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十章 寒尘子

    一股肃杀之意弥漫四周,灰衣老者双眼深邃,整个人气势陡然大变。

    陈玲玲猛地打了个哆嗦,不由自主倒退了几步,她距离灰衣老者最近,是最快感受到其变化的,四周的人也纷纷感受到了怪异,都是有些想不通的盯着气势陡升的灰衣老者。

    “啊!啊!”李冲被打的浑身是伤痛苦的惨叫,几个人的一番猛踢让他感受到了以前的民主与法制是多么的美好,但是此刻的他却是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了,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双腿和双手的麻木,他蜷缩在一团,将自己的关键部位都护的严严实实,尽管如此几人的一番重踢还是让他惨叫连连,陈老伯在一边听着李冲的惨叫脸上皱纹更加紧,焦虑万分。

    “给我上,一个死老头我就不信还能翻天了!”恭不施冷不丁的抽搐了一下,冲身边的两位手下一挥手,两名恭不施的属下互望了一眼,一脸的邪恶,没有任何的停泄挥着手中棒子就冲向灰衣老者。

    “不知天高地厚,这可是你们先动的手!”灰衣老者冷哼,右手手掌摊开,一团冰雾在其手掌中翻腾,瞬间化成了两道长梭形的冰锥,在他神色一动下两道冰锥飞速射出,在众人双眼发直脑袋发蒙的情况下以肉眼难见的速度从两名冲上前的恭不施属下大腿上洞穿而过,两道血光迸射,恭不施的两名下属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两人身形顿住了半途,举着的木棒才刚刚挥动,但是却没有落下,两人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充满恐惧的望着灰衣老者愣在了当场,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场中寂静,一片死寂,有不少路过此地来看热闹的人还未弄清楚情况,但光只是看到灰衣老者化出冰锥攻击恭不施的手下一幕就让他们哑然,其中不只是恭不施,连陈老伯陈玲玲两人早知道灰衣老者身份都是吃惊不已,上次他们虽然见识到了灰衣老者的攻击手段,但是都是隔了老远,此刻见到灰衣老者这一手此刻也是纷纷愣神。

    “啊!”李冲一声长啸,一个扫堂腿,数道闷哼与重物倒地的声音响起,几名恭不施吩咐踢李冲的下属全部倒地,原来这几人也是多少扫到了灰衣老者的非凡手段,一时间发蒙停下了攻击李冲,让李冲有了反击的机会。

    几个踉跄李冲冲破了恭不施手下的包围到了陈老伯身边,此时的他四肢肿胀,又麻又痛,趁着一干人都发着蒙硬撑着逃出了包围。

    “妈的!恭不施,你踢到铁板啦!这可是一尊活神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李冲大笑,忘了自己的伤痛,不屑的看向呆呆发愣的恭不施一伙人。

    恭不施嘴角一抽,倒吸了一口凉气,急退了数步“你...,你...少装神弄鬼,我们这么多的人,不会怕你的!”

    “是吗?人多有什么用,人多葬送了你的一切,你要是没有这么多的人,说不定就不会有今天!”灰衣老者冷冷的说道,他身后一片白色光华闪现,他单指一弹,片白光飞洒,纷纷落在了恭不施带来的数十名属下身上,这些持刀带棒的属下一个个要么是刚刚回过神要么是还在发愣中,被这白光一洒中全都是周身一凉,一层冰凌在他们体表迅速浮现,数十人全都在数个呼吸间化成了一尊尊的冰雕。

    恭不施双腿一颤瘫倒在地,满脸充斥满了震惊与恐惧,四周围观的行人并没有受到波及,此刻见到这一幕都是不敢出声,心中深深的震撼与吃惊。

    “混蛋!”李冲冲到恭不施身前,一脚就将他踹翻在地,狠狠的厉喝边喝还边踢“要你仗势欺人,要你目中无人,要你目无王法!...”

