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十二章 弱肉强食

    寒尘子周身寒气狂涌而出,瞬间在其身前化成了无数道白色冰凌,李冲几人只觉四周空气瞬间一凝,仿若掉落进了一个冰窟,陈老伯更是全身一抖直接向后退去。

    “寒尘子!早就听闻你先天冰灵根,看看到底有多强!”于石一声长啸,直接冲寒尘子冲去,他全身火焰汹涌沸腾,似一尊火神降临人间,他一拳挥出无数火红色符文狂涌化成一条数十丈长的巨大火焰长龙,火龙发出一声嘶吼,直接就扑向了寒尘子这个方位,速度极快,瞬息数百丈,一股仿若可以将这片天都给击穿感觉涌上李冲等人的心头。

    “嗷...吼..”湛芦发出一声狂啸,一张口,一道丈许粗数十丈长的蓝色水柱喷出,直接就撞上了扑面而来的火龙,水柱火龙只是一接触,立即就有大片大片的水汽蒸发,只是数个呼吸的时间,水柱就被完全蒸发掉了,火龙速度不减继续横空冲来,其后于石一脸狞笑全身火光不减。

    “哼,湛芦,你带着玲玲他们退后,你插不上手”寒尘子纵身一跃,化成了一道白色的流光,无数的冰凌围绕,带着一股冰冷的杀意直接飞冲到了火龙身前,他似乎并不惧火龙的恐怖温度。

    “雕虫小技,也敢在我面前卖弄!”寒尘子不屑一声冷哼,抬手向着巨大火龙头颅一按,一股白色的寒光飞快凝出,直接从龙头蔓延,瞬息就将整条巨大火龙包裹在内,寒光一闪整条火龙瞬间凝结,化成了一条冰龙,寒尘子单手一挥,整条冰龙一颤裂成了无数块掉落下了高空,这一切发生的极快从寒尘子出手到冰龙碎裂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不止是李冲等人看呆了,就连紧随火龙的于石也是一脸的骇然。

    寒尘子面目冰冷无情,一手直接按向于石,一只数十丈大完全由寒冰化成的巨大坚冰手掌凭空显化,“玄冰手印”寒尘子低喝,这只巨大的玄冰大手直接爆发万丈白光,无数符文从其内闪耀而出,抓向于石。

    “动手!”白衣侏儒王少君对少妇蔡丽华使了个眼色,一张口,竟是直接喷出了一道白光,一把长三尺周身布满无数符文的白色长剑从白光内显化了出来,王少君一把抓住长剑,一股庞大的灵压其身上扩散,下方的大片荒山霎时间崩碎了数座,王少君持剑而立,直接一剑划出,一道数十丈长的剑气似乎能破开苍穹一般直接斩向了寒尘子,同时蔡丽华也是没有丝毫停顿,手腕上一个橙色手镯闪动光华,一把羽扇显化在了她手中,这是一把由七根一尺长的橙色不知名鸟羽毛组成的羽扇,刚刚一显现出,就带起了一股橙色霞光,流动莫名的契机,蔡丽华手持羽扇一扇冲着寒尘子挥出,一股巨大橙色的旋风形成,以惊人的神速卷向寒尘子,两人同时出手,声势浩大。

    寒尘子毫无惧意,他身后的湛芦此刻已经退离了他数百丈,他顾虑全消,只见他双手捏诀,一个个深奥难懂的白色符文在他身前凝形,一面百丈大的冰遁化形而出,立在他身前,同时他手中白光一闪,一面巴掌大的绿色铜镜显现,寒尘子持镜而立一股巨大的能量正在其手中的铜镜上凝聚。

    于石见自己化出的火龙被对方击溃,震惊过后再次出手,只见他双手握拳,对着寒尘子连着击出三拳,三道火光显化而出,化成了三个巨大的火焰拳头,硬生生的击向寒尘子身前的冰盾,同时橙色旋风和白色剑光也是到了寒尘子近前,三人发出的攻击一同击在了寒尘子身前的冰盾上。

    “咔嚓”冰盾破碎,但是三人的攻击也是瞬间化为无形,三人联手居然也是堪堪击破寒尘子化出的冰盾。“去死!”寒尘子没有丝毫的意外,似乎一切都在其意料之中,他手掌抬起,那块青铜小镜之上一道细小的绿色光柱以肉眼难见的速度飞快击出,瞬间到了离其最近的于石身前,于石还未反映的过来,绿色光柱便洞穿了其左肩,一片血花溅起,于石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绿光一闪其肉身迅速崩溃,化成了粉碎,只留下了其体内的一团类似婴儿形状的红光。

    “这不可能啊!三人联手都只是一个照面!”类似婴儿的红光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不甘长啸,光华一闪消失在了原地,片刻后在王少君和蔡丽华身后化形而出。

    蔡丽华和王少君脸色死沉,不敢相信这一切,原本信心满满地来追杀对方,但是现在,三人联手都没有坚持一个照面,这让他们不敢相信,一时间心中都是产生了惧意。王少君惊惧之余双眼移到了寒尘子的手上,紧盯着那块青铜小镜,全身一个哆嗦,似是猜到了什么。

