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四十三章 冰火两重天

    “呵呵,了当了?我问你啊,陈玲玲死了吗?”余雨涵笑道,神色颇有些意味。

    郑远有些发愣,”我说余师妹,你不要开玩笑啊,李冲死了也就死了,就算是陈玲玲知道了,我们两人身后有家族支撑,峰主也不会要了我们的命,但是若是将陈玲玲给弄死了,可不止是雪烈峰,那……整个乾元宗,都会翻了天!”

    “不就是咯!这是你自己不敢吗,可不能怪我...,郑远,我机会可给你了,你自己看着办”

    郑远有些震怒“你是在玩我!”

    “玩你?我可没有这样说,是你自己一厢情愿而已...”余雨涵嘿嘿一笑,语气略带讥讽。

    “我!......”郑远脸色沉了下来,脸上对余雨涵的深情全都淡去了。

    “郑远,这样,如果呢,你将陈玲玲给我弄的离开乾元宗的话,我保证和你结成道侣,不要说我没给你机会..呵呵”说完余雨涵也没有顾郑远死人一般的表情,直接化成一道流光飞离了这个小山头。

    原地只留下了一脸无奈的郑远。

    冰火寒潭内,一块丈许大的白色坚冰沉浮在碧绿色的寒潭水内,白色坚冰并不透明,其内隐隐冰封着一个白色的人影,正是被王浩扔入冰火寒潭的李冲。

    冰火寒潭深不见底,白色坚冰一直都呈下降趋势向不停的向下沉。深不见底的冰火寒潭下一片漆黑,因为太深的缘故,光线照射不到寒潭深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原本漆黑无比的冰火寒潭深处底部隐隐的有一点红色光点闪现。

    随着白色坚冰不断向下沉落,原本细小的红色光点越来越大,不到半个时辰原本细小的红色光点已经由原来的星点大小,逐渐变化到了碗口大,同时,冰冷无比的冰火寒潭底部一丝丝的热力隐冒出。本来寒潭应该是越到底部就越寒冷,现在水温确是隐隐约约的上升里起来。

    又过了将近小半个时辰,“咕咕咕...”碧绿色的寒潭水沸腾了起来,,原本碗口大的火红色光点,此刻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火红色的水底火焰岩浆海。

    火红色的岩浆海冒出恐怖的汹涌火焰,将上面冰冷的寒潭水烧的水泡直冒,原本的阴寒之气全部丝毫不剩,谁也没有想到这冰火寒潭底部却是一副火焰岩浆的世界,水火交替但是火并没有湮灭,反而是更加的炽热。。

    火红色的岩浆翻滚着恐怖的岩浆气泡,将寒潭水烧的无比炽热,整个寒潭底部被火红色的岩浆映得一片通红,同时因为不停水火交替,冷热冲击,一个个寒热交替的水漩不时从底部卷起,水泡直冒之下,寒潭底一片混乱。

    “呼呼呼呼....”一个水漩从岩浆上席卷而起,包裹李冲的白色的寒冰正好处在漩涡之上,一下子就被吸入了漩涡内。

    因为岩浆的缘故,导致冰火寒潭寒潭底部水温出奇的高,与冰火寒潭的寒截然相反。

    整个冰火寒潭上下是冰火两重天,上层的寒冷水层呈现碧绿色,下层的岩浆底部则是呈现火红色,冷热交替颜色相互映衬,变化的十分的诡异。

    白色坚冰被卷入冷热交替的水漩内后,随着水漩不断的冲刷,飞快的融化,水漩汹涌,肆虐无比,在冰火寒潭底部毫无规律的疯狂乱撞,只是短短的半柱香间,白色坚冰就完全的化了个干净。

    李冲的尸体本来已经被冻的冰冷僵硬,但是此刻却是已经软了下来,显露在了外边,随着水漩的冲击不断的在水底来回游走,四处乱撞。

    寒潭底部不知道有多广,比起寒潭外面要广阔的多,李冲的肉身随波逐流,被汹涌的寒潭水冲击的像是在暴风中断了线的风筝。

    突然,一个反水旋从冰冷的寒潭上层卷下,直接将李冲给吸到了上层,李冲的肉身从火红色的岩浆底部再次归到了寒潭上层,原本软了下来的李冲肉身再次僵硬,一层层的冰凌再次浮现在其身上,不到片刻再次化成了一尊冰雕。

    寒潭底部不平静,水花四溅交替翻转,这一冷一热两种属性的寒潭水似乎是在争抢资源,一时间寒水占上风,上层的寒冷水面会不时的卷下反水漩,一时间下层的火属性岩浆占上风,则会卷出许多的热水漩,两者时强时弱。

    李冲一会冻成冰块一会又被卷入岩浆水层,真正的冰火两重天交替进行。

    时间无休无止的过去,李冲的肉身也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次的冰火的交替席卷,一时冻成冰,一时又在无比炽热的水内蒸腾。

    冰火寒潭外的天空渐渐的黯淡了下去,一天的时间在修士的眼中,仿若白驹过隙,只是眨眼一瞬。

    参事阁内,李管事一脸肃然的坐在他静室内的一张宝座上,在他下首王浩一脸冷清的恭敬站立。

    “你是说李冲没有在冰火峰,那他去哪里了!冰火寒蚕怎么样了!”李管事面无表情,语气十分的冷。

    “我今天一早去就冰火峰了,在那里等了他许久,但是他一直没有出现,我也去西阁找过,他不在”王浩道。

    “你不知道去问其他的弟子吗,怎么可能莫名失踪呢!”

    王浩一副已经尽力了的样子,“我也想啊,但是他入门不久,没有什么人和他走的近,所以也打听不到什么”

    “放屁!一个活生生的人,怎么可能消失,我不管,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给我将他找出来,这可是件麻烦事,处理不好你我都遭殃殃!”李管事气呼呼的大声怒道。

    “放心...,我会尽力的,不过冰火寒潭那里...是不是应该在叫人去接手,冰火寒蚕的卵已经开始孵化,已经来不及收了”王浩似是想到了什么轻声问道。

    “现在内门弟子已经没有多余的的人接手任务了,今天张厉倒是来了一趟了,他接手的丹坊已经到期,我想叫他先去顶替一阵,你看怎样?”李管事犹豫了少许淡然的说。

    “张厉?可行倒是可行,不过他会接手吗,以他的状况,这饲养冰火寒蚕的任务怕是不会放在眼中”

    “我传音给他,他应该会给我面子,实在不行在给他加三成灵石就是了,倒是你,李冲现在失踪,上面查下来肯定会和我们参事阁扯上关系的,所以此事你务必弄个明白”

    张厉点了点头,反身离开了这间静室。

    冰火寒潭底,李冲的肉身不时的被冷热交替着,现在的李冲,全身发白,就像是已经在水中泡发了的老尸,早已失去生气多时。

    夜幕彻底的降下,十二座天峰和六十座地峰隐隐的有华光透露,高空一轮弯月缓缓的显现,皎洁的月华洒落大地,冰火寒潭水面,一百颗冰火寒蚕卵此时已经有不少都是破开了卵壳,一条条白色半尺长的白色蠕虫浮在碧绿的水面上,看上去就像一条条比寻常普通白蚕大上许多的巨蚕。

    这些白色的巨蚕浮在水面上,丝毫不惧冰火寒潭巨寒的样子,反倒是一副如鱼得水的模样,不停在水面翻滚游动着。

    月华流殇,一道月华直接照在了冰火寒潭水面上,整个冰火峰一片寂静,只有低空之上寒风和热浪的呼呼风声,冰火寒潭底部异变骤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