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四十七章 九天无道 自当逆伐

    裂火依旧一动不能动,他盘膝坐在静室内,身子被黑白太极图的道韵压制,分毫不能动作,此时的他,双眼火光直冒,体内元婴震颤不已,符文无休无止的透体散发而出,整个人似乎随时都会崩溃一般,他心中大骇,根本无法解释此刻事情的缘由。

    寒尘子身前的丹炉此刻早已经火光褪尽,原本飘散四空的药香此刻已经消散的一干二净,寒尘子像是一块千载不化的寒冰,整个人寒气四溢,体内的元婴震颤不稳,身体散出白色的符文充斥满了静室,静室的墙壁全部都是冰棱层层,一片冰天雪地的模样。

    乾运峰天鼠道人,蛮原峰的蛮阳,乾元峰的洛阳风,韩婆子...整个乾元宗元婴境界的修士全部都是出现意外,被压制的一动不能动,连外界发生了什么事都根本不知道。

    突然之间,整条延绵十数里的乾元山脉一阵晃动,整个乾元宗全宗都是动乱了起来,天空不知什么事化成了青色,一片延绵百里的巨大青色云团盖满了整条乾元山脉上空,天空青云密布,整个天地顿时一暗。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常管事看向天空,独孤豪等人也是纷纷脸色凝重,四处打量,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根本就是始料未及,同时更多的华光从四面飞起,一时间整个乾元宗感受到了这一切的修士全都是面露异色,能够御虹的全部都是御虹而起,修为低的弟子则大部分恐惧嘶吼,找安全的地方躲,因为大地此刻似是活了,抖动更加的剧烈了。

    冰火寒潭底部,李冲体内的黑白太极图猛地一顿,黑白华光颤抖,包裹的灰色光罩突然崩裂,灰色光华四溢,看上去有几分逃窜的意思。

    李冲身体外的青色小人站立在青铜令牌之色,双手捏诀,八个古朴无华的青色光字化形而出,浮在了青色小人身前,同时原本一直双眼紧闭的李冲双眼微微一动,睁开了双眼,他眸子中两道紫芒一闪而过,映在他眼前的是一片碧绿,同时还有些森冷。

    “我这是在哪里啊,是死还是活”李冲眼睛才刚刚睁开,脑子中就闪现出了这样一个念头,他明明记得自己是在青色的世界被鬼附身,随后世界毁灭,他也一同消失了,但是他下一刻睁开双眼却是眼前一片碧绿,一时间让他缓不过神来。

    “这是在冰火寒潭内,这是寒潭水,没错,就是这里,我还活着,哈哈哈..,李冲低声轻语”他试着探出自己的神识,一如既往,他的神识将他周身三十丈范围内的一切都给看在了眼中,但是这一看,他就是面目一凝,瞬间呆滞。

    此时的他啊,的确是在冰火寒潭里面,不过诡异的是他周身四五丈范围内没有一滴水,仿若有一个隐隐的无形光罩,将寒潭水与他分隔了开来,,如果光只是见到这个李冲也还可以接受,毕竟这修道界神奇的事情太多,这个反而算是平常,但是他神识清晰的看到了他不远处的青铜令牌和青色小人,那八个大字李冲自然也看在了眼中。

    “见鬼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牌子,令牌,破牌子....死青铜令牌,他妈的你让我回去啊,都是你让我到达的这个鬼地方,让我回去!...!!!”李冲发疯一般的怒吼,他想动弹,想去抓住那让他遭受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青铜令牌,但是他发现自己根本就动弹不了,整个人就像是一块木雕,一动不能动。

    李冲不知道为什么青铜令牌会出现在他眼前,但是几近疯狂的他什么也没想,身子动弹不了,这让他大怒。

    急促间他想调动自己体内的灵力,他神识连忙入体,要调动灵力,但是他神识一入自己的气海,他又是神色大变,此时他的丹田一片灰色,两滴灵气液踪迹全无,只有一个巴掌大的灰色太极图在颤颤巍巍的转动着,不时有黑白灰三色的灵光闪现。

    一股莫名的道韵从这太极图上透发,李冲双眼发黑,有直接晕倒的冲动,这才刚刚一醒,本还以为自己没死,想好好的高兴一场,但是身前的这一切莫名的变化却是让他目瞪口呆完全不能够理解。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啦....我的灵气呢,...,死牌子,都是你...说话啊...把我带到这个地方,修炼什么啊,还没有修炼个什么名堂出来,差点就被人给害死啦!你到底想要怎么样...啊....!”李冲发疯似得大声叫道,双眼两道紫芒透体而出。

    “九天...无道,自当...逆伐!”突地,一道并不大却让人由心震颤的声音传入了李冲的耳中,原本还满腹牢骚的李冲顿时停止了嚎叫,他神识紧紧地锁定在一旁青铜令牌之上的那个青色小人身上,他听的真切,这道声音是那青色小人发出来的。

    “鬼东西,你说什么,你......会说话啊”李冲双眼瞪得老大,额头上一层冷汗,像爆豆子一样冒出。

    “九天无道,自当逆伐!!!”李冲双耳耳膜嗡嗡直响,耳朵内鲜血缓缓的流淌而出。

    “啊!”李冲双目圆睁,一层紫色蒙光溅射四耀,似乎脑袋被重锤猛击了一下一般,整个脑子炸开了锅。

    “九天无道,自当逆伐,九天无道,自当逆伐,九天无道,自当逆伐,九天无道,自当逆伐,九天无道,自当逆伐,......”一声又一声重复的声音传入李冲双耳,每一句都似是一道晴天霹雳,直接劈在李冲脑子里,李冲口鼻溢血,脑中这两句不断的响起,一时间整个个人完全的蒙了。

    趁着李冲发蒙,青色小人似乎是等待已久一般,化成一道青色的气锥,直接冲入了李冲的体内,青色气锥不过小拇指大小,进入李冲体内后直接冲着李冲的脊椎骨而去。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李冲虽然之前神识锁定了青色小人,但是青色小人速度太快,他神识根本还来不及反应,这一切就已经发生了,青色气锥仿若无坚不摧的利器,直接就破入了李冲的脊椎骨。

    青色小人化成气锥后原本一直在李冲耳朵内响彻的那两句话也随之消失,李冲反应了过来,但是等待他的却是一阵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想象一下脊椎骨被一道尖锥破入,那是何等的痛苦。

    李冲惨烈的一声狂吼,脊椎内灵根闪动五颜六色的光华,随着青色气锥的钻入,藏身其内的灵根一阵哀鸣,被青色气锥层层击溃,只是不到片刻间,李冲原本并不怎么样的灵根就全部消失了,只留下了一层淡青色的淡淡光华。

    破开李冲的灵根后,青色气锥仿佛还不死心,直接后续勃发冲入了李冲的脑袋内,李冲痛苦之余也是紧紧地盯着青色气锥的一举一动,见到青色气锥直接钻入脑袋内,想死的心都来了,脑袋是什么,就算是修为再高,脑袋没有了那也是必死啊,想到这里李冲无奈的双眼一闭,连脊椎被破灵根被毁之痛也忘记了。

    “怎么回事?半响过后,李冲突然的睁开了双眼,有些想不明白,因为青色气锥钻入他脑袋后并没有将他的脑袋爆开,而是光华一闪直接消失不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