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十一章 遭战

    “这头灵兽叫湛芦,是一头四级灵兽,跟了我多年了,飞行这种事它不会累的,一直飞个数十天都行,我们要去九离国,我真正的身份是九离国修道门派乾元宗的长老”寒尘子缓缓解释道,他没有丝毫的不耐烦,一脸的平和。

    “九离国?我听说过,是我们陈国的相邻国家啊!离我们暮云镇远吗?”陈玲玲好奇的问道。

    “不远,再飞个五六天就到了”

    陈玲玲脸色一变“五六天?这种飞行速度都要五六天啊?”

    “陈国还只是一个小国家,我们这个世界共有五块大陆,分别叫东西南北中五域,其中中域最大,是其余任何一域的数倍,修道者众多,在哪里凡人就是没有看到过修道者也多少都了解一些,不像我们这里一般普通凡人见到修道者都好惊奇的样子,我们处在北域的西部,北域西部一百七十五国,陈国只是一个小国,而我们乾元宗所处的九离国也不过是一个中等的国家而已,光论面积是陈国的四五倍,这个世界比你想象中的要大,连我都只在这个北域西部闯荡而已,一百七十五国去过的不到一百,这还只是北域西部,北域也分东西南北中五个地块,国家众多不说荒漠水域荒野面积也是广布,整个五域构建出来的是一个你想象不到的世界。

    “这么大啊,那前辈,你知道除了这个世界外还有没有另外的世界?比如天上的星辰,那上面是不是也可以住人”李冲突然插嘴。

    寒尘子冷冷的瞥了一眼李冲“哼!域外星辰?这不是一般修士可以触碰的到的层次,想要去域外,除非传说中的大神通修士,据我所知,域外星辰可望不可即,你小子还有这份心思?”

    李冲有些失落,他预料的没有错,这个世界的人想要去另一个世界不会容易的,但是他还是有一点欣慰,至少希望还是有的。

    寒尘子站在湛芦的巨大老虎头颅上,他一身灰色长袍,仿佛不沾凡尘气息,整个人更是飘渺出尘,猛地,寒尘子双手在前方一阵划动,一个个个白色难懂符文在他划动间显化而出,只是片刻一个足足有十丈大由白色符文组成的巨大光罩以湛芦为中心将整个巨大的湛芦和陈玲玲一伙人都给罩在了其中,若此刻有人在白色光罩外的话,可以清楚的看见,一头巨大的蓝色老虎突然消失在了空中。

    李冲几人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寒尘子动用神通了,但是对方这一手白色光罩还是让他们看的出神,

    一片片山峦从几人身下远逝,陈玲玲第一次飞行甚至是第一次出远门,脸上的欣喜之色明显。“看,好大一座城池,那是什么地方?”陈玲玲指着下方一座占地数里的巨大城池,惊讶道。

    “陈都”这应该就是我们陈国的国都“陈都”了,果然比想象中的还要大啊!“陈老伯震撼的说道。

    “每个凡人国度都是一个修道界的代表,一些修士小城比起你们这凡人国都都要大上数倍,没有什么好震撼的,像你们陈国的东临城,在整个北域西部都是小有名气的,那里的占地面积广大,是你们这凡人国都的数十倍,以后你们会见识到的。寒尘子随意的说,湛芦几个呼吸间就已经穿过了陈都,速度十分之快。

    在离寒尘子等人数万里的暮云镇方向,此刻四道光华在半空急速飞冲而过,其中在最前方的是一道绿光,透过绿光可以隐约见到一头三尺长的绿毛老鼠,其后三道人影屹立,两男一女,正是白衣侏儒大岩门三人。

    “不远了,绿露鼠传来了一些信息,此地寒尘子的气息十分浓郁,应该他离开不久,我们施展元婴合体遁,这样不用半天就可以追上他!”红衣造袍男子此时依旧是一张冰冷的脸,冷冷的冲宫装少妇和白衣侏儒说道。

    宫装女子脸色一变“元婴合体遁?为什么要用这种自损元气的遁法呢,照你所说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就可以追上他了,现在还自损元气,那不是白费劲吗”

    红衣造袍于姓男子脸上一丝玩味的冷意闪过,“你们想的太简单了,寒尘子要回九离为什么要从这个方向回去,明明可以从北方而去,但是他却绕了一个大圈子,从陈都方向而去。

    侏儒双眼闪现睿智之芒“于师兄是说,寒尘子另有打算咯?”

