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五十五章 林峰死

    “啊!”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怒嚎响彻天地,红疤手一扯,直接将林峰的左臂膀给撕扯了下来,顿时鲜血洒落半空,林峰一声哀嚎,直接向下坠落而去。

    “林师叔!”随林峰而来的几名弟子见到林峰惨败,连忙惊呼出声,但是迫于红疤的霸气都是不敢近前。

    林峰向下方的山林间掉落,手中绿色木剑光华黯淡,他的右臂已经连通衣袖消失的无影无踪,鲜血不时的冒出,就像喷泉一样。

    “是你自不量力,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去死吧!”红疤一声厉吼,整个人化成一道火焰长虹卷起一股火焰旋风,直接向下方急降而去,林峰还没有落地,红疤就已经到了他上空。

    因为手臂被撕掉还没有完全的恢复过神的缘故,林峰面露恐惧的神情,之前的冷漠完全消隐,死亡的压抑充斥了的全身。

    “呼!!!”火焰一卷,直接将林峰卷在了其中,只是短短片刻,林峰就在火焰中化为飞灰,原地之留下了三件东西,一颗拇指大小的绿色金丹,林峰的那把绿色木剑,还有一个五色的乾坤袋。

    红疤全身异像全部退去,化为了原本的模样,他手一卷,将三件东西全部收入了囊中,直接头也不回的向一侧的天空而去。

    “师叔!”几名乾元宗弟子见到大敌已经离去,连忙飞到了林峰化灰的地方,但是此时的林峰根本就是连灰都没了。

    乾元宗山门前,十来名乾元宗高层聚集在此,其中独孤豪,金城几名年轻的弟子也在,另外就是七名元婴级别的大修士。

    “几位长老,我是感到了莫名的大道大压制,所以根本无法动弹,不知道你们是?”洛阳风眉目似剑,淡然的说道。

    “我也是,大道!不过,道境这种玄奥的东西,一般的修士怎么可能引动呢?传说至少要至道境界的盖代人物才内运转自如的”天鼠道人摸着自己的鼠须不解的道。

    “难道说我乾元宗来了那样的绝世人物?他借助大道的力量压制住了我们七名修为最高的元婴境界修士?”蛮阳摸着他那比寻常人大出不少的脑袋,有些傻愣的说。

    “呵呵,不要说至道境界的人物数千年都不见得一见,就算是真的出现了,他要灭掉我乾元宗也是轻而易举,何必费力压制住我等”寒尘子语气森冷没有好脸色的说。

    “不错,我想应该不会是这样,而是另有什么隐情,而且我隐隐的感到了我乾元宗即将面临一场大劫难,这可能还不止是我乾元宗,这个九离国都会陷入危机之中。”韩婆子面色郑重,双眼中隐有异光流转。

    “什么?大劫难?韩长老你的天机术难道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大劫难你都能够感应的到?”天鼠道人语气怪异的说,同时有些不信的意味。

    “信不信随你,反正我没有骗你们的必要,还有,我已经感应到了大难将至,,不过具体还是不清楚,我想和我算到的那个人有关”韩婆子都没有正眼的看天鼠道人,而是对着其他的几人道。

    天鼠道人脸色发白,明显被无视让他十分的羞愤,他和韩婆子向来是不和,此次对方当着这么多人这样说,明显就是不给他面子。

    天鼠道人冷不丁的瞥了一眼韩婆子,不过确是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还是一股不相信的神情。

    就在这时,远处有人飞速的向这边飞来,边飞还边大声的吼道“林峰师叔被人击杀,有可能就是细作!”

    “什么?”一干乾元宗高层全部都是脸色巨变,其中独孤豪更是身上隐现一股狂暴之气。

    远处出声的人不久就到了洛阳风等人的身前,这是一名不过三十来岁的内门弟子,正是林峰一行人中的一个。

    “发生什么事了!说!”蛮阳声音有些粗暴,直接大声出口。

    “启禀宗主长老,我和林峰师叔......”来的内门弟子将林峰死的前前后后都详细的说了一遍,说完脸上冷汗直冒。

    “林峰死了?”天鼠道人像是吃了死老鼠一样,回想起韩婆子之前的话,原本不相信韩婆子的决心隐隐的动摇了。

    “你是说来人全身鳞甲,修炼的似乎是火系功法?”烈火一直没有出声,此时却是好奇的开口。

    “不错,林峰师叔说他是妖修,想要看看他的本体”来人又加了一句。

    “妖修?”寒尘子有些意外,同时看向其他几名长老。

    “既然是火系修士,那我们就去看看吧!”烈火似是思索了许久了,眉心一股神念波纹扩散开来,直接将场内所有人都笼罩在内,同时众人脚下一股火光一闪,一块足有三十来丈大的火焰圆形阵图虚影显化了出来。

    阵图散发火红色的华光,其上符文密布,隐隐约约有莫名的强大契机透出。

    烈火灵力从双脚涌入了脚底的阵图内,原本看上去还有些虚化的阵图突然变得凝实,只是片刻就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红色平台,洛阳风一行人全部站立其上,在烈火双手两道法决打出后,阵图之上红光大涨,其上的所有人瞬间全都消失不见。

    红疤神色匆匆,脚下一件火红色混天绫飘舞,卷着他飞速的朝乾元宗反方向而去。

    正飞行间,几道白色的人影从红疤是正前方飞来,这是三名乾元宗内门弟子,一个个都是雷厉风行手持法器。

    “你是何人?居然在我乾元宗山门外这么..嚣..”三名内门弟子话都还没有说完,红疤遁速奇快瞬间到了身前,根本没有搭理这三人的意思,直接手一挥,一片火焰卷出,直接将三人化成了飞灰。

    红疤神色更加的仓促,发疯似得飞速遁走。

    “既然来了就不要急着走吗!”一道冷漠的声音响彻在这片虚空,红疤前方数百丈外一个圆形大火红色平台凭空显化而出,其上寒尘子一伙人正用异样冷漠的眼神盯着红疤。

    红疤身形连忙顿住,心胆皆寒,前方突然出现的几人让他产生了一股身临死境的感觉。

    红疤仔细的扫过寒尘子一伙人,越看越是心惊“我操!我还什么事都没有来得及做,就惹来了这么多的老怪物,什么事啊!”

    “你是何人,为何来我乾元宗捣乱,还杀我管事!”洛阳风此刻发挥了一宗之主的威严,他剑眉紧促死死的盯着红疤。

    红疤干咽了口唾沫,强行定住了心神,“哼!谁规定这片山脉不能住人,这又不是你乾元宗山门内!再说,被我杀死的那人也是自己先动手的”

    “哦!那你杀我宗管事还有理了!”洛阳风语气无比的森冷,一股澎湃的气息在他体内扩散而出。

    “你...你们乾元宗不会人多欺负人少吧,堂堂元婴大修士,和我一般的见识,不怕传出去丢入吗!”红疤嘴角抽搐了一下,不由向后倒退出了几丈。

    “哈哈哈哈,你若是修士那当然,不过你是妖修,规矩就另算了!”天鼠道人细小的双眼眯成了一条缝,略有笑意的道。

    “你能杀林峰,看来修为至少也是金丹中期至少,正好给我练手!”突然洛阳风等人身后走出了一人,正是独孤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