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十九章 与天夺命

    “嗖...,”李冲脊椎内一条五颜六色的光带光华大涨,直接从其脊椎内顺流而上,顺着脊椎涌上头顶天灵,在李冲一阵莫名的奇异感觉之下,其头顶天灵五颜六色的光带直接透体而出,这是一条大拇指粗细三尺来长的奇异藤蔓状光带,光带表面闪现各色光华,仔细看的话红色和金色较为明显,比起其他各种颜色要浓郁一些。

    “灵根!!这是灵根..,从脊柱内而出,有光华似藤蔓,拇指粗细长三尺...,李冲心情振奋,想到了之前就问过邛业的话,他可以确定,自己头顶出现的光带就是自己的灵根,但是李冲他自己还没有来得及多看,让他惊骇的一幕又发生了,他的灵根迅速变长,直接就要与其头顶的黑白太极图接触到了一起,灵根的变长让李冲身子猛地一震,立时顿住了,太极拳在他这一顿间停止了施展,李冲意识到了不对,连忙向四周一扫,果然不出其预料,四周的灵气停止了涌来,李冲有些惊慌就要再次施拳,但是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此时他的身子不知为何无法动弹了,“怎么回事!”李冲自语,想强行动一动,但是却是让他失望了,他此刻动弹不了分豪,连头都是转在了一边摆不正。

    太极图疯狂旋转,只是片刻就将李冲身周的所有灵气全部卷吸一空,太极图一颤,散发出了灰色的光华,李冲的灵根此时正好接触到了灰色太极图,他的灵根由本来的三尺延长了近一半,到达六尺长,李冲从灵根显出的瞬间感知大涨,已经能感觉自己方圆近一丈的一切事物了,他自己一想也就明白了,这就是邛业所说的神识,修士特有的感知能力,也是精神力量。

    随着李冲灵根扎入灰色太极图,李冲脸上立刻显现出了难受的神色,但是因为无法动弹半分,李冲也是无奈,连惨叫都是叫不出来,五颜六色的灵根光华大涨,直接从灰色太极图内抽出了一丝灰色的气体,灰色气体顺着李冲的灵根飞快没入到了其体内,李冲神识清楚的感受到了这一切,开始一脸的痛苦与紧张,但是当灰色气体没入其体内后脸色立即来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紧张与痛苦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享受和欣喜。

    随着第一道灰色气体没入李冲身体后,李冲的灵根光华黯淡了几分,似是要隐去没入李冲体内,可是太极图却是飞快的又注入了一道灰色气体,气体随着灵根又是注入到了李冲体内,李冲一脸的怪异,根本就搞不清楚状况,突然他头顶的太极图似是发疯了一般,疯狂将灰色气体顺着灵根往他体内注入,李冲身子还是不能动弹,但是每一股灰色气体注入其体内他就会呈现一股快意,灰色气体没入体内让他感觉十分的舒服。

    灵根光华越来越淡,灰色气体越流越快,足足有一丈大小的太极图只是瞬间就缩小了三分之二,现在剩下不到三尺,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李冲五颜六色的灵根光华越来越淡,最后只剩下一条淡淡光霞的虚影,就在灵根隐去的最后一刻,李冲头顶的灰色太极图注入了最后一丝的灰色气体,太极图完全消散在了半空,李冲灵根将最后一丝灰色气体吸入,光华全部淡去,没入了其体内,灵根没入身体的瞬间,李冲身子一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他的身体竟然是已经可以活动了。

    李冲大口的喘着粗气,这几个时辰内发生的事再次让他震撼。

    他坐在地上半天没有反映过来,当无意间瞄到了自己的双手,李冲忍不住哈哈大笑,此刻他的双手竟然是已经恢复如初了,不久之前浮现的皱纹此刻完全荡然无存,李冲顿时来了劲,神识感知探出,首先是将他自己外貌看了一遍,片刻后过,李冲一脸的怪异,他整体外貌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只是一头的乌黑长碎发已经全部变成了银白色,看上去有点像少年白头。

    李冲神色一动,感受起了自己的内体,他早就在邛业那里得知这成为修士后的神识感知的神妙,只要自己想就可以利用神识探查可感知范围内的一切,自从灵根显出后他的神识感知就化生了,他神识探到身体内部,心脏,肺,等以前他做梦都不敢想象的自己内部器官出现在了他的感知之内,“这是?”李冲神识探到自己的腹部时突然停住了,在他的腹部内,此刻一团灰色的气体正盘旋着,这是一团密度十分浓郁的灰色气体,李冲下意识联想到了自己灵根吸入的灰色太极图化生的灰色气体。