    于姓男子摇了摇头,“不一定,说不定是遇到了什么人,绿露鼠感应到的不止一个人,多了三道陌生的气息,,如果没猜错,这三个人是三个凡人,否则为什么寒尘子在这里才与他们相遇,而且绿露鼠感应到的那三道陌生的气息十分微弱,要是修士不可能这么弱”

    “三个凡人?怎么会这样?半路带走三个凡人?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三个凡人不同寻常,连在自己被追杀过程中都要带走三个凡人,也就只有这个说法说得通了。”宫装少妇猜测道。

    “不错,一般的人寒尘子没有理由这样做的,所以我们必须用元婴合体遁,快点追上寒尘子那个老鬼,不要让他的得逞,要是三个凡人是什么修炼天才什么的他们乾元宗那还不飞天!”于姓那种语气郑重道。

    “好!好!”宫装少妇和白衣侏儒同时点头,话一说完,连同于姓男子三人通体全都放出了光华,宫装少妇体表橙色光华流转一个个橙色的古怪符文从体内透体而出,化成了一条条符文长链,她整个人气势飞速上涨仿若一座山头瞬间就放大了无数倍,她体内一个拳头大橙色的光团散发着耀眼的橙色光华,隐约可见是以一个细小的婴儿,,于姓男子和白衣侏儒也是一样,一人闪现红光,一人闪现白光,三人就像三尊天神一般,霎时间一股如山似海的强大威压铺天盖地的传了开来。

    “元婴合体!”白衣侏儒一声轻喝,三人身上光华同时暴涨红白橙三色光华照耀半边天空,三人体内三团类似婴儿的光团一颤,无数符文从其内蒸腾而出,这些符文越来越多,分别为橙红白三种色泽,只是片刻间三色符文就足足化出了数十丈宽广,形成了一片三色符文海洋,走!”于姓男子冲另两人一声招呼,一把将飞在他身前的绿露鼠摄到了手中。三色符文一卷,将于姓男子三人卷在了符文海洋内。

    “嗖!”一声破空之音传出,三色符文海洋在原地消失,数息后十数里外光华一闪,三色符文海洋又现,显现出片刻后三色符文海洋又是光华一闪在原地消失,一闪又是数十里。

    蓝色巨虎湛芦在天空飞速的飞行,下方此刻已经进入了一片荒原,这片荒原荒芜人烟,通体一片橘黄色,稀稀疏疏的长着一些的植株,此时正值黄昏,整片荒原看上去有一些荒凉,远处天空一轮深红的残阳高挂,整个天空显得格外的寂寥。

    此时距离李冲三人离开暮云镇已经过去了近两天,来时陈老伯备了不少干粮,陈玲玲三人倒也是没有饿着,按寒尘子所说,到了一定的修为后可以辟谷也就是可以不吃饭,但是三人现在还是凡人,没办法还是得照常的吃喝拉撒睡,一路上李冲还曾经几次停下撒尿,这让寒尘子陈玲玲等好一阵无语。

    “好一招千文隐匿术!寒尘子,你杀我大岩们长老,今日血债血偿!!!”一道震天般的长吼响彻整片荒原上方,一片三色符文海洋在远方一闪消失不见,片刻后在前方数十里外显现而出,正是于姓男子一伙人,此刻他们离寒尘子不过百余里,在一闪过后就接近了十数里,寒尘子脸色一变,向后方看去,他之前用大片的白色符文遮掩住了湛芦方圆十丈,飞行在半空外面的人根本句看不到,但不知为何后方的于姓男子等人发现了他们的踪迹。

    数次三色符文闪动,于姓男子三人离湛芦已经不到了千丈,三色光华隐去宫装少妇白衣侏儒于姓男子三人显现在了半空,三人神色古怪的看着前方的寒尘子一伙人,嘴角带着弯弯的弧度。

    “师傅!怎么回事?那也是神仙?..不..修士,他们也是修士吗?”陈玲玲看着后方的三道人影有些奇怪,李冲陈老伯也是一脸的疑惑,走到了寒尘子身旁不远处。

    寒尘子没有答话,只是神色一动,正在前行的湛芦似是有所感应停了下来,腾在了半空。寒尘子双手一辉,一层白色符文光罩在四周缓缓显化出来,在寒尘子一个点指下白色符文光罩渐渐退去。

    “你们是大岩门的人,没猜错的话你们分别是于石,蔡丽华,矮子侏儒王少君吧,居然在严硕死了之后还敢来,你们就不怕全都交代在这里?好像你们大岩们只有四名元婴修士,除去死掉的严硕,呵呵呵,就只有你们三人了,就不怕大岩门在你们这代走向衰落吗!”寒尘子见到于姓男子三人并没有什么惧意,反倒是笑着说。

    “你们乾元宗倒是够狠,我们大岩门的人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哼,交代在了这里,你认为你有这个本事吗,我们虽然都没有到达元婴后期,但是...,哈哈哈,三人对付你一人,还是有把握的!”名为于石的修士哈哈大笑,随即脸色骤变,换成了一副冰冷的模样,全身一股深红色的火焰透体而出,于石身周数丈内气温疯狂的上涨,空间被其透体而出的火焰烧的一阵扭曲。

    于石整个人瞬间都化成了一个火人,全身的火焰疯狂暴涨气势攀升到了顶峰。

    “啊!”陈玲玲惊惧的大叫,她又何曾见到过这样的一幕,李冲一把将陈玲玲扶住,双眼放光,虽说心底也是有些恐惧,但是更多的却是兴奋。

    寒尘子面无表情“玲玲!今天师尊给你上第一课...”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