    “你们三人不行!以为三个人就了不起啊,告诉你们也无妨,死在我寒尘子手中的元婴修士已经不少了,其中大半都是像你们一样的,仗着人多以为就能吃定我,呵呵,呵呵,但是结果都一样,都是死人!”寒尘子冷笑,手中的青铜小镜再次绿光闪动在积蓄力量。

    蔡丽华三人全身一颤,尤其是那于石,此刻已经只剩下了一团红光,听到寒尘子的话语立刻就向后飞速逃离而去,但是他还未逃出百丈,寒尘子一挥手,一道紫色的流光从其衣袖内飞出,瞬间到了于石身前,直接化成了一道紫色闪电,从于石化成的红光内穿透而过,红光内发出一声惨叫,随即整个红色光团一阵巨颤,崩溃成了红色光雨消散在了半空。

    “于石师兄!”蔡丽华大叫,双眼杀意浓郁充斥了之前的惊惧,她再次一挥手中的羽扇,一个橙色旋风再次化形而出卷向寒尘子,王少君脸色死沉,手持长剑连续挥出了三记,三道数十丈长的剑光充斥小半片天空,交叉向寒尘子绞杀而去,做完这一切王少君二话没说,一把拉扯住蔡丽华就向方飞速逃去。

    “王师兄,你干嘛,我们大岩门两位长老折在了寒尘子手里,我们怎么能逃呢!”蔡丽华不甘的大喝。

    “他手中的那件法宝是件传承法宝,一定是乾元宗的重要之物,我们三人前来都败了,现在只剩下了我们两人根本不可能胜,再说我们得为宗门着想,若我们都折损了,宗门没有元婴以上修士坐镇,在陈国根本难以立足!”王少君郑重的说道,他双目一闭七窍内流出了不少的鲜血,这些鲜血一流出来,迅速化成了血雾,片刻间一股数丈宽广的血雾就将王少君连同蔡丽华包裹在内,化成一道血红色的光华以比来时还要快出数倍的速度飞快退离。

    寒尘子手中的青铜小镜发出万道霞光,将橙色的旋风和三道剑芒全都击的粉碎,寒尘子凌立虚空,双目似电,望着只是数息间就已经消失在天际尽头的蔡丽华和王少君,半天没有说话。

    王少君逃出了数十里后回头一视,脸上露出一丝不解之色,此刻蔡丽华已经没有了那股要去报仇的冲劲,已经平复了下来,见到王少君的神色也是有些疑惑,“师兄,怎么了?‘

    王少君神情没有变化“寒尘子出了名的冷酷无情,即使我用了血灵遁,但是他要追上我们并不难,只需等我元气枯竭便可以轻松追上,可是现在他没有追上来,我怀疑...”

    “师兄是怀疑那三个凡人?我刚才瞄了一眼,那三个没有什么特别,只是普通的凡人”

    “不!一定有问题,这不符合常理,只有一种可能解释的通,那三个凡人有问题,寒尘子为了不离开那三人才没有追我们,两个同级别的修士的身家他不会不动心,而且,他绕道回九离也是和这三个凡人关,这三个人记住了,以后找到机会一定......

    寒尘子飞回了数百丈外的湛芦的背上,见到寒尘子完好无损的回来了,陈玲玲,陈老伯,李冲三人都是振奋无比,尤其是陈玲玲,刚才寒尘子的神勇她可是全都看在眼里,这是她师尊,震撼之余更多的是让她自豪。

    “师尊,那个火人,是不是..已经死了..啊?”陈玲玲有些颤颤的轻声问道,李冲陈老伯也是将目光移向了寒尘子。

    “不错,他已经死了,玲玲,这第一课感觉怎么样?”寒尘子对着陈玲玲似乎永远都是慈祥的,见到陈玲玲后原本冰冷的脸立马就缓和了下来,与在战斗时成明显的反比。

    “死了...死啦,刚才还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呢,还在那里说话...他不是神仙吗!”陈玲玲自语,语气有些颤抖,心情低落了不少,李冲寒尘子等人都是明显的感觉到了陈玲玲的变化,不用说陈玲玲,就是李冲也是有些失神,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一个人在自己眼前被杀,在以前的中国,要是有人杀人了,那好家伙是要坐牢的,严重的还要判死刑。

    寒尘子微微一叹“玲玲啊,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要可怕的多,你也看到了,刚才是他们找上来的,我不杀他他就要杀我,我要是死了,对于你们三个他们也不会心慈手软的,像在暮云镇你们遇到的那个地痞,有些事没办法,为了生存不得不做,你不杀他,他就要你的命,有些更是连对方的亲朋好友,宗门等等全都要遭殃!”

    “难道,杀人就是对的?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天我们第一次见面,那个全身黄光的人也死了吧,他们就是来报仇的!”陈玲玲看着寒尘子的双眼说道。

    “不错,这就是修道界,弱肉强食,只有自己有强大的实力才能生存下去,才能保护好自己的亲人朋友和宗门,你如果觉得进入修道界对于你来说不适合,你现在可以提出来,我马上放你们三人走,决不强求!”寒尘子带着一丝感慨的语气道,语气强硬与坚定。

    陈老伯与李冲同时变色看向陈玲玲,尤其是李冲,陈玲玲若是不愿意,那他也意味着与修道无缘。

    陈玲玲沉默,脸上犹豫显现之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