    “啊...啊!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饶命,活神仙饶命啊!”恭不施被李冲踹的鼻青脸肿,痛的大声呼喊。

    李冲没有管对方的大叫,一阵猛踹猛踢,他自己被对方揍了这么久,对方可是没有因为他的痛苦大叫而停手,而且对于这种人他不认为心慈手软有用。

    “好了!再踢下去就死了!”陈玲玲跑到李冲身边扯住了他,有些不忍的说道,李冲听到陈玲玲的话,停下了脚,看着此刻已经被他揍得有出气没进气真的一副将死样的恭不施,“给我收敛点吧!善恶终有报,看在玲玲的善良上今天饶了你!呸!..”李冲摸了摸自己现在还疼的伤处冲恭不施啐了一口口水,又重重的踢了恭不施一脚。

    “你没事吧?”陈玲玲之前哭过,此刻脸上还留有泪痕,看着李冲一身的伤低沉着个脸。

    “没事,呵呵,就是有点痛,下脚还真狠啊!”李冲吐了吐舌头摇了摇头,说没事是假的,只是他不想让陈玲玲伤心而已。

    “谢谢活神仙出手,否则今天我们就惨了”陈老伯双眼含泪,见到陈玲玲和李冲没事,此刻危机渐渐消去,冲着灰衣老者俯首就要拜。

    灰衣老者没有话语,手掌凭空一拖,陈老伯只觉一股无形之力托着他,他想要俯下去的身形一顿,硬是没有拜倒在地。陈老伯一声长叹,对于眼前这位灰衣老者他是由心震撼。

    “你们和我进去吧”灰衣老者平淡的开口,率先走进了天翔药斋的大门,陈老伯和李冲陈玲玲自然知晓对方是对他们说的三人紧紧的跟了进去,门外之留下了数十尊冰雕和一干惊骇的围观群众。

    “咔咔...砰砰!!!”数声坚冰碎裂的声音响了起来,紧接着数十尊人形冰雕表面的冰全部碎裂,数十人一个哆嗦全部瘫倒在地,浑身还冒着寒气,他们双目中充满了恐惧,死亡的危险刚刚过去,一时间都还没有缓过神。

    “好自为之!再有下次,必定不饶”灰衣老者的声音在数十人心间响起。

    这些恭不施的下属当即像是被雷霆击中一般,顾不上身上的疼痛,翻身就拼命的磕头,直叫观看的人目瞪口呆,这伙人平日里鱼肉乡里,他们都是敢怒不敢言,此刻见到对方这么落寞,心中都是乐开了花。

    灰衣老者来到大厅的卧床边,缓缓的坐了下去,“我说玲玲啊,经历了刚才那一幕你有何感想,是否愿意随我而去,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无奈,随我踏入寻仙之路,对你是一件好事”

    陈玲玲皱着眉头,脸显犹豫之色。

    “玲玲,仙人说的不无道理,你可以考虑的”陈老伯似有所思,脸色决然之色闪过转头劝起了陈玲玲,李冲则是没有说话,在他看来所谓寻仙的路还是要自己愿意,自己不愿的话即使对于一般人可遇不可求那也是白搭,他充分尊重陈玲玲自己的选择。

    “我.....,不愿意!”陈玲玲犹豫不决,最后语气肯定的给出了答复,她目光扫在了陈老伯身上,余光还瞟了一眼李冲。

    “我看你不是不愿而是舍不得你爷爷,和这小子”陈玲玲的一举一动陈老伯和李冲并没有觉察意外,一旁的灰衣老者见到后确是说出了这么一句。

    陈玲玲脸色刷的一下就红了“哪有,我只是舍不得爷爷而已...”

    陈老伯和李冲面面相觑,随即陈老伯双眼一红“玲玲啊,跟着爷爷你不会有出息的,去吧,跟着这位仙人,以后你的道途不可限量,比跟着我这个半截身子入土只剩下一个脑袋在外面的老头子要好得多”

    “不!离开了爷爷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是我唯一的亲人,我不会离开你的,我承认我向往仙人的生活,但是如果要以离开我唯一的亲人为代价,我宁可不去”陈玲玲哽咽的哭了出来,紧紧的抱着陈老伯,豆大的泪珠滚滚滑落。

    陈老伯老泪纵横,眼角也是泪水滚落,依偎着陈玲玲没有说话,其实他早就知道陈玲玲的心思,只是没有明说而已。

    “我可没有说只能让你一个人去啊,你完全可以带上你的爷爷吗”灰衣老者少见的露出了笑意,缓缓道说道,看着陈玲玲与陈老伯两人眼眸深处也是有些触动。

    “啊!”陈玲玲一顿,不只是她连一旁的李冲也是有些诧异看着此刻面露笑意的灰衣老者。

    “你是说可以连同我和爷爷李冲一起去,你没有骗我?”陈玲玲立刻反应了过来擦了擦眼泪有些激动的问道。

    “呢”灰衣老者点了点头,但是目光扫过李冲时心中却是有些郁闷“我什么时候说过可以带上这个傻小子!”

