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五十六章 溪河

    独孤豪一脸的倨傲之色,看着对面的红疤,玩味之意无比的浓郁。

    “你....,哈哈哈,不过金丹中期的修为,也敢如此的嚣张,你的几位长辈这样对我说还可谓,你...凭什么”红疤扫了几眼独孤豪有些不屑的说。同时,他衣袖中一块玉牌不知什么候被其取了出来,他藏在袖子中的手一用力,玉牌上一道裂缝裂了开来。

    “我不配?哈哈哈哈,试试就知道!,独孤豪一声哈哈大笑,直接奔红疤而去,他身上几条金色的闪电长链像是真正实体链子一样,狂卷而出,直接轰向红疤,带起一股无比霸道雷电之威。

    红疤脸色一凝,丹田火光四溢,鳞甲战衣再次浮现,他双爪齐挥,一道道凌厉的锋芒射出,与雷电长链撞击在了一起。

    “轰隆”天空一颤,锋芒与电链发出激烈的大碰撞,狂爆的能量似是要将这天给击碎,两人激烈的交战在了一起。

    不远处寒尘子等人正在直直的注视着这一切,都是没有出手的意思,洛阳风更是面露欣慰。

    “这是一头妖鳄化形,修为到了妖丹境了,而且还是后期,实力在金丹境界中怕是少有敌手,独孤豪倒是不错,与他战的不分上下”韩婆子点头轻语,看着独孤豪与红疤大战,也是有些许的赞赏之意,其他的人也是纷纷的点头,对于独孤豪都是面露赞赏。

    金城脸色沉重,看着独孤豪与红疤大战,脸色阴沉无比没有任何的表情。

    蛮阳注意到了金城的神色,微微的叹了口气,金城是他的弟子,他对其最为了解。

    “宗主,长老,弟子还有要事,想先行告退”金城缓缓出声,脸色有些苍白。

    洛阳风等人都是将目光转移到了金城的身上,几人对视了一眼,洛阳风点了点头。

    金城躬身施了一礼,随后脚下金色的华光一卷,带着他直接飞向了远处。

    “哎,金城这孩子,心中有压抑,迟迟没能结丹,好好的一根苗子啊,再不结丹就晚了!”洛阳风叹声道。

    “哼!还不是独孤豪,要不然他金城,早就结丹了,哎!”寒尘子也是有些惋惜,眼睛扫了扫洛阳风,又看了看与红疤战的正酣的独孤豪。

    “这怨不得谁,心境上有缺陷,影响到了修为,只能靠自己,对了,韩师姐,你有什么看法,天机术有用吗?”蛮阳无奈的说,将目光放在了韩婆子身上。

    “天机术,像是一片**大海,我只不过取了其中一小滴海水,以我天机术的造化根本无法算到这些,我看过了金城的命相,他如果遇上了生命中最重要的那颗星,那么前途无量,甚至可以傲视一方,但是如果没有遇上,那么则是碌碌无为”

    蛮阳,连同其余的人都是脸色一变,“什么最重要的那颗星,能不能说清楚?”

    韩婆子摇头“只知道大概,无法确定,有些东西根本是无法窥探的,即使是真正的天机师,修为至高无上,也不可能完全透析一件事,最多就是有些感应”

    “天机术!唉,我们都是外行,不懂,不过希望金城真的可以遇到生命中的那颗星”洛阳风淡然的说,众人也是点头,再次将目光放到了独孤豪的战场。

    此刻的红疤和独孤豪两人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两个人都是全力出击,金色闪电和火红色火焰四处狂卷,整个半空都被灵气肆虐的压抑压得发颤,修为低一点的修士都难以近身。

    “吼!!!”一声狂啸震颤天地,一条巨大的奇异巨兽虚影显化在了红疤身后,这是一条巨大鳄鱼一样的巨兽,巨兽通体火红色足足有三丈长,面目狰狞无比,全身鳞甲森森,四只巨爪锋利的寒光毕露。

