉你,今天要么将打我的那小子交出来还有陈玲玲,否则就将这家药斋

    给拆了!”恭不施一脸的横肉冷道。

    “喂!姓恭的,你敢来陈老这里闹事!”一旁的围观人群内一名中年汉子站了出来,直接到了恭不施身旁,人群中不少和信服陈老伯的人也是纷纷涌动,一副要出头的架势。

    “滚一边去,他妈的,今天谁敢插手老子的事,哪天全家死光光了可别怪我没打招呼!”恭不施扣了扣鼻孔,满口的威胁话语。

    “砰!”一声闷响,那名站出来的中年汉子脑后一根木棒挥出,直接砸在了他脑门上,这个中年汉子顿时一声闷哼脑袋上血光四溅,直接倒在了地上。他身后一名凶神恶煞的络腮胡子大汉正不屑的持着一条半丈长的木棍邪恶的笑着,此人是恭不施带来的一伙人中的一个。

    场中一片寂静,没有人发出任何的声音,地上躺着的中年男子抽了抽直接昏死了过去,要不是心口还在起伏几乎一般都人会认为他已经死了。

    “这就是下场,谁要是再给我起哄,如同此人!”恭不施凶神恶煞的向原本正轰动的围观群众扫了一眼,语气森冷无比,一时间起哄的人群都安静了下去,前车之鉴就在眼前,都不是傻子,没有人动作,陈老伯三人满脸涨红,李冲更是想直接冲过去了,但陈老伯和陈玲玲都是死拽着他不让他去送死。

    “小子,你早上不是很拽吗,现在过来试试啊!”恭不施看向李冲讥讽道,挑衅之意浓郁。

    “我操!”李冲气不打一处来,甩开陈玲玲和陈老伯的手直接就冲恭不施而去,陈老伯两人大惊失色,但是都来不及阻止,李冲瞬间到了恭不施的身前,挥拳就要揍恭不施。

    “找死”那名手持木棒的络腮胡子大汉不屑的一笑,一棒子就挥向冲来的李冲,李冲双眼扫动,对方的挥棒速度太快,几乎他刚一冲过来就已经动手了丝毫不比他慢,一看就是个老手,意识到躲不过,李冲双手抱肘挡在头顶,“啪!”李冲只觉双臂一麻随后就是剧痛,“去死”恭不施恶狠狠地的一声厉喝,一脚就踢在了李冲的双膝上,李冲正抱肘挡在头顶丝毫没有料到恭不施会突然出脚,双膝一痛直接软倒在地。

    “李冲!”陈玲玲和陈老伯同时急喝向李冲冲了过去,但恭不施却似乎并不不想给他们这个机会,手一挥身后数十名手持刀枪棍棒的手下就堵在了他们俩前面。恭不施冷冷一笑,一脚踢在了李冲的小腹处。

    李冲发出一声闷哼,“你个没种的孬货,有本事...有本事和我单挑啊!”

    “单挑?我去你的!砰!...”恭不施嘿嘿冷笑,又踹了李冲一脚,李冲顿时脸色一僵没了话语,疼的死去活来在地上打着滚。

    “告诉你,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在占尽了优势的情况下,所谓的单挑不过是个笑话罢了,哈哈哈,给我打!”恭不施扭了扭脖子,冲身旁几个手下使了个眼色,几名手下露出邪恶的笑容冲李冲围了过去,几人没有用手中的家伙而是直接用脚,一阵狂踢起了李冲。

    李冲发出痛苦的**,几人的狂踢让他没有任何办法脱身。

    “你们住手,住手啊!叫镇长,谁去叫镇长啊!”陈玲玲泪珠滚落,拼命的要扑向李冲,但是对方的人太多,而且一个个都是成年男性,她和陈老伯一个是弱女子一个暮年垂老矣,根本没有丝毫撼动对方的实力。

    “镇长,好啊!去叫,你们去叫!我倒是要看,镇长能不能救你们!哈哈哈哈...哈哈哈,在暮云镇我就是天!”恭不施哈哈大笑,要多疯狂就要多狂。

    “好狂妄的小子!你敢称天!”一道仿若来自九幽的冰冷声音响彻整个天翔药斋附近,数百丈外都可以清楚的听到,一名灰衣道士打扮的老者从天翔药斋的大门内缓缓走出,他目光森冷,不带任何表情,两眼扫视目光落在了正嚣张不可一世的恭不施身上。

    恭不施一愣,包括整个附近的行人与恭不施带来的人也是纷纷意外的将目光移到了灰衣老者的身上。

    “你...,你是什么人,也想管我的事?”恭不施开始有些意外,但是见到对方不过是一名老的快入土的老头后,声音又嚣张了起来,语气中威胁的口气显现无疑。

    “求求你,救救李冲,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吧?”见到灰衣老者出来了陈玲玲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飞快的跑到了灰衣老者身前恳求道。

    “不急,以他的忍受能力,一顿打,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倒是你啊,我提出的条件怎么样,答应还是不答应啊,做一个凡人,尤其是你一个女子,是不是感到了无奈和无助啊!”灰衣老者面对陈玲玲的时候少见的语气平缓,原本的冰冷神情在陈玲玲面前化为了乌有,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和蔼与热情。

    “你这是?...趁人之危..,”陈玲玲听出了对方的意思,有些不喜的回道。

    “趁人之危?哦...没有..哪有,我并没有说过要做什么啊,倒是你,似乎想的太多了吧!嘿嘿嘿嘿...”灰衣老者语气怪异的笑着说。

    “他妈的,你们有完没完,当老子不存在啊?老不死的,你说的挺欢啊!”恭不施此刻脸上发青,灰衣老者一直在和陈玲玲说话,都没有多看他一眼的意思,直接就是无视他,这让他觉得倍没面子,尤其当着这么多的人还有一票手下。

    灰衣老者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仿若由一名和蔼的老者瞬间化成了一尊冰冷的杀神......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