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三十七章 见老伯

    “怎么了?邛业师兄,你没事吧,不是说高手全在乾元峰吗,蛮原峰和火灵峰什么意思?难道还有像独孤豪师兄那样的存在?”

    邛业看着李冲,眼中露出一股回忆过去的迷蒙,“十年一次的诸峰年轻一代高手比试在三年前举行,十二天峰都派出修龄不满四十的弟子参加,结果,进入前十的十名中有七名是乾元峰的,另外三名,一名是我大师兄莫梓,一名是火灵峰的年轻一代翘楚程炎,最后一名...是蛮原峰的...一个疯子...”

    “疯子?难道疯子也可以参加?李冲怎么听都有些糊涂。

    “他叫金城,是一个同时修炼道法和炼体的变态!”

    “什么叫做同时修炼道法和炼体啊,师兄你说明白点,我越听越糊涂了”

    邛业缓缓的恢复了过来,歉然一笑“修道者中呢,还有一种专门修炼肉身的修士,统一称为体修,他们以淬炼自己肉身为主,将吸收的灵气大部分用来融入肉身,走的是肉身证道的路,与我们专门修道法的不同,他们往往肉身强大,但是灵力却是比不上我们修道者,而且战斗往往只能近身肉搏,依仗肉身强大取胜,但是金城却是个变态,他同时修炼两法,法体双修,要知道法体双修有多难,修体非大意志力者不可行。”

    “如果是这样那最多说他是一个脑子不好使的人,怎么说他变态是个疯子呢?且按照你所说,那他应该是修炼缓慢啊,怎么他还能进入前三呢?”李冲摸了摸头,不明白邛业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啊,不知道他修炼的是什么鬼功法,变态的让人无语,修体和修道同时进展,速度还不慢,他比试时已经是凝气巅峰的存在了,据说也困了好久了,迟迟没有结丹,那次比试,他和独孤豪争夺最后的第一,独孤豪那时虽说刚刚结丹,但是在同辈弟子中也是无敌的存在,比试和他交手的弟子,从来都没有能坚持十个呼吸的,但是金城却是和他硬生生的坚持了一炷香的时间,他不要命,打起了真的是不要命....”邛业语气深沉,眼中仿佛还闪耀着那场大战的场景。

    “听起来好像真的不错啊,金城?以后要是能见识一下就好了”李冲暗自思量,两人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雪烈峰的入口处,这入口处在东南方,上雪烈峰的路啊是螺旋形的,外门弟子多数都是引气期的,而且数量不在少数,这螺旋形的阶梯路道便是上下山的唯一通道了,李冲两人来到了这雪烈峰的入口,这里立着一块玉制牌楼,其上写着雪烈峰三个大字。

    “到了牌楼外就可以飞行了,李师弟,我带你一起去飞”到了入口牌楼邛业看着李冲道,此刻他已经恢复了正常,露出了他的招牌笑容。

    “我已经学了御虹术了,虽然还没有试过,但是应该自己可以的”李冲认真的说,随即其脚下一片火红色的光霞卷起,直接将他给托了起来,李冲缓缓的升空,一下子就上升了七八丈高“不可置信的看了看下方,李冲哈哈大笑了起来,这是他靠自己第一次飞了起来,照实令他兴奋无比。

    邛业淡然一笑,身下土黄色的灵光一闪,整个人飞天而起,瞬间就到了李冲身边。

    “李师弟,没想到你第一次试用御虹术就成功了,一般的人就算领悟了御虹术也得在低空好好的试炼一番,你倒是不错啊,直接就这么轻松的飞了这么高啊!”

    “那当然,其实啊,我虽然资质差了点,但是领悟力还是不错...啊!”李冲话还没有说的完,脚下一轻直接就向下到载而去。

    邛业咧嘴大笑,身形一闪,在李冲将要落地的瞬间一把将其扯住,“还是我带你去吧!”邛业善意一笑,一手提着李冲化成一道黄光一跃就是百丈,朝着雪烈峰旁边的一座小山头而去。

    这是一座不到百丈高的小山包,其上绿色成荫,隐隐有药香透出,李冲老远就闻到了,两人不久后降落到了这个小山包上。

    小山包上有灵雾缭绕,将山包正中给遮住了,在外面难以看到其内的情形。

    “陈老伯就在这里面?”李冲仔细的探出神识,但是只能覆盖身周十一二丈内的范围,根本够不着灵雾内部。

    “不要费劲了,这灵雾布置了禁制,神识和一般的术法攻击都是能够隔绝的,你别说神识够不着,就算够得着也没有用”

    “那我叫老伯出来?”李冲犹豫了少许说,说完就要大声叫。

    邛业摇了摇头,从腰间乾坤袋内取出了一张淡绿色的符箓,嘴角动了动后,一股淡黄色的灵气注入其上,绿色符箓光华一闪,化成一道绿光直接飞入了灵雾内。

    “这是?....”

    “这叫传音符,是一种最低阶的法符,是用来近距离传讯的,只要用神识将要说的话说出,这传讯法符就能够将话带到”邛业解释。

    片刻后白雾色灵雾一阵翻滚,露出了一条通道,一男一女两名年轻的修士从通道内走了出来,两人都是穿着内门弟子的服饰,长相都是普通并不出众。

    “见过两位师兄,陈老有请”两名年轻修士走到了邛业两人面前,其中那名年轻女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李冲神识一扫,这两人修为都不高,引气七八层的样子,这神识,能够感应出和自己一个境界的或比自己境界低的修士的修为境界。

    邛业在前,李冲在后,两名外门弟子扫尾,一行四人走入了通道内。

    在迷雾通道内走了约百来丈,李冲只觉得前方一亮,一股药香扑面而来,李冲舔了舔嘴唇干咽了一颗口水。

    这是一个占地并不大的田蒲,总共都只有千丈左右的范围,其中八成的面积被分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方形药田,每块药田内都是或多或少生长了一些各色各样的灵药,丝丝的药香正是从这些灵药上飘出的。

    李冲放眼一扫整个田蒲,在最角落搭建有两间简陋的屋子,两间屋子都是用木板搭建而成的,看上去并不怎么华丽,反倒是十分的质朴。

    “李冲,邛业,你们俩来了啊,呵呵呵...”陈老伯那略显沧桑的声音从一间简陋的房子内传出,随即从其内走出一人,正是陈老伯。

    “老伯,你还好吧?”见到陈老伯李冲倍感亲切,直接就迎了上去。

    “你小子上次走了就不回来了,是将我这把老骨头忘掉了是吧?”陈老伯装纯一副生气的样子,撇着嘴道。

    李冲自然知道陈老伯这是故意的,嘿嘿一笑,没有多说。

    “陈老,怎么样,灵药还好吧?”邛业走上前来,笑着问道。

    “还好,有两青年人帮我,没什么”陈老伯开心的一笑,领着李冲两人先是在几块药田内转了一圈,随后带到了房子内。

    一呆就是一晚,李冲和陈老伯邛业聊了许许多多的的琐事,倒也是别有一番趣味,其中涉及到灵药方面的,这个自然是陈老伯的主聊了,还有修道界一些七七八八的琐事,这个则是邛业的话题,李冲提问倒是挺多说话最少,其中让他无语的是陈老伯一个普通的凡人,知晓的比他还要多,也难怪,陈老伯看的东西比他多多了,三人聊的很带劲一直到第二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