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二十七章 渊变

    见到紫衣中年男子神色凝住两名年轻天剑门弟子立刻发觉了不对,“师尊,怎么啦?”

    “下面!”紫衣中年男子脸色森然,无比凝重的说道,随即紫色飞剑立刻一顿,散发出一股耀眼的紫色光华,光华化成了一个紫色的灵光光罩将整把飞剑都照在了其内。

    两名年轻男子立马向下方的九离渊看去,这不看不要紧,一看顿时就是脸色骤变,“呼呼呼....”一股黑色的阴风从九离渊内狂喷而出,化成了一个足有几十丈大的黑色飓风风卷,正气势滔天的向上空而去,就像一个巨大的黑色漏斗,直接向上空罩去。

    “这是!怎么回事...!”两名年轻的修士两条腿都是在打颤,双眼瞪的老大,看着下方突然发生的这一幕。

    “何方道友,在此作祟,我乃天剑门紫闽,既然对我出手了,那就请不要藏头露尾!”紫衣男子一声长啸长袖一甩,一道紫色的剑芒化形而出瞬间化成数十丈长粗直接劈向卷来的黑色飓风,紫色剑光滔天带着强大的灵压直接就与黑色的飓风撞在了一起,紫黑两色灵气乱串,整片小空间都是一阵颤栗,相持片刻后黑色飓风胜过紫色剑光一筹只是和紫色剑光相持了不到两个呼吸的时间就将紫色剑光压制,大有将其击溃的样子。

    紫衣男子紫闽脸色更冷,张口喷出了一团紫色的光霞,紫光散去竟然是一把蛇形紫色长剑,长剑刚一显现,紫闽就一把将其抓在了手中,他抬手挥剑向下一斩,蛇形紫剑上大片的紫色奇异符文化形而出,符文迅速化成一道三尺来长的剑芒,似乎要将空间都划破一般直接就飞到了黑色飓风前。

    “轰!”一声震天闷响,符文剑芒与即将击溃紫色巨大剑芒的黑色飓风撞在了一起,一股更加恐怖的灵力波动扩散而开,黑色飓风奔溃,化成无数黑色的霞光渐渐的消隐,紫色的剑芒也是消失不见。

    “天剑宗的剑修法门的确不错,但是你还是不行!哈哈哈哈!”一道尖锐的历啸之声从九离渊内传出,一道黑光冲天而起,瞬间就到了紫闽身前百丈处,其内隐隐可见一名身穿黑袍的男子。

    “什么人!找死!”紫闽脸色阴沉无比,他感受到了一股危机感,原本倨傲的脸色已经荡然无存,未等对方多说,他一剑斩出,想先发制人,一道带着强大灵压的紫色剑芒直接斩向黑光。

    “不自量力!”黑光中黑袍男子轻视的一笑,未等紫色剑芒临近,身形直接凭空消失,见到这一幕紫闽脸色骤变,似是觉察到了什么,手中蛇形紫剑之上无数的紫色符文幻化,在他身前化成了无数道细小的紫色灵光飞剑,像是一道紫色厚墙立在其身前。

    “砰砰....砰..!”刚刚幻化出的无数紫色灵光飞剑突然崩溃大片,紫闽身前半丈处黑光一闪黑袍男子直接显化身形,他刚一显化身形,一只左手直接就击向紫闽,速度极快瞬间就到了紫闽身前。

    紫闽脸色巨变,对方的这么一手让他手足无措,躲避明显来不及的他,手中长剑一横挡向黑袍男子击来的左手。

    “铛!”一声仿若精铁相击的碰撞之声响起,黑袍男子的左手直接与紫闽的蛇形紫剑硬憾了一记,紫闽身形倒退,直接口喷鲜血,手中的蛇形紫剑光华黯淡灵光大失。

    “啊!...啊...”两名天剑门的年轻弟子见到其师尊不敌,反映迅速,直接化成了两道长虹向两侧分别逃遁而去,口中发出惊惧的惊呼。

    “哈哈哈!!!”黑袍男子大笑出声,手却是没有停顿,向着一侧的一名天剑门弟子抬手一点,一道黑色的华光从其手指中飞出,瞬间追上了那名天剑宗弟子,直接没入了其后背,天剑宗弟子全身一颤连声音都没有来得及发出直接爆裂开来,化成了一片血肉碎末。

    “啊!!”另一方的天剑门弟子刚好回头见到了这一幕,脸上冒出了一颗颗豆大的冷汗,速度更加快的向前死命逃遁。

    “哈哈哈,回去告诉你们天剑门,我是竹子乌,黑盟长老,让几大宗门给我等着,等着我黑盟君临整个九离国!!!!哈啊哈哈”黑袍男子狂笑,没有再去管逃走的天剑门修士而是冲其一声大吼。

    “黑盟!!你们...,”紫闽脸色苍白,小腹内紫光耀眼,他冷冷的盯着名为竹子乌的黑袍男子,眼中怨毒之色浓郁。

    “你不过是一条小鱼,你的死才能钓来大鱼!”竹子乌鄙夷的看向紫闽,缓缓的探出自己的左手,黑光一闪他的左手之上竟是恐怖无比的生长出了一层鳞甲,这些鳞甲并不大,一片片的都只有指甲盖大小,通体乌黑,散发着一股若有若无腥味。

    紫闽见到这手生鳞甲的一幕猛地打了个哆嗦,后背发凉透出了一层冷汗,他哆嗦的一张口其腹内的那团紫光直接被其喷了出来,紫色霞光炫耀夺目,直接映透了半边天,紫色霞光中间是一颗鹅蛋大小闪动无数细小符文的丹珠,紫色丹珠一出,一股比起紫闽发出符文紫剑芒强上数倍的灵力威压铺卷了开来。

    “直接用出了金丹啊,还是快碎丹成婴的金丹,也算是小鱼中的优良存在了,但是.....还是不够!”竹子乌有些意外的瞄了一眼紫闽喷出的紫色丹珠,玩味之色浓郁了几分笑道,随即他直接化成黑光冲向已经受伤的紫闽。

    “狂妄!”紫闽震怒,他怎么也算意外金丹后期圆满的大修士,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打击让他实在是难以忍受,直接控制喷出的金丹向竹子乌撞去,无数的紫色光霞带着强强大的灵威,铺天盖地的涌向竹子乌化成的黑光。

    黑光一闪,没有等紫闽的金丹霞光卷到身前,竹子乌又是凭空消失不见,紫闽微微一愣随即立刻就反映过来,手中的蛇形长剑爆发万道霞光,无数符文从其上涌出化成了一个紫色的光罩将他包裹在内,他才刚刚做完这一切,在他右侧黑光一闪竹子乌身形显现,布满鳞片的手爪直接就抓向了他,紫色光华闪动,只是瞬间的功夫,竹子乌的手爪就抓到了紫闽身外的符文光罩上。

    “轰!”紫闽浑身一颤,竹子乌的手爪直接破开了其身外的紫色符文光罩,一把就抓在了他的头颅上。

    竹子乌手爪一握,紫闽双目凸出脑袋直接就碎裂成了数块,同时他祭出的金丹光华一顿全部消散,化成了一颗鹅蛋大小的紫色丹珠,掉落而下。

    竹子乌另一只手随意一卷掉落的紫色丹珠直接就被其摄到了手中,一把将无头的紫闽身上一个乾坤袋扯了下来,手爪轻轻地在邛业身上一拍,紫闽全身黑光一闪,直接化成了飞灰。

    与此同时九离渊之下黑风再次涌起,几道人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