    “难道?这就是吸入的灰色气体?太极图凭空而出,将大片的灵气吸入,然后灵根出现,将太极图吸入的灵气都抽到了我的肚子内,不是,照邛业师兄所说应该叫气穴,气海,这是丹田,这么说我应该算是灵动成功了,呵呵..,这真是不敢相信,死里逃生啊,虽然白了我的少年头,但是还好,没有空悲切,哈哈哈.....”李冲狂笑,一头栽倒在了地上,笑的十分的开怀。

    清风阁一楼大厅,陈老伯站在大厅门口,一双浑浊的眼睛看向天际尽头已经高挂半空的太阳眼中几滴老泪滑出。

    “老伯,节哀!李师弟他应该已经....哎!与道无缘啊!”邛业在一旁轻叹。

    “爷爷,我灵动成功了,还知道了许多的东西,师尊教了我很多很多”陈玲玲的声音在楼上响起,一楼到二楼的玉石楼梯处陈玲玲兴奋的一步步蹦下来,见到陈老伯在门口,飞快的跑了过去,满脸的欣喜之色。

    陈玲玲跑到陈老伯面前,原本欣喜之色瞬间凝住,“爷爷,你怎么啦,不高兴啊...”

    陈老伯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想强行露出笑脸,他可是不想让陈玲玲难过,但是这才发现自己根本笑不出来,做出的表情比哭还要难看。

    陈玲玲似是想到了什么,猛地在大厅内一扫,随即全身一抖,“李冲呢?爷爷...!李冲呢?”

    “玲玲...,李冲..他...,哼哼哼!嗯嗯嗯嗯...”陈老伯放声哭大哭,干瘦的身体不由向后倒去,靠在了大门上。

    “邛业师兄..,李冲呢??他哪里去了...”见到从陈老伯口中问不出什么,陈玲玲看向坐在大厅内的一张椅子上的邛业。

    “哎!他灵动失败,已经...回天无术了”邛业摇了摇头,也是一脸的低沉。

    “这,...不可能,不可能,昨天他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现在就...,不..你们在骗我..你们在骗我,你们都是骗子..呜呜呜..唔唔唔...”陈玲玲瘫软在地,伤心痛哭。

    “生死有命,成道在天,这是我们修士最常讲的一句话,玲玲,想开一些吧!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寒尘子一步一步的从楼上走下来,语气神色古井无波。

    “为什么会这样?...都是我,都是怪我,要不是我,他就不会随我一同到这里,也不会灵动失败,就更加不会死了!”

    “这个怎么能怪你呢?是他自己要来的,他一直想进入修道界,这是占你的光,你可不能这么想啊!”寒尘子走道陈玲玲身边,一把拉起了陈玲玲。

    陈玲玲神色呆滞,没有任何的正常话语,口中不断轻声地念叨着什么。

    陈老伯见到陈玲玲这幅摸样也是将伤心的面容一收,走到了陈玲玲身边,从寒尘子手中接过陈玲玲将她扶到了一张玉椅。

    “玲玲,你不要这样,你要爷爷怎么活啊,李冲他.....哎!!”陈老伯无奈的摇了摇头,欲言又止。

    “陈师妹,一切皆有天意,事情已经发生了,谁也没办法改变,你已经踏入了修道者的行列,而且还是罕见的单水灵根,还是好好的修炼......”

    “修炼个屁啊!谁要修炼,我不要,我不要,他死了...,”陈玲玲大声的冲着好心上来劝慰的邛业吼道,脑中有关李冲的一幕幕浮现了出来,自己在暮云山第一次见到受伤的李冲,和陈老伯将李冲扶回了路程不小的暮云镇天翔药斋,李冲诉说自己怪异来历,在暮云山冒死救她,那个不屈,倔强,为了一丝回家希望而不顾性命扯着寒尘子衣衫的他,那个在大街上为了她以一敌六对付地痞的他...想到这些陈玲玲泪水就滑落了下来,在她的内心不知何时已经将这个才认识不到一个月的青年摆到了一个令她自已也吃惊的地位了,这个地位几乎不比陈老伯低。

    邛业脸一阵红一阵白,一时间尽然是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对方了,看着陈玲玲伤心的模样,他不由自主想到了一个方面,但是他也没有再说什么,静静的待在一旁,寒尘子脸色低沉,站在大厅的中央,眼中不时有寒光闪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