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十七章 仙天水体

    寒尘子一声轻叹,“看不出你心思倒是缜密,好吧!反正你迟早会知道的,你的体质是修道界千年难得一见的修炼体质,五行仙体之先天水体,我第一次见到你时要不是湛芦发生异动,还真的走眼了,湛芦体内含有上古奇兽水域真虎的血脉,对水系灵根的气息有着特别的感应,后来我仔细的探查过你,的确证实了我的猜测,你是修道界千年不见得一现的先天仙水体,天生仙水灵根,所以测灵石才会受不了你的气息直接碎裂,不要怪师尊,我的确是在看到你的体质的情况下才有了收你为徒的念头”

    “我...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先天什么..仙水体?”陈玲玲满脸的不敢相信。

    寒尘子认真的点了点头“玲玲,你不会怪师尊这么现实吧,我知道你心里肯定很不舒服,但是..,师尊既然收了你为徒,以后就会好好的对待你,决定不会有什么亏待你,包括你的爷爷”

    “我明白了,怎么会呢,我不怪师尊,师尊对我们三人已经够好了,师尊放心,我知道应该怎样的,这个先天仙水体到底有什么好处啊,是不是天下第一?”陈玲玲此刻心结已经打开,那股天真活泼的性子又上来了。

    寒尘子见到陈玲玲没有什么异常心态也是舒畅了不少,露出了一脸的慈祥和蔼,“先天仙水体万中无一,我也只是在一些古籍上看到过,修道界数千年年以来从来没有听说过哪里出了这种几乎不可见的体质,只有在一些古籍上有只言片语的记载,传闻这样的仙体一旦修炼,修炼速度会极快,而且还会随着修炼产生一些常人想象不到的惊天道境,五行仙体有金木水火土五种,你恰巧是水体。”

    “想不到我还是稀有的存在,师尊快点,我迫不及待了,那个灵动...现在就开始吧!”陈玲玲搓了搓手,一把从寒尘子手中拿过了灵动丹,一口就吞了下去。

    灵动丹入体,陈玲玲全身一颤,随后体内一股淡蓝色的淡淡霞光透体而出,寒尘子见到这一幕也是惊奇无比,在一旁小心的打量。

    “呼呼...”蓝光越来越浓,从淡蓝色渐渐的变成深蓝色,陈玲玲手忙脚乱,根本没有料到这一切的发生,但是她却没有办法控制。

    “你是,先天仙水体,灵动十分容易,好好的感受这个天地间的一切,好好的凝视自己,仔细的感悟和体会”寒尘子在一旁提醒道。

    陈玲玲点了点头,双眼猛地蓝光暴涨直接射出三尺长,陈玲玲只觉得自己的双眼似乎突然变得透彻了起来,同时鼻子,双耳的感知也是瞬间暴涨,她感受到的一切全都不一样的,眼前的空气中一丝丝白色透明的细小光点不知何时飘满了她身前,同时她体内脊椎突然一阵扭动似乎是要从她体内冲出,“啊...!”陈玲玲痛苦的一声大叫,脊椎内一条蓝光冲起,直接顺着脊椎冲上了头颅,从头顶天灵处显化而出,这是一条大拇指粗的蓝色长藤状光带,光带似海带一样柔软,在陈玲玲的天灵处露出三尺长,像极了一条蓝色树枝藤蔓,其上隐隐还有一条条的奇异纹络,显得神秘无比。

    “仙水灵根!这就是传说中的仙水灵根,果然比一般的修士灵根要不同许多,竟然先天孕育有大道纹络”寒尘子惊呼双眼都直了,脸色除了震撼就是惊讶。

    陈玲玲并没有听到寒尘子的话,此刻的她处在一个十分奇妙的境地,她完全可以感觉的到自己头顶的蓝色光带,而且十分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眼前的白色透明光点。“这就是灵气吗?怎么是一点点的,灵根,..原来长的这个样子啊,好像蛮不错的,.....”

    “玲玲,你试着控制蓝色的灵根去吸收游离的灵气,心中想就行了,只要成功吸收了一点点,就算灵动成功了!”寒尘子兴奋的提醒陈玲玲,似乎他也可以看到陈玲玲眼前的景象一般。

    陈玲玲点了点头,用心感受,心中默默的想着那蓝色的灵根,想象灵根吸收灵气的情形,让她欣喜的一幕出现了,她脑子里只是刚刚闪现这个念头,头顶上的蓝色灵根便疯狂的一卷,直接将她眼前的一小片空间中,游离着的透明白色光点给卷吸到了灵根内,灵气顺着灵根一下子就没入了陈玲玲的体内,陈玲玲只觉得体内一下子多了些东西,感觉让她十分的舒服。

    陈玲玲全身的灵光渐渐的消失,头顶的蓝色灵根渐渐缩回了天灵内,只是片刻就恢复到了正常状态。

    “成功了,你的灵根已经觉醒,灵动已成,从现在开始你就可以真正的吸收天地灵气入体了,每个人丹田都有一个气穴,又叫气海,是直接与灵脉相通的,每人吸收的灵气最终都要归人气海,丹田气海是一个修士的根本,你试试!”寒尘子心情十分的愉悦带着笑意说。

    “怎么弄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师尊你就不能说详细点?”陈玲玲嘟起了小嘴。

    “好好...”

