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十八章 阴阳太极

    天色一片黯淡,乾元宗十二座天峰耸入云间每座都是散发着淡淡的霞光,,由于每座天峰都是高达三千丈以上,所以夜晚显得十分耀眼与壮观,今晚的天空没有月亮与星星似乎也是在为李冲悲哀,时间静静地流逝,李冲一人靠在树上双眼一直紧闭进入了梦乡。

    清风阁第三层的静室内寒尘子正在慢慢的细说着修道界的一些基础事情,陈玲玲像是在听故事坐在地上认真的细细聆听,越听越有味道,不时还疑惑的提出问题,寒尘子对于陈玲玲提出的问题则是认真的解释,没有丝毫隐藏与保留。

    一楼的大厅内陈老伯与邛业正在交谈,陈老伯满脸的愁躇,邛业也是心情低沉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谈着,气氛十分冷清。

    ..........

    第二天,遥远的天际一丝淡红色的霞光隐隐的显出云层,李冲渐渐的睁开了双眼,眼角泪水未干湿润衣服湿透了大片,竟是整整的一个晚上都在流泪。

    “这是我最后一次看日出吗?死亡的感觉是怎样的,死了一切都解决了吗,就是不知能不能魂归故里,生不能回去,希望死了可以回归吧!”李冲低声自语。

    “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阴阳动,阴阳万物本,故是万物以为动,实则时时乃为静,夜极阴,日极阳,阴阳合一时,天地悸动...哈哈哈哈,陈爷爷,以往的这个时候应该是在陪你练习太极拳吧,这个真义其实我记得很清楚了,每次故意骗你我不知道...呵呵..,我想你了。想念以前,父亲,母亲,老弟...还有...孙玲玲,可惜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我,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将这一切都追寻到底,哈哈...就让我再来耍一次太极拳吧,怀念..”李冲泪水再次止不住的往下流,他缓缓的站立起了身子。

    清晨的阳光没有强大热度,李冲感到的阳光是软绵绵的,其实李冲是因为身在高出,见到的太阳与几千丈的下方不同,下方此刻还是一片漆黑呢,没有热度的太阳照在身上不但没有丝毫的活力,反倒是隐隐的透露着一股悲凉。

    李冲摆出起手式,将已经在他脑中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太极拳式一招招的给演化了出来,身形舞动带出一种异样的曲线,太极拳与一般的拳法不一样,招式变化多端且快慢不一,似是蕴含一种莫名的大道,“啊!!!”李冲身形摆动间一声长啸,语气中不甘于不舍之意浓郁。

    “有来生,我情愿为红尘中一小卒,不求富贵,不求永生,只愿活完天赠一百年,能与亲人朋友爱人相处一生,无欲无求!”李冲热泪盈眶招式飞洒,气势时强时弱,太极拳被其练到了一个新的境地。

    天边的朝阳渐渐地爬上了山头,一丝阳光照在李冲的双眼上有些刺眼,李冲没有停止拳法的施展,在这种回忆中死去对他来说是一种享受。

    就在这时,突然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了李冲的心头,他全身猛地一阵颤抖,“是要衰老而死了吗?呵呵...哈哈..”李冲苦闷的大笑,身体移动的速度不但没有变慢反而是加快了数分。

    “嘶嘶嘶嘶...啧啧...”一阵不知名的轻微颤响突然在李冲耳边响起,正在准备等死练拳的李冲吃了一惊,连忙用眼角的余光四处一扫,这一扫他的双眼立刻铮的一下就亮了,不知何时开始,此刻他四周出现了许多一小点一小点的白色透明光华,这些透明小光点一闪一闪的正在慢慢地向他聚拢而来。

    “透明...白色..,难道这就是...灵气?...”李冲彻底的颤抖了,太极拳停了下来,他放眼扫向四周,足足近十丈内的虚空中此刻都闪现了白色的光点,这让他本来如死灰的心一下子又升起了一丝生气。

    “怎么回事,这难道真的是邛业师兄说的灵气?...难道天不绝我...”李冲满脸的不敢置信,但是脸上的神情却是振奋无比。“这是...怎么..”突然,李冲脸色欣喜的神色一凝,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看的表情,他看到近十丈的空间内的白色光点此刻突然停止了向他涌来不但如此,十丈空间的边缘白色光点不知为何正在飞快的消散,只是数个呼吸的时间外围的白色灵光就消失了两丈有余,十来丈的范围此刻只剩下不到八丈。

