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六十章 再接任务

    “呀!!”李冲一声大叫,一拳直接砸在一颗脑袋粗的大树上。

    大树晃了晃,掉落下了一片叶子,“啊哦..!!!”李冲脸色难看至极,他的手一下子就肿了。

    “有没有搞错,才掉落下一片叶子,人家隔空都能打爆啊!这个金城..倒还是真的厉害啊,李冲感叹,吹了吹自己的拳头,不过让他惊骇一幕出现了,他的拳头只是片刻便变得完好如初了,本来红肿的拳头顷刻之间就消了肿。

    “怎么回事,恢复的也太快了点,肯定是我肉身变化造成的,到底那青铜令牌对我做了什么呢?”李冲摸着头满脑子的疑问。

    乾元峰顶,乾元塔上,洛阳风与独孤豪寥寥站立,乾元峰是乾元宗最高的山峰,比其余的十一座天峰都要高出数百丈,站在乾元宗最顶端的乾元塔上可以说是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整个乾元宗尽收眼底。

    “怎么样?闭关出来有什么打算?你这次是因为莫名的青色闪电提前出关,雷煞印有没有成功的参悟啊?”洛阳风看着眼底下的乾元宗,淡然的说。

    独孤豪原本是属于那种倨傲的人,不过在洛阳风面前却是毕恭毕敬,“参悟成功了,的确厉害,我打算历练一番,老是闭关并非上策,还得多历练”

    “没错,要是在以前,你这样我绝对赞成,不过眼下我却是不怎么看好”洛阳风转过头看着独孤豪尽显忧虑之色。

    “师尊,难道是...因为新入门的陈玲玲师妹?”独孤豪思虑了片刻,不确定问道。

    “你也听说了吧,没错就是她,你性子有几分傲气,对别人我不管,但是我希望你和她搞好关系,最好...将来能结成道侣”

    “什么?结成道侣,师尊,你...怎么会这么说!”独孤豪脸色大变,完全的失去了镇定。

    “她的灵根资质过于惊人,这样对于你以后继承宗主之位,有莫大的好处,我希望你能在她身上下功夫”

    “灵根资质?呵呵,我已经是纯雷灵根,光论灵根资质,我敢说宗门第二,何人敢称第一!就算那陈玲玲是单一的水灵根,那也修为差我一截呢,至于道侣,我想是师尊想多了”独孤豪有些傲然道,对于洛阳风所说,似乎十分的感冒。

    “呵呵,你这话要是早说三个月那也就得了,可惜啊,你现在的确是宗门第二,第一是她陈玲玲”洛阳风意味深长的说道。

    独孤豪脸色有些难看,“师尊何意,弟子怎么有些听不懂?”

    “实话跟你说,陈玲玲其实真正的灵根资质是先天仙水体,五行仙体,关于单一的水灵根,那只是我们几个老家伙协商好的,为了保密,你也应该知道,先天水体现世,会有多大的震撼,到时候以我乾元宗,怕是保不住啊”

    独孤豪双目呆滞,“先天水体,传说中的先天水体,居然现世在了我乾元宗...”

    李冲回到了西阁,他刚刚没到九百号阁楼多久,就有人来访了,来人李冲认识,却是老久不见的张厉。

    “李师弟,你让我好找啊,李管事让我务必将你带去见他,我找了你好几天了!”张厉一近李冲的阁楼见到李冲就是一愣,他是来找李冲的,但是看到了李冲却又是有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找我,张师兄,李管事没事找我干什么啊?”李冲与张厉坐在九百号阁楼的大厅内,坐下后两人说道了起来。

    “不会吧,李师弟,你老贵人多忘事啊,你不是在李管事那里接了饲养冰火寒蚕的任务吗,李管事说你失踪了,就派我代理你冰火峰的事,还要我四处寻找你呢,害得我一阵好找啊!”张厉看着李冲,一副你害死我了的模样。

    “那个,我...哦,我去了一趟宗门外,离开了几天,所以....呵呵..”李冲吞吐着搪塞道,一时间随便扯了个慌。

    “什么?你有没有搞错,出宗门,一般的弟子怎么可能出山门呢,少唬我”

    李冲额头都冒出来细细地汗珠,他不想让张厉知晓自己的经历,因为这牵扯的实在是太乱了,一时半会也解释不通。

    “那个,我..那个不是...我不是一般人吗,你..你什么时候见到过一进门就成为内门弟子的,是吧..呵呵”

    张厉眼珠子转了转随后面露怪笑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懂了...哦..,原来如此啊,你不是一般人,没错,这样就解释的通了,呵呵”

    “好了,反正你现在已经回来了,那就随我一同去参事阁吧,李管事可是十分的想见你呢!”张厉一把拉起李冲,直接朝着参事阁而去,李冲并没有阻止,两人一同上路。

    “听说了吗,昨天在宗门外抓到了奸细,听说宗主和一干长老全都出动了,还爆发了一场大战呢,独孤豪师兄单独和奸细大战,那叫一个精彩,听说最后是来了一个元婴境界的高手,才在几名长老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让他们逃走了”

    李冲在陈玲玲的口中也是听闻这事,他隐隐的猜到了是和他在冰火寒潭内有关,但是真正的出现了奸细又让他十分