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五十九章 金城

    “抱歉,我的确是路过,独孤豪?我压根就不认识他啊,听都只听过一两次,我和他不熟,真的”李冲生怕这个发疯的家伙一个恼怒直接对他下杀手,连忙解释,他可不想自己壮志未酬就这样无辜的死在这里,对方修为高出他太多,李冲根本感应不到对方的修为深浅,只知道,若是王浩在这里,也会被对方一下杀死,对方要杀他轻而易举,只要随便一个火球术将自己的尸体焚毁,就算是寒尘子从这里经过也肯定不知道他已经死了。

    “哼哼!还撒谎,身为乾元宗的内门弟子,没有怎么听过独孤豪?不认识,你真当我是傻子啊!”金甲男子愤怒的一声低哼,直接就要挥拳砸向李冲。

    李冲可是亲眼见到过对方拳头的力量,一块比他大出几倍的青石被对方一拳就打碎了,活生生的例子就在他身前,想着被对方这么一下,自己还不得死无葬身之地,李冲连忙解释,“喂喂!不要打,我入门不过一两个月,知道门内的事情不多,而且...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修炼,根本就不认识独孤豪啊,不信你看我,我只是化气两重,根本没有达到内门弟子化气五层的标准,我真的没有说假话!”

    “哦?”金甲男子再次仔细的将李冲上下的打量了一遍,“白发,没有到达化气五层的内门弟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叫李冲吧?”

    “你...,你认识我?”对方这么一句李冲倒是愣住了。

    “哼!”金甲男子收了拳头,冷冷的哼了一声,直接就转身欲离去,似乎懒得搭理李冲一般。

    李冲喘着粗气,缓缓的站立了起来。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就是在我乾元宗名声仅次于独孤师兄的金城师兄吧”突然,李冲冲着已经离开他有一段距离的金甲男子说道。

    金甲男子身形一顿,随即转过了头,一股微风轻轻的拂过,将他乱糟糟挡住大半张脸的头发吹了起来,一双森冷的近乎死神一般的眼睛显露在了空气中。

    李冲一见到这双冰冷的双眼顿时就是心生寒意,后悔了自己说出的这一句话。

    “仅次于?你说我次于他,你说我比不上他!!!”金甲男子无比的激动,一股强大而恐怖的气息在他身上震荡,他双眼怒视李冲,一步一步的又朝李冲走了过去。

    李冲想哭的心都有啊,他只是见到对方离去了,想证实自己的猜测而已,独孤豪和金城两人的事他在邛业口中已经听过了不只一遍,他下意识就猜测到了对方的身份,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是猜中了,可是金城的反映却是让他无语。

    看着金城一步步的向自己走来,李冲二话没说,直接御虹而起,就要逃离此地,正所谓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李冲可不是笨人。

    “我要你走了吗!”看着李冲御虹欲逃离,金城并没有立刻追上去,而是冷冷的说了一句,他全身金光再次暴涨,一脚将身旁一颗西瓜大的灰色石头踢起,直接飞向已经御虹而起的李冲。

    李冲一声闷哼,金城踢起的石头直接砸在了他的背上,李冲一声惨叫,刚刚飞起三丈高,直接就一阵剧痛传来,从空中摔落在地。

    “我...啊!..这么狠..”李冲脸朝下,摔了个狗啃泥,三丈高摔了下来,还是正面朝下,李冲想爬起来,但是一时间却是用不上劲。

    金城一步步走到了李冲的身前,冷冷的漠视着李冲。

    “我不如他吗?谁说的,要不是他,我早就结丹了,怎么会落后他怎么远!金城低沉着声音冲着李冲怒吼道,整个人看上去极为不正常。

    “我只是听说啊,你干嘛打我!人家已经结丹了,你还没有吧,这是事实,关我什么事啊!”李冲硬撑起了上半身,仰视着金城,一脸的无辜模样。

    “你还说!”金城怒嚎,一拳直接轰在了李冲脑袋旁的地面上,直接砸出了一个深坑。

    “这是事实,你是不愿意相信吧,哼!要是有本事自己结出金丹啊,拿我一个化气二层的小弟子出什么气”李冲有点隐怒,这金城也实在是有点蛮不讲理。

    “你以为我不想吗,我已经在凝气后期停留了三年了啊!他独孤豪算什么,不过是灵根资质比我好一点而已,我哪里不如他,凭什么宗门都说他是第一人,我金城自认为在宗门同阶无敌,他不过是早一点点比我结丹,一点点啊.....”金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有些不甘心的说,看上去心情十分沉重。