    李冲脸色比死人还难看,“妈的,玩我啊!”李冲一声大骂,好不容易兴起的希望之光此刻却是正在飞速的逝去,这让他心里十分不好受。

    “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灵动丹药力还没有用光?不可能啊....”一时间李冲思绪万千,各种念头在心中闪现。“啊..!”李冲一声惨叫,他发现自己的手背此刻已经出现了皱纹,一阵狂抓之下李冲从自己的头上扯下了几根头发,让他彻底的疯狂的是他扯下来的头发已经不再是黑色,已经成了灰白色。

    “怎么会这样...,!”李冲抱头痛呼,抬头间十来丈宽广的白色光点此刻已经不到四丈,他知道只要不到片刻,这些白色光点,不,应该说是灵气,就会全部消散,他这刚刚燃起的希望就全部都会破灭。

    “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阴阳动,阴阳万物本,故是万物以为动,实则时时乃为静,夜极阴,日极阳,阴阳合一时,天地悸动...”就在李冲几乎要发狂的瞬间,一道莫名的声音传入了李冲耳中,李冲仔细的一听,让他直接就是顿在了当场,“太极的真义?难道是和太极拳有关...”只是片刻间李冲就反映了过来,“一定是的...,没错..”李冲脸上再次露出激动的笑容,不再顾自己的状态,再次施展出了太极拳,随着李冲再次施展太极拳,李冲清楚的看见四周的灵气再次涌动,向他自己聚来,范围也由不到三丈再次向外围扩张。

    李冲兴奋的一阵狂笑,太极拳施展更加快,无数的灵气片刻间就到了他身前,“灵根呢?我的..灵根?”李冲突然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邛业说过灵气出现后要靠灵根吸收,可是他到目前似乎还没有见到过自己的灵根,想到这里李冲的表情就再次一沉,但是他还没有完全的将脸色沉下去,又让他一幕意外的景象出现了,只见涌到他身前的灵气飞快的围着他飞舞了起来,都停留在他三尺外,像一个漩涡,将他包围在最中间。猛地李冲头顶上方一阵颤抖,李冲下意识抬头向上看去,只见在他上方凭空出现了两团光,这两团光一黑一白,黑白两色光团都不过一尺径长,在他上方飞快的盘旋了起来,且黑白光团不停的散发出黑白色的气体,隐隐呈圆形状。

    “这是...”李冲脑中突然闪现出了一个念头,双眼直愣愣的盯着上方的黑白两色光团,要不是有了不久前停下太极拳的教训,李冲此刻早就停止了太极拳的施展,“太极阴阳鱼,阴鱼与阳鱼,这是太极...到底怎么回事?”

    灵气不断的涌向李冲,而李冲表现出来的全是震撼,此刻他已经忘记了自己的生死之危了,对于眼下所发生的一切,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这是在这个五域世界,要是发生在地球的中国,就算是有人当成故事来讲给他听他都不敢相信这种事。

    不到片刻,在李冲的头顶上方一个足有一丈来大的黑白太极图完整的呈现了出来,太极图阴阳分明,中间一条阴阳分割线,将黑白两色给隔离了开来,阴中蕴极阳,阳中蕴极阴,完美无比,李冲对太极图还是有些了解的,在中国太极图是道教的标志,是一种大道。

    太极图完整成型后在李冲的上方飞速的旋转了起来,速度之快让李冲完全看不到黑色与白色,他只感觉头顶一片灰。

    就在李冲满脑不解时,异变突起,李冲身周的灵气全部都沸腾了起来,全都疯狂的向其头顶的阴阳太极图涌去,灰色的光华大涨,太极图像是一个无底大洞,将李冲周身聚拢而来的大片灵气全都给吸收进去,李冲还是没有停止太极拳的施展,眼前的这一切虽然让他十分的不解,但是傻子都看得出来这绝对和太极拳有关,在李冲眼中这已经是他唯一的希望了,尽管他一头雾水,但是活下去的希望只要还有一丝,他都不想放弃。

    灵气越来越多,但是全都进入了太极图的腹中,李冲疯狂的施展太极拳,此刻太阳已经完全出来了,李冲头发全都白了,但是李冲却没有管这些,疯狂的施展太极拳,现在的他命就悬在一套拳法上了,足足过了一炷香左右的时间,李冲一声闷哼,一种他熟悉的感觉在他体内涌起,他先是愣了愣,随后狂喜,正是服用灵动丹后体内灵脉活性涌起的感觉,此时他的感觉和服用灵动丹时的感觉大有不同,在清风阁大厅的他虽然感受到了灵根的活性,但是具体的灵根他根本没有觉察清楚,而此时他明显感觉到了自己的脊椎内一条五颜六色的光带在蠢蠢欲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