    “鳄甲真身!”红疤一声低吼,向前一抓,身后的巨大火红色鳄鱼虚影突的动了起来,巨大的鳄影四只爪子齐出直接向独孤豪冲去,带随一股滔天的气势镇压向前。

    独孤豪双目无比的凝重,体内一颗金色的金丹直接从其口中喷出,金丹之上无数细小的雷电跳动,随着金丹的祭出,一张雷图渐渐的在独孤豪身前凝形显化。

    这是一张足有五丈大的圆形阵图,阵图由无数细小的雷电组成,一股恐怖无比雷罡气息弥漫阵图四周,独孤豪双手凝出了几个古朴的符文,符文颤抖的飞入到了雷图内。

    雷图发出一阵嗡鸣,直接迎上了巨大的火红色鳄影,雷火两种不同的力量发出了巨大的碰撞,直接将下方的一个小山头都震的粉碎。

    红疤和独孤豪同时倒飞了出去,这一番相斗下来却是不相上下的样子。

    “小子,你的确有些本事,修为比我低,却是能和我斗个不分上下,呵呵,不过我不想和你斗了,因为我可以走了!”红疤身影一动,直接向后退出了百丈,他脸上原本的惊惧已经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劫后余生的爽快表情。

    “你能走的掉吗?今天必死!”独孤豪倨傲无比,在他看来即使自己对付不了这个妖修,现在宗门这么多的高手在此,红疤怎么也不可能逃掉。

    “好大的口气,必死!你们乾元宗门户不大,口气挺足!”一道低沉的声音突然在半空响起,一名身穿黑袍瘦的像根竹子一样的老者,由远及近,瞬间就到了红疤的身边。

    “溪河长老,呵呵,你来的正是时候!”红疤看了一眼来人,欣喜的说道,同时底气似乎足了许多,朝乾元宗一伙人看了一眼,有些得意的样子。

    “看来就是你唆使这人来的吧,阁下何方势力?看你修为不弱,应该不是泛泛之辈吧?”寒尘子等人看着到来的人都是面露疑色,其中蛮阳更是战意澎湃。

    “哈哈哈,是又怎么样,你们有屁放?”溪河冷冷的说道,双眼在独孤豪的身上扫了一下,有些漠然。

    “你找死!”蛮阳大怒,直接大跨步向前,一股强悍的惊人气势在他身上散了开来,这是一股战意,只有久经沙场杀敌无数的人才会具备。

    蛮阳全身肌肉绷得紧紧地,沙包一样大的拳头直接一拳轰向溪河,空气都是发出一阵爆鸣,一股强大的能量席卷而出,崩向溪河而去。

    溪河嘴角浮现淡淡的笑意,手上黑色的光华闪动,一层黑色的鳞甲显现而出,他的手直接化成了一只鳄鱼爪子。

    “轰!”溪河直接跨步向前,一拳迎向了蛮阳的拳头,两拳相交发出了闷响,一股恐怖的灵气肆虐开来,两人都是倒退而开,不过蛮阳倒退的要远一些,显然是吃了小亏。

    “好强悍的肉身!居然可以硬接我一击,你是法体双修吧!不错,不错!”见到蛮阳只是退了几步,自己也被震退,溪河露出意外,有些惊讶的说道。

    蛮阳没有说话,出拳的手抖了抖,其上隐隐有细小的伤口出现。

    “再来!”蛮阳一声咆哮,整个人气势更胜,就要再次出拳,不过溪河却是此时出声,“你很不错,但是却不是我的对手,我要走了,没有什么闲工夫陪你玩!”

    “这么自信你能够逃得了?”洛阳风等六名元婴境界修士全部向前跨出了几步,与蛮阳站成了一排,刚才他们都是看到了对手的实力,对方这么说显然是小觑他们。

    “要逃并不一定要实力,我的确无法对付你们这么多人,但是我要走,你们也拦不住!”溪河十分的自信,取出了一颗椭圆的白色法珠,他一把就将白色珠子抓碎,白色珠子碎裂后化成了一个白色的符文光罩,将红疤的溪河两人罩在其内,一股强大到让烈火也是心生震撼的强大威压,自符文光罩上散发而出,众乾元宗高层全都是倒退而出,被这股强大的威压压得气都没有喘的过来。

    程炎发出一声闷哼,和几名凝气弟子直接摔落半空,竟然是连自己的灵气都运转停顿,无法支撑飞行。

    “不要费力气了,这是我们盟主炼制的传送法珠,你们根本阻止不了,还是多关心关心你们自己,乾元宗,三年内,必灭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白色符文光罩内传出了溪河和红疤的欢喜大叫,随后白色光罩一闪直接连同溪河两人消隐在了半空。

    原地只留下了面色大变的一干乾元宗高层...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