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四十九章 紫雷神眼

    李冲面目狰狞,整个人身上散发淡淡的紫光,双眼内紫色的神光流转不息,“怎么回事,叫你将我弄上去,对我做了什么?”

    几经透明的青色小人并没有打理李冲的意思,“九天无道,自当逆伐!乾坤大道,逆乱阴阳!”青色小人喃喃自语,随即身形全部消散,化成一道无形透明的气流,卷起包裹李冲的透明光罩,直接向着上方冲出。

    “什么意思,什么乾坤大道,喂....绿色小鬼,说清楚啊..!”李冲将绿色小人所说的话听的一清二楚,顿时露出疑色,大声的嚷嚷道,但是消失的绿色小人并没有再次出现。

    “哈哈哈,你这是要将我送上去啊,哈哈哈,太好了...”看着在自己身体外流逝的碧绿色寒潭水,李冲兴奋的大笑,虽然他对于发生的这一切,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但是目前的情况明显,自己是在往上升,这是要脱离冰火寒潭。

    也不知道这冰火寒潭到底多深,李冲一直在上升,但是还根本没有到达出口的意思,一时间李冲倒是清闲了下来。

    李冲神识随意探出,想要看看这包裹着他的透明光罩到底是什么,但是他神识才刚探出,瞬间就被透明的光罩所阻,李冲并没有因为神识探不出去而有什么奇怪,反倒是觉得正常,不过李冲还是一脸怪异的表情,因为就在刚才动用神识的时候,他觉察到了其眉心的神识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完全的变成了紫色,让他更加惊骇的是在三十来丈广的神识海中间竟然有一点青色,李冲仔细看去顿时心中波涛汹涌,那点青色居然是一株三尺来高三寸来粗的青色莲花。

    青色莲花通体青色迷雾缭绕,不时泛出淡淡紫光,神秘异常,它就像是万紫霞中一滴绿,驻扎在李冲神识海的最中间,一株独尊。

    “青莲?神识海怎么化成了紫色,...一定是青色小人和那青色世界的鬼附身所致,不过神识也没有什么异常啊?李冲无语,将神识运转到五官之上,以前只要这样做他五官的感知就会大增,但是当李冲神识运转到五官的瞬间,李冲立马就感觉到了不对,他双眼两道紫色的光华直接射出,完全无视透明光罩一般。

    “轰!!!不远处的寒潭水一阵翻滚,一个巨大的水漩瞬间化生,直接将整个寒潭的底部都弄得汹涌澎湃,李冲经过双眼明显的感觉到了外面潭水的巨大能量席卷,他不敢想象要是这紫色的光华击中自己,那他会是什么样子。

    “这双眼放紫光,怎么和那青色的鬼与青色小人一样啊,这是神识的力量?不应该啊!”李冲怎么也想不通,一时间不由疑惑了起来,同时他清楚的感觉到了自己神识海内紫色的光芒黯淡了不少,整个人更是有些昏沉。

    “再试试”李冲深沉的点了点头,神识再次运转到双眼之上,两道紫色的光华再次射出,速度奇快就像雷电一样几乎是瞬间就至,“轰!又是一股碧绿色的寒潭谁波砰然炸开,整个寒潭的底部,气泡翻滚。

    李冲一阵失神,随后像是捡到宝贝一样,哈哈狂笑,这紫色的双眼攻击神通,威力的强大让他感到无比的诧异,他有信心,就算是王浩被他这样击中,那也会瞬间身子奔溃,化成碎末。

    “你速度像雷电一样快,就叫你紫雷眼吧,没想到啊,青色的小人还给了我这么厉害的神通,以后就可以多几分底气了,哈哈哈,哈哈哈不过为什么我头这么痛呢,有点想睡似得.....”

    冰火峰上空一干乾元宗的高层几乎是全都到了,其中陈玲玲竟然也在,她一席水蓝色的长裙,如仙子羽化而立,超凡脱俗间,身上更是隐隐有一股空灵气息散出,整个人看上去不由让人产生一种想与她亲近的奇异感觉。

    乾元宗的高层全都是聚集在了一块,不是长老就是管事,似乎是在商讨着什么事,一干年轻的核心弟子则是在外围,其中大都是分成几个群凑合在一块,交流修炼的心得,其中最为显眼的就是独孤豪,陈玲玲,一名身穿火红色长袍的年轻男子,一名身穿一身金色战甲的年轻男子,还有一名身穿一身雪白似雪华丽造袍的白面年轻修士。

    其中独孤豪身周围绕的人最多,各峰的弟子都有,许多服饰不同的内门弟子都是围绕他,像是众星捧月一样,也难怪宗主继承人,谁不想巴结。

    陈玲玲也认识不少的人,她虽然此刻修为并比不上独孤豪,但是灵根资质摆在那里,以后至少也是一个元婴修士,那也就是长老级别的存在,何况人长得无比的美丽,不少年轻的修士自然是大献殷勤,围着陈玲玲的大部分是雪烈峰的弟子,还有不少的其他诸峰弟子,陈玲玲面对这些她并不怎么交熟的人,没有板着脸,而是带着迷人的微笑。

    陈玲玲眼睛瞄了几眼几个最显眼的人群,几人她都认识,其中那名火红长袍的年轻男子叫程炎,是火灵峰烈火的得意弟子,据说就要突破金丹了,不久前他还专门来见过她。

    金色战甲男子名为金城,是蛮原峰蛮阳长老的大弟子,听说修炼了道法的同时还兼修神秘炼体术,是乾元宗年轻一代第二大人物,实力也处在金丹的边缘,不过陈玲玲听说此人性格比较孤傲,不愿与人多说话听说除了他几名关系较好的师弟,一般不与人说话,但是不久前也是和蛮阳专门见过她,虽然对方话不多,但也算是认识了。

    雪白造袍男子陈玲玲最熟,雪烈峰大弟子也就是她的大师兄,名为莫梓,修为也在宗门年轻一代可入前十,陈玲玲与他见面不少,莫梓十分的照顾她,不过大多数时间对方都是在闭关,他身边不少的女弟子围绕,一副香饽饽的样子,也难怪,莫梓光论长相的确少有人可以比拟,要是李冲见到一定会大骂一句娘娘腔的小白脸。

    还有不少的弟子人气很旺,但是都没有这几个人旺,独孤豪这几人可以说是乾元宗的风云人物,风头的确十分的盛。

    “怎么样,有没有察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现在整个宗门的核心实力都出来了,连闭关的豪儿,和正在潜修的玲玲师侄,莫梓等人都惊动了,一定要查清楚!”乾元峰宗主洛阳风胡子乱糟糟的,语气凝重的对着一干乾元宗的高层道。

    韩婆子神色异常,右手几个指头不断的在掐指算着,一副街头算命的架势,突然,韩婆子双眼瞄向乾元宗的山门外,脸色有些难看。

    韩婆子的神色变化,不少的人都是看在眼中,宫装少妇有些不解的问道“寒长老,什么情况,你对天机术向来有研究,是不是算到什么了?”宫装少妇名为花五艳,是乾元峰秀丽峰峰主,也是乾元峰长老之一。

    众人都是将目光转移到了韩婆子身上,就连一直和韩婆子不对头的烈火也是脸色凝重。

    “不速之客到访,就在我们乾元宗外百里范围内,我耗损了不少的元气推演出来的,这个人和我们宗门的气运有些联系”韩婆子缓缓的说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