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二十二章 宗主长老

    乾元宗主峰乾元峰,这是乾元宗十二天峰中最高的一座山峰,高达近四千丈,可谓真的是耸入云端,乾元峰顶部,也如同雪烈峰一样,建立有不少的琼楼玉宇,只是看上去要比雪烈峰更加多更加宏伟,不少的修士在天空来来往往的飞行,有男有女,男的俊秀女的柔美,“玉台楼阁随处见,人若仙子下凡尘”用此句话来形容乾元峰再合适不过。

    主议事大殿,这是乾元峰的议事大殿,与其他诸座天峰一样,乾元峰也有一座议事大殿,这座议事大殿比起雪烈峰的议事大殿要大出近一倍,因为是主峰的缘故气势不是其他的天峰可以比拟的,此刻在主议事大殿内足足坐了近七百人,与雪烈峰时不同,这里面没有穿着统一服饰的人,按照邛业所说就是至少都是核心弟子以上的存在,大殿内最上首坐着的是一名中年男子,此人剑眉星目,眉宇间隐现一股霸气,他身穿一件白色水墨长袍,留有几缕短须,气质显得尊贵无比,让人一看便是久居高位的上位者,他正是乾元宗的现任宗主洛阳风,在九离国修道界乃至附近几个国家的修道界也是名声赫赫,在他的下方两侧一共坐着六人,四男两女,寒尘子正在其中,陈玲玲此刻正小心翼翼的站在他身后,与陈玲玲一起站在寒尘子身后的还有一名年轻的男子,陈玲玲在雪烈峰的议事大殿见到过此人,也是寒尘子的亲传弟子之一,姓刘叫刘放,是与她一起来的,寒尘子要他一起站在其身后,目的明显,是因为陈玲玲。

    两名女性一名是已经头发花白的老妪,她身穿一件翠绿色绣有神凰图案的古朴长袍,头发用一根木簪盘在身后,看上去不怒自威,此刻紧闭着双眼坐在寒尘子的上首,另一名女性是位美艳的少妇,她一身粉色宫装,长得美艳动人,坐在寒尘子另一侧。

    寒尘子对面则是坐立的则是三名男性,坐在第一位的是一名头发也是花白的红袍老者,此人只有一只眼睛,穿着一身火红色的道袍,其上绣有一个太极图,他头发散乱,看上去浑浑噩噩,但是谁见到他都不会轻视,因为他身上散发着一股强烈的火灵气息,独眼内更是不时有火星子冒出,他整个人与寒尘子截然相反,若说寒尘子是一块千年不化的寒冰的话,那他则是一团无所不化的烈火,在气势上竟是隐隐地压过了寒尘子一头,此人名为烈火,是乾元宗六大长老的大长老,坐在第二位的是一名身穿黄色道袍,双眼细小,看上去贼眉鼠眼的中年男子,他留着八撇小胡子,让人见到的第一印象就像是一只老鼠,最后一位是一名中年壮汉,他个头比平常人高出两个头,穿着一个皮背心,两条比一般人大腿还粗的巨大手臂裸露在外,肌肉结实发达,看上去极具爆发力,竟是一名肌肉男。

    在寒尘子六人的下方两侧。还有一伙老者坐立,这一伙老者约有两百来人,一个个气息或强或若,都是管事一流,其中在雪烈峰议事大殿的常管事也在其中,最下方的是近四五百较为年轻的修士,明显是一些核心弟子,这些弟子没有座位,坐下全都是一个个的蒲团,都是盘坐在蒲团之上,余雨涵和郑远也在其内,此刻的余雨涵双眼余光正瞄在陈玲玲身上,眼神中充满了妒忌。

    “此次三长老从陈国回来,据说带回来了一名单一水灵根的天才少女,不知是否是身后这位?”大殿之上洛阳风语气平和,看着寒尘子道,眼角余光却是瞄在了陈玲玲身上。此言一出这个大厅内都是一片哗然,除了少数一些雪烈峰的管事之外都是将目光看向了陈玲玲。

    陈玲玲脸色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寒尘子一声冷笑,“玲玲,去,见过掌门和一干长老”

    陈玲玲有些迟疑,但是还是移动了脚步,走到了大厅中央,她冲着洛阳风和几名长老施礼一拜,“晚辈...陈玲玲,见过掌门和长老”

    “什么,她是!...单一的水灵根..!怪不得,怪不得管事们都是...”郑远低声在余雨涵的耳边念道,余雨涵没有回应郑远的话,脸色低沉的吓人。

    “哇,我们宗门又是多了一名单一灵根的天才修士”“长得也不错啊..,”“单一水灵根啊,那是什么概念,独孤豪师兄是单一雷灵根修士,在二十五岁前就到了金丹境啊,这次又出现了一个美女水灵根,不知道又会出来什么奇迹”不少的乾元宗核心弟子低声议论。

    “好!寒长老,你为为宗门立了大功,多一位水灵根的天才修士,我乾元宗何愁不兴,你有什么要求,我能做主的都可以满足”洛阳风仔细在陈玲玲身上扫视了数遍,随后似乎是确认了一般哈哈大笑。

    “我收的弟子,就不需要宗主操心了,只求宗主能够在资源方面让玲玲享有和独孤师侄一样的待遇,丹药,法宝,灵石,不要吝啬,还有就是功法方面我希望宗主能够将圣水灵决拿出,让玲玲修炼。”

    “什么?圣水灵决!寒长老,你不是说笑吧!”贼灭鼠眼道人打扮的长老小眼睛一瞪,直接瞪向寒尘子。一干大殿内的弟子也都是纷纷露出异色。

    “圣水灵决啊,这可是我乾元宗开山祖师的两大奇功之一啊,非宗主和宗主继承人不可修习,寒长老提出这个要求是不是有点过啊?”“没错啊,这样可不行,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不能破啊”“但是对方先天条件的确不错啊...”不少的人议论了起来,大多是管事之流。

    洛阳风脸色难看至极,几名长老中只有烈火,白发老妪,古井无波,没有什么大的举动。

    “师兄,你这个要求有些过了吧”宫装少妇嘴角微微动弹和寒尘子暗中交流了起来。

    寒尘子冷冷的一笑,没有多言,而是将目光投向脸色死沉的洛阳风,“宗主意下如何啊?”

    “长老前面的几个要求可以接受,但是这最后一个要求就未免有些牵强了,圣水灵决乃是开山祖师乾元神尊的成名神法,是本门的主要传承之一,陈师侄天资的确不错,但是她修炼却是不符合规矩啊!”

    “不符合规矩?少给我放屁!这不是你乾元峰一峰的宗门,是七十二峰共同的,凭什么好的都是你乾元峰的,啊,还有...,火灵峰,乾运峰!”寒尘子声音冷冽无比,语气低沉了下来。

    “师兄此言差矣,话不能乱说,我乾运峰哪里有你说的这么不堪呐!”贼眉鼠眼的道人气的八撇胡子都是竖了起来,拍椅座而起,怒视寒尘子,他是乾运天峰的峰主,号天鼠道人。

    “天鼠!你敢说你乾运峰没有暗中和主峰交换术法,还有,火灵峰!”寒尘子冷冷的瞥了一眼天鼠道人,将目光又移到了一直没有说话的烈火身上。

    烈火没有说话,独眼中火红色光华闪动,一股压抑的气息瞬间弥漫了整个大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