    李冲满头的大汗,五感已经提高到了最敏锐的地步了,现在在他的眼中什么事物都放大了数十倍,五感敏锐无比,任何一点的异动都能够清晰的扑捉到,但是李冲还是没有感觉到什么灵气灵根,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数个时辰后,李冲一声闷哼,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他浑身大汗,显然是经历过长时间的高度紧张。

    “怎么了,怎么会喷血呢?李冲你没事吧?”陈老伯走到了李冲身旁,脸色无比的焦虑,他与邛业在不久前就已经回来了,见到李冲在用心的感悟都是没有去惊扰,此刻见到李冲突然喷血,连同邛业一起走了过来。

    “我...,什么都没有感悟到,现在灵动丹药效已经淡去了,我估计是没有希望了!”李冲漠然的自语,双眼发直,愣在了当场。

    “唉!灵动丹只能...用一次,机会已失,李师弟,你要有心理准备啊!”邛业声音低沉,低声劝说道。

    “什么?你什么意思,难到李冲就只能等死了吗,灵动不是有一天吗,现在还有数个时辰,一定还有机会的,对吧..?”陈老伯抓着邛业的衣服,十分的焦急。

    邛业摇了摇头解释,“这个一天是指在服用灵动丹后人可以活的时间,灵动丹药效已经失去,希望渺茫了,虽说理论上是一天的时间,但是李师弟在服用灵动丹后,在药效的增幅下都没有能够成功,就更加不用说现在药效已经失去了,灵动丹是一个引子,服用了灵动丹就意味着开始灵动,一旦药效失去还没有成功,那么常人就很难在再次靠着自己的本身去感悟了,除非是灵根资质绝佳,有了灵动丹之前药效下的经验,才有那么一丝可能,但是灵根资质绝佳又怎么会在灵动丹药效下还不能成功的呢!”

    “不就是死吗,我或许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上,老伯,帮我和玲玲说一声,很高兴遇到了她,还有你,你们两个是好人,其实在内心我已经将你们当成了很重要的人了...哈哈哈,哈哈哈”李冲狂笑,站起身来向外面跑去。

    “李冲!你回来啊!..你到哪里去...其实我也已经将你当成了亲孙子...”陈老伯哽咽的吞吐说,就要追出去。

    “老伯!不要”邛业一把拉住了陈老伯,“让他自己去静一静吧,这个时候谁也帮不了他!唉!灵动,成则入道,败则身陨!”

    “为什么?为什么?....,这就是天意吗,为什么要让我来到这个鬼地方,遇到了修士进入了修士宗门的第一天就要死!!!”李冲一路狂奔,直接朝着南侧一片看上去是丛林的地方奔去,一路上不少乾元宗外门弟子见到了李冲,都是一脸的疑惑,看着李冲狂奔的身影,有几个在议事大殿见到过李冲的内门弟子也是纷纷的面露怪异之色。

    狂奔了一阵,李冲一头扎入了雪烈峰的西侧的一片丛林,丛林树木不少,但是都不是很大,最粗的也不过碗口粗,高的则不过十丈,不少少见的奇异小生物在丛林内探出脑袋,树枝上一些灵鸟更是在李冲冲进丛林的瞬间全部飞天而起。

    李冲跑到一颗树下,一屁股坐了下去,他仰头看天,双眼通红,没有任何的动作,就这样的看着。

    脑中一幕幕的情形出现在眼前,自己第一次记忆的往事,那好像是父母吵架,他一个人蹲着门口痛哭,然后父母抱着他一起哭,再然后父母就和好了,上幼儿园...小学..渐渐懂事,弟弟出生,初中..第一次打架...,初三..,中考...,中考完答应母亲陈红和叔公学习太极拳,步入高中..,第一次见到自己心仪的女孩孙玲玲,初恋,..紧促的高中,一帮兄弟..向孙玲玲表白,遭到拒绝,陈采的穷追...高考...聚会..青铜令牌...“

    最后李冲将所有的事情都归功在了青铜令牌上,“破牌子,要不是你,老子哪里会有这么多事!将我带到了这个鬼世界现在面临死亡,干脆就不要让我活着吗!!!”李冲大叫,脸上青筋暴起,双手死死的抓着身旁的两撮草。

    时间流逝,天色早已黯淡下去了多时“估计明天日出时就是我身陨日吧!....李冲算了一下时间,惨笑道,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