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五十二章 战陈玲玲

    李冲做了个鬼脸,手指连点,一条条火焰长链像是一条条长长的火焰长蛇,狰狞肆虐的游走四面八方,从不同的方向攻击向陈玲玲。

    陈玲玲从容镇定,一个蓝色的水罩从她头顶撑起,像是一把伞一样将她紧紧地包裹在内,一条条火焰长链冲击到蓝色水罩的罩壁上,水纹闪动,将火焰全部湮灭,如同李冲之前的攻击一样,消失不见。

    “我的水幕罩专门针对火属性术法攻击,你这道术法不怎么样,而且最主要的是你的修为相差我太多了!”陈玲玲露出无比灿烂的笑容,看着李冲呵呵笑道。

    “给我来了个全面的防护术法!算你狠”李冲牙根子都是咯吱的咯咯作响,他停止了施展火指术,体内灵气运转的路线一变,手中一个火焰光球蒸腾而起,正是火指化球术,这招是强攻型的术法,以威力据称,李冲见到全面的术法对陈玲玲无效,想直接以点破面。

    李冲不知为何,灵力运转的速度快出了许多倍后,术法的施展奇快,而且控制的得心应手,原本许多不明白的地方都是大概清楚了,这些本来都应该是神识增强后才能体现出来的,而神识的提升一般都是修士境界增长才会呈现,可是他修为和神识并没有增长,李冲十分的不解,思前想后,只好将这个归功于神识海的变化。

    看着李冲击发的火球,陈玲玲首次露出了几分重视,只见她双手掐诀,全身水灵气息无比凝实。

    “水裂!”陈玲玲一声娇嗔,双指交叉,向前一划,两道水蓝色的灵光交叉成十字形,飞速李冲击发的火球射去。

    “轰!”蓝色灵光似两道利剑,直接将火球斩碎,火球在半空轰然炸裂而开,强大的灵气席卷向四方,将附近的一些碎石震成了齑粉。

    “退开!”光头男子招呼另外几名弟子,直接御虹而起,李冲和陈玲玲的战斗虽然没有让他们感到承受不了,但是受到波及还是有些影响,所以光头男子索性叫众人退开。

    “不错,不错,这火球的威力不小哦,李冲,看来你很努力嘛,呵呵,不过你打不过我的,还是算了吧”陈玲玲较有兴致的点了点头说道。

    “玲玲,来一击最强大的术法,看看我能不能挡住,全力哦,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刚才你根本就是没有出全力!”

    陈玲玲看着李冲,有些尴尬“不要开玩笑了,最强的一击我自己都控制不了,你承受不住的,不要这样”

    “你放心,我难道会找死吗?我就是想试试我到底能够承受怎样的攻击,放心,我有分寸的”李冲正经的说,说话间身前浮现出了一面巨大的火盾,火盾看上去凝实无比,仿若就是一面真实的盾牌,同时李冲将那把邛业给他选取的宗门法器寒光剑取到了手中,关于法器他也知晓了一些,可以增大修士攻击的威力,有些甚至可以激发炼制法器材质的本身威力。

    李冲祭起寒光剑,丹田内灰色灵气液散发出一丝丝灰色的灵气,灵气经过其青色的灵根,运转出来后化成了火红色,与李冲以前没什么两样,灵气注入寒光剑,寒光剑上寒光暴涨,在李冲身前飞旋,一股不弱的灵力威压荡漾在李冲身周。

    见到李冲做出了迎战的准备,陈玲玲还是有些犹豫不绝,不过当陈玲玲扫见李冲眼中的坚定神色后,又是叹了口气。

    “小心啦!全力出手我真的控制不了的”陈玲玲再次劝道,但是李冲回复她的还是那对坚定的眸子。

    “怒浪翻天!”陈玲玲见劝解无效,也不在扭捻,双手在身前化出一个古怪光符,随后其身周遭的无数蓝色水灵气疯狂的向着她身前的蓝色光符聚去,一团水蓝色的光波瞬间在李冲身前成型,那个古怪蓝色光符之上一股恐怖的灵压顿时扩散四周,冰火峰废墟上大片的碎石滚落,靠得近的一些甚至直接崩碎。

    “符文,这是符文...是符文啊,不是只有在金丹修士才能发动的吗,这是金丹修士才能使用的符文神通啊,怎么可能,陈师姐怎么可能用出符文神通?”光头汉子双目瞪得老大,颤颤微微的说道,其他几名弟子也是满脸的不可置信。

    符文,是修士最为神妙的神通,一般是修士功法中记载的最核心的东西,符文蕴含天地间的规则,每种功法的出世都是创功者对所创功法的感悟,符文可以刻入法宝,法器,符箓,阵法,是修道界无人不知的东西玄之又玄,但是要直接凝出配合术法击出那是只有到达金丹境界的修士才能做到的。

    符文攻击可以说是金丹修士的明显标志之一,见到陈玲玲用出符文攻击,光头修士几人想不惊讶都难,连李冲也是无语。

    庞大的威压仿若要将这冰火峰废墟再次崩碎一样,陈玲玲脸上肌肉抽搐,一副十分吃力的样子。

    “李冲小心啦!”陈玲玲牙关紧压硬逼出来几个字,接着她向着李冲一点,身前蓝色符文带着蓝色光波直接冲李冲飞快击去,一股仿若身临大海般的感觉在李冲心头浮起,一股强大的危机感笼罩他全身。

    蓝色光波仿若携怒海而来,威势无比强烈,直接冲击到了李冲的身前的火红色盾牌上,无声无息盾牌化成光雨,消散一空,蓝色光波并没有停止前进,继续迎向李冲。

    “好强大的术法,这是....恐怕就连一般的凝气期的修士都不一定能接的下来啊,符文啊,这是符文攻击!”那名短发修士干咽了口口水,死死的盯着陈玲玲与李冲两人的战斗。

    李冲神识控制着寒光剑,向着蓝色光波力劈而去,同时双指连动将自己的施法速度提到了巅峰,一个个簸箕大的火球不断的凝出,全部砸向蓝色光波,一面面的盾牌不断化生,阻挡在其身前,只是片刻间,李冲一共释放出了近二十来道术法。

    “我是..眼睛花了,还是在做梦啊,这..这施法速度,不是人啊!”光头汉子呆呆的痴声出音,看着李冲的施法速度,连话都似乎说不清了。

    陈玲玲双眼放光,李冲的表现让她大感意外,她自信在服用了五颗大炎造化丹后神识增强了近一倍也没有李冲施法快,李冲这种速度,根本就是骇然听闻。

    “铮!”的一声精铁猛击声响起,寒光剑带着不弱的力量与蓝色光波迎面对撞了一记,但是就像是蚍蜉撼树一样,直接被击飞出去了好远,灵光黯淡,插在远处的地面上。

    “轰轰轰轰....”寒光剑被击飞后紧接着的火球与蓝色光波碰撞到了一起,一团团烈焰爆炸而开,产生的爆炸之力明显不弱,全部都冲击到了蓝色光波上,蓝色光波任然没有散去的迹象,只是隐隐约约的蓝光有些黯淡下去的样子。

    李冲御虹飞退,同时拼命的激发火指化球术,他速度奇快无比,几乎是瞬间就一道,不断的化出火球向蓝色光波冲击。

    蓝色光波虽然是光华有了黯淡的趋势,但是速度并没有变慢,飞快的向李冲拉近距离,两者本来相距只有不到十丈,瞬间就拉近到了七丈。

    李冲脸上露出了焦虑的神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