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五十章 逃离生天

    “和我乾元宗气运有关,到底什么意思,韩长老还请说的清楚一点,关系到宗门气运可不是小事!”一名乾元宗管事有些急切的说道。

    韩婆子瞄了一眼这名管事,面色有些冷淡,“说的倒是简单,你以为我已经到天机宗师的境界啦?,想算什么就能算出!”

    “到底怎么样师姐,宗门今天发生的事是不是和此人有关?”寒尘子也是有些紧张,轻声的问。

    “不知道,我天机术造化不深,只能算出这么一点点,不过我想应该和他脱不了关系!”韩婆子对寒尘子态度要好得多,淡淡的说。

    洛阳风双眼向着宗门外看了一眼,又扫了一眼在场的诸多弟子语气郑重的道“所以修为在凝气期以上的弟子,执事,管事,长老,随我出山门,搜查方圆百里,凡是有异己,杀!”

    洛阳风这一声,充满了宗主的威严,听到的所以弟子都是全身一震,一个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走!”洛阳风率先动身,他化成一道金光,直接向乾元宗山门方向而去,紧接着是六大长老,众管事,弟子...“一时间整个乾元宗上空无比的璀璨,各色光华闪耀,像是一道道色彩各异的流星,划破天际,全向着山门而去,剩下的一些修为没有到达凝气期的弟子都是纷纷朝已经远去的凝气期修士投去羡慕的眼光,陈玲玲修为不够,还没有到达凝气期,摇了摇头,直接化成一道水蓝色的长虹,向陈老伯的小林峰而去。

    不久后原本聚集在冰火峰附近的所有弟子,也是纷纷的离开了此处,现在七大元婴修士出来了,在有什么事也扛得住,他们原本担心全部都消失一空。

    冰火峰废墟上空,只是短短的半个时辰间,原本数万人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

    “咔,咔!!”几声是冰块碎裂的细小声音在冰火峰废墟下响起,开始还是若有若无,但是随着时间的过去,突然,一声十分清脆的冰裂之音传了出来。

    “靠!怎么整座山峰都塌陷了,地震了?修道宗门也会地震?开什么玩笑!...”李冲埋怨的话语声在冰火峰废墟内传出,紧接着,“轰轰隆,轰隆,隆”一声声爆炸声传遍冰火峰周遭,一个个火球在冰火峰废墟的底部爆炸开来,一层层火焰气浪席卷,无数的碎石飞天四散,一道红色遁光从废墟内部冲出,紧接着光华褪去露出了一个土头土脑的白发年轻男子此人正是李冲。

    李冲衣服破烂,头发散乱,整个人灰头土脸的,就像是一个街头叫花子一般,他刚刚一冲出来立马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副耗损过剧的样子。

    此时的李冲,手中抓着一块火红色的灵石,一丝丝的灵气飞快的被他吸收,他丹田气穴内,灰色的两滴灵气液,此时已经隐隐有丝丝的灵光闪烁了,比起在冰火寒潭的底部状况要好上了不少。

    原来,李冲在使用完紫雷眼后,就从腰间的乾坤袋内取出了一块火属性的灵石,开始恢复灵气,不久他就到了冰火寒潭的入口,冰火寒潭的入口被许多的碎石冰块给封死了,透明的光罩勉强将封死的入口破开,随即也消失不见。

    李冲兴奋之余更加是心惊胆战,因为透明光罩只是将他送到入口的边缘,他后方就是寒气森森的冰火寒潭,李冲在这种情况下拼命的使用在与王浩交手是顿悟的火指化球术,硬生生的炸出了一条路,来到了废墟外,火指化球是化气期的术法,对于李冲化气二层的修士来说耗费颇大,李冲灵气恢复的本来就少,几番轰炸下,李冲刚刚恢复的微弱灵气顿时又是消耗的七七八八了,一时间有些虚弱。

    李冲双掌之间火红色的灵光闪烁,他手中的灵石之内火红色光华越来越少,在不到半柱香后完全的化成了灰烬。

    李冲有些流口水,这灵石果然是好东西,要是换成他自己慢慢的吸收天地灵气,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可以恢复灵力。

    “不对啊,灵石虽然好炼化,但是也不应该有这么快啊?”李冲突然感察到了不对,因为一颗灵石的灵气量,对于化气一层的修士那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但是他只用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完全的炼化了,这有些不符合常理。

    “什么人,居然在冰火峰下!”不远处数到华光飞向李冲而来,只是片刻就到了李冲的身前,来人一共七名,都是身穿灰色的外门弟子服饰,为首的是一名光头中年修士,此人一身的肌肉结实发达,就是看上去有些呆呆的,其他六人三男三女,都是将目光放在了李冲的身上,不过都没有说话,一副以光头汉子马首是瞻的样子。光头汉子双眼直勾勾的盯在李冲的身上,有些惊惧的,几人明显是听到了冰火峰这边有动静而来。

    “我是李冲,接取了宗门任务饲养冰火寒蚕,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山崩地裂,我被活埋在了里面,昏迷了,你们几人可知道到底怎么回事?”李冲见到这几名外门弟子并没有闪现意外之色,反而倒是有些随意的反问,他早就划算好了说词。

    “李冲?不认识,你到底是谁,是不是敌对势力派来的奸细!”光头汉子摸了摸铮亮的光头,仔细的想了想,证实自己确实不认识李冲后,大声嚷嚷道。

    李冲先是一愣随后欣喜的哈哈大笑,“终于有人不认识我了,呵呵,终于啊!!!”

    李冲这样一说光头汉子更加的想不通,敲了敲自己的脑门看着李冲低声轻语道,“脑子有毛病啊,这...傻子...‘

    光头汉子身边一名长相普通的年轻女修有些疑惑,随后嘴巴动了动,却是在用神识和光头汉子暗自交流,神识交流李冲懂,这个一般又叫神识传音,除非修为高出传音者许多或着修习有某种专门破解别人传音的术法,否则外人根本就不会知道对方说什么。

    光头汉子嘴巴也是微微的动弹了几下,随后现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原来是李冲师兄,失敬失敬,你这内门弟子专属的衣服实在...有些不好辨认,抱歉其实你的大名我早就听闻了,不好意思,没有认出来..哈哈..”

    李冲一头的黑线,对方这说法实在让他无语,李冲摇了摇头想着现在不要计较这么多,“冰火峰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说!”

    光头汉子有些凝重,看了看四周,随后声音全无,只是嘴巴在微微的的动弹,李冲耳边瞬间就传来了光头汉子的声音。

    “这个,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光头汉子一五一十的将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李冲听的是越来越吃惊,到最后几经呆若木鸡。

    “没想到,今天乾元宗发生了这么多的事,一定是那黑白太极图和青铜令牌搞得鬼!”李冲心中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明显这一切不是巧合,只能归功于最神秘的的青铜令牌和黑白太极图。

    “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李冲压抑的一声咆哮,他精神上已经不知道受到了多少的冲击,一时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光头汉子几人看着李冲发狂的神情,都是面露不解之色,其中光头汉子还不时嘀咕两句,“我不是告诉他了吗?还要找人,不是脑子有病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