    “太好了,太好了!爷爷,李冲,我们都可以去!”陈玲玲欣喜的拍手叫道,与刚才的失落大哭成明显的反比,李冲内心震动,面露笑意,他最希望的事情终于得到了保障,兴奋的笑着。

    陈老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神色变化,只是停止了流泪。

    “陈玲玲,今日我收你为我坐下第七弟子,你可愿意拜我为师?”灰衣老者神情凝重了起来郑重的看着陈玲玲说道,此刻的他不怒自威,十分的威严凝重。

    陈玲玲点了点头知道对方是要收自己为徒,走的灰衣老者面前她拜倒在地,冲灰衣老者磕了三个响头。

    灰衣老者点了点头示意陈玲玲起身“你们收拾一下,此地不宜久留......

    暮云山脉上空,三道华光划破天际停在了半空,这是三名衣着古朴的人,两男一女,一名男子年约四十神色冷漠,一身火红的造袍其上刻有不少的古怪符文,隐隐透露红色的火光,另外一名男子是个约三十的侏儒,不过五尺来高,一身白色的的长衫。女子是一名三十来许身穿橙色宫装的少妇,颇有几分姿色。

    “此地严硕的气息最为浓郁,他应该是在这里与寒尘子那个老货动过手,陨落在了此地”白衣侏儒双眼在已经破败的暮云山处扫了又扫,有些气愤的说。

    “一天前门内传出消息果然没错,严硕的元神牌碎裂,陨落了,寒尘子果然不俗,元婴后期的修为干掉了严硕,估计一下,我们三人遇到他能否对付的了”橙色宫装少妇妩媚的一笑,并没有什么失望之意。

    “我们三人的实力对付寒尘子应该够了,就是不知他在何处啊!严硕也是的,一个人出动也不和我们打个招呼,现在他一死,我们大岩门不管能否对付的了寒尘子,实力在陈国修道界都要下降一大截”白衣侏儒微微一叹。

    火红造袍男子没有什么话语,一拍腰间的一个白色皮袋,绿光一闪,一头三尺长,长得一副老鼠模样的绿色小兽凭空显现了出来了,这头绿色老鼠状的小兽刚一出来就一副迷糊的样子,细小的眼睛闪动眨巴着,在看到红色造袍男子后身子一抖顿时来了精神,直接扑向了红色造袍男子。“于师兄!这是?..”宫装少妇和白衣侏儒见到红色造袍男子放出来这么一只老鼠,都是有些不解。

    红衣造袍男子脸色依旧冰冷,缓缓的道“这是绿露鼠,已经到了三级,是我上次出门游历在滔修国得到的,它没有什么别的神通但是追踪修士的气息却是一流,有了它,寒尘子的下落迟早会被我们寻到”说玩,红衣造袍男子取出了一个小玉瓶,从其内取出了一颗淡绿色的药丸,直接抛向绿露鼠,绿色的老鼠发出一声啧啧的叫声似乎是十分的兴奋,一口就将药丸个吞了下去,随后全身绿光大涨,鼻子在空中嗅了嗅,化成一道绿光冲向一个方向而去。

    “跟上”红衣造袍男子冲另两人打了个招呼,化成一道红光向绿光方向追了过去,宫装少妇和白衣侏儒相互看了一眼,各自化成了一道流光追了上去。

    一头足有七八丈长的蓝色巨虎横贯长空在天空飞快的飞行着,蓝色巨虎背上此刻立有四人,正是灰衣老者李冲陈玲玲陈老伯,此时距离李冲等人在天翔药斋被恭不施一伙欺上门已经过了一天的时间了,陈玲玲拜灰衣老者为师后,在灰衣老者的要求下陈老伯几人做了简单的一番收拾,离开了暮云镇,走之前陈老伯将天翔交给了铁头打理。

    寒尘子,是灰衣老者的真名,据其透露他并非什么神仙,也是人,不过是比一般人多了一些神通罢了,寒尘子这样的人称为修道者,简称修士,是超出普通人理解范围内的存在。修士可以依据特殊的法门修炼,从而到达长生,毁天灭地的地步。

    “师傅,飞了这么久我们是要去哪里啊!这头老虎不累啊,飞了这么久了!”陈玲玲现在可谓是最好奇的徒弟,什么也不懂的她一路上问了寒尘子不知道多少问题,上到整个世界下到陈国浪荡城,什么都问,连李冲和陈老伯有几次也是差点晕倒,寒尘子对待陈玲玲比对待李冲好上数万倍,他知道的都耐心的回道解释,不知道的也承诺会去搞明白,李冲可谓是失落到了极点,他也提出过要拜寒尘子为师,但是对方回应的就是一张死板冰冷的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