    李冲爬了起来,坐在了金城的身旁,“不是,我说你,修为停滞在了凝气后期关独孤豪什么事啊,人家修炼他的你修炼自己的吗,干嘛自己突破不了怪别人啊”李冲一时间胆子也是大了起来,轻声的说,他看的出来,金城绝对是一个悲怆的人。

    “呵呵,金丹,心境出了问题,怎么突破啊,你知道吗,每当我要结丹的时候,脑中就会出现独孤豪的身影,他就像是个恶魔,不断的干扰我结丹,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金城抓着李冲的双臂,脸色狰狞无比,激动的低声嘶吼道。

    李冲被对方这么一下来的顿时无语,从对方的话语了倒也是听出了一些东西,大概是独孤豪影响了金城,导致金城心里出了毛病,久久未能走到金丹这个境界。

    金城似乎是发泄一般,面目狰狞,整个人都是颤抖着。

    李冲看着对方的样子,心中顿时有了颇多感触,想想也是,一直被人压在头上,而且关键是自己的天资十分不错,李冲不由想到了一句既生瑜何生亮,这句话正好形容金城和独孤豪。

    “其实,你没有必要在乎对方啊,你修炼你的,他修炼他的吗,老是计较他人,这怪不得别人,只能怪你自己的,不应该老是和别人比,因为我们都是为了自己而活,为了自己修炼!”李冲低声的嘀咕道。

    “说什么!你个死小子!找死啊,要不是看在陈玲玲的面上,我早就修理你了,再有大言不惭的话,别怪我无情!”金城瞪着李冲,充满了愤怒之意。

    李冲倒退了几步,“喂!本来就是!你这样子永远到不了金丹期,连自己都胜不了,怎么和别人斗!明明是自己脑子出了毛病,还有硬说是别人影响自己,真是的,也好意思!”

    “连自己...都胜不了?胜不了...”金城见到李冲又说话就要发作,不过却是突然的顿住了,不断的念叨着这一句。

    李冲见到金城的神情和动作一时间也是没有说话,他自己都不知道哪来的这么大的胆子。

    “自己都胜不了,我自己胜不了吗,怎么胜他人...”金城双眼迷蒙,似是突然顿悟到了些什么,不断的喃喃自语。

    “当然,你老是让别人影响到自己,根本就是没有必要的吗,这个世上这么多修为比你高的人,难道有人比你修为高你就要想不开?我虽然踏上这条路不久,不过我想的很明白,都是一步步走上去的,只要自己努力了就行,如果这么一点点事都想不开,还怎么走下去,都说修炼是一个修心的过程,首先不就应该有一颗坚硬的心吗,要执着,不能被人影响,这些都是一些基础,你难道还不清楚吗”李冲继续道,似乎是见金城有了感悟,继续的放话。

    “修心?执着,是这样吗,难道我错了..?”金城看着李冲有些犹豫了起来,此时的金城,原先的那一股无敌的气势此刻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迷茫一种想要追寻的奇异神色。

    “修道者逆天修行,其实我个人认为啊,还是要靠自己,只有心至坚,体至强才能成功”

    金城抱着脑袋,一副痛苦之色,“难道我错了吗?是这样的吗?是.......吗???”金城转身狂奔,一棵棵阻难在他身前的树木全部被他硬生生的撞断了,这是瞬间,金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脑子有毛病,倒是我,怎么一口的大道理了,呵呵...,不过他的肉身倒是够强的,和我不是一个档次的!”看着金城离开,李冲轻声自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