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二十六章 九离渊

    “这个...,也算是侥幸吧,突然灵根异动然后就灵动了,呵呵...”李冲含糊的解释道,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

    “我可是听说师尊将一部级别不低的火焚决也给了你,对你可是不菲啊,看样子你也是一个人才,不过在大厅内脱衣服就不妥了吧,陈师妹,你和一个内门弟子..呵呵也是有点开放啊,这脱衣服,,怕是对你的名声不太好”郑远语气怪怪的,含笑道。

    陈玲玲脸色一变,李冲也是顿时露出不好看的表情,一时间大厅内都静了下来。

    “这个其实李冲啊,也是第一次这样换衣服,他没有经常这样的”邛业见到场面有些僵连忙打圆场。

    “内门弟子住在我们东侧核心弟子居住的区域,门内可是没有这个规矩的...当然..陈师妹和李师弟关系好的话就另外算了,不过这也算是孤男寡女吧,郑远说的不无道理。”穿着紫色长袍的余雨涵突然笑着说,不过笑容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不善。

    “怎么回事!余师姐郑师兄,你们..你们是来...”陈玲玲脸色难堪无比,总算是听出了两人不善的语意,她虽然入世不深有些天真,但是也不是傻子。

    “陈师妹误会了,我和余师妹只是就事论事,并没有针对的意思,何况这也是事实”郑远连忙摆手,一副无辜的样子。

    “你们两位有看法的话可以保留,我这里不欢迎两位,师兄师姐”陈玲玲转头看向郑远和余雨涵,直接就下逐客令,邛业和宣武等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是不好怎么开口。

    “这...,好吧,师妹,既然你下逐客令我们走便是,不过规矩就是规矩,就算你是修炼的好苗子也不要太过于冒头,灵根资质好并不代表一切,在这个宗门,实力才是一切,哼!”余雨涵轻轻地在陈玲玲耳边说道,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大殿内的人全都是听的一清二楚,李冲脸色死沉,没想到这个女子居然说话这么刻薄,这明显就是找场子的吗。

    余雨涵转身向外而去,走之前还不忘用鄙视的眼神看了看李冲,郑远叹了口气跟着余雨涵离去。

    “我...得罪过他们?神经病!...”李冲内心十分无语的一声大骂,冲剩下来的宣武几人微笑的点了点头,“各位师兄师姐不好意思让你们看笑话了,我还有要加紧修炼,不奉陪了”说完李冲就直接就上了清风阁第三层,走到了闭关的静室内。

    “妈的,什么事啊,刚出去透透气,就有人来打击,我操,实力,实力才是一切,早晚我会超过你们的,什么核心弟子,我才不稀罕!”独自发了一阵牢骚后李冲静了下来,将灵元丹的丹瓶给拿了出来。

    “灵元丹是给内门弟子发的,内门弟子大部分都是化气五层的修士,这灵元丹内门弟子每月都只能发五颗,药力对我的帮助应该是不小的,邛业说让我到达化气都没问题,看来要快点的将这些东西炼化了”

    李冲暗自思量,随即倒出了一颗灵元丹,这灵元丹不过指甲盖大小,通体淡白色,不时闪动淡淡的灵光,还散发着一股令人陶醉黯然幽香,李冲只是轻轻的闻了一口这灵元丹的香气,顿时就是一阵口水狂流。

    灵元丹入口即化,李冲这倒是有些意外,这是他第一次服食丹药,没有什么经验。

    灵元丹化成一股洪流直接从李冲的口中就流入了其腹中,李冲只觉得自己腹中一热,他忙神识内试,在他腹中那灵元丹化成的丹液此时发着耀眼的白光散发着强烈的灵气,似是一团灵气结晶突然华开了。

    强大的灵气使得李冲全身都是一阵的颤抖,没有犹豫,李冲运转火焚决,丹田一团熊熊烈火燃起,直接就将灵元丹的丹液给包裹在内,烈火不止,将一丝丝的白色丹液直接的炼化成一丝丝的白色灵气,这些白色灵气刚刚一化出来就融入了李冲的肉身经脉内,然后顺着经脉流到了李冲的灵根内,不过这次并不是完全从李冲的火系灵根中穿过,而是从整条五颜六色的灵根中穿过,而且李冲的灵根内并没有如同吸入外界灵气那般灵根内燃火炼化灵气,灵气十分顺畅的就从其灵根内流入了他的气穴,随着白色的灵气流入气穴,李冲丹田气穴内的灰色灵气越来越多。

    两个时辰后,李冲腹中火光渐渐褪去,原本包裹着的灵元丹丹液,此刻荡然无存,其气海之内灰色灵气此刻比起之前浓郁了将近两倍,灰色的一大团翻滚不定。

    “哈哈哈哈,灵元丹不愧是给内门弟子服用的,我的修为应该到了引气第二重了”李冲睁开双眼,脸上露出极为兴奋的神情,运转灵力之下整个人气势都是一涨,“神识,神识尽然可以延伸周身两丈范围了,修为突破神识也增长了,而且还只是服用了一颗灵元丹,果然,修炼资源对于修士也是极为重要,这灵元丹炼化尽然是纯粹的无属性灵气,整条灵根都可以顺利通过,要的只是功法的炼化速度而已,没想到啊,丹药果然是好东西”

    李冲没有停顿,第二颗灵元丹又接着入口,体内熊熊烈火再次涌起.....

    九离渊,九离国最著名的地方,这是一条长达万里宽达数里的纵天沟壑,像是一条蜈蚣趴在一块豆腐上,若是在九离渊高空往下看,显得十分显眼,九离渊处在九离国国土的最中央,像一条天然形成的沟壑也不知道到底有多深,渊内不时往外面冒着黑色的浓雾,九离国凡人还好都认为九离渊是天然的幽冥鬼地,在数十里外就不敢靠近了,但是九离国的修士包括听闻过的九离渊的附近数国的修士那都是十分了解九离渊是个什么地方,禽过必坠,兽入必死,低阶修士要是从九离渊上空过去,那十个也是八个失踪,不少高阶修士都曾经去探查过九离渊但是却都什么也发现不了,什么也查不到,只能草草了事。

    此时,一道紫色长虹划破天际由远到近直接向九离渊方向而来,这是一把紫色的飞剑,剑身长达三丈足有丈许宽,通体紫光缭绕,不时还涌现一个个奇异的符文。在紫色飞剑上此时站立有三人,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身穿一身紫色华丽宽袖长袍,短须虎目,全身上下都散发一股强大的气息,在其丹田处时而有紫光闪动,丹田内似乎是有一团不小的紫色华光。在他身旁两侧各站了一名年轻的修士,两人服饰统一都是蓝色的,其上各一把锋利的宝剑状图案,不时有宝光流动,在上衣的左胸处还用古朴的文字写有天剑二字,若有九离国的修士的见到这几人一定会很吃惊的认出这是与乾元宗并立的九离国三大宗门天剑门的修士。

    紫色飞剑不到数个呼吸的时间就到了九离渊附近的上空,“师尊,这是九离渊啊,传闻不到金丹境界一般修士从其上方飞过,十个九个死,悬的很呐!”紫衣中年人身旁一名年轻的天剑门修士有些兴奋的说道。

    “可不是吗,听闻诡异着呢,一般的金丹修士都不敢轻易的从这上空飞过,不过咱师尊是什么人物,小小的一道深渊还不是轻易的飞过,呵呵呵...”另一名年轻修士恭敬的看着紫衣中年男子,语气中尽是讨好之色。

    紫衣中年男子倨傲的撇嘴一笑,但是他笑容还没有止住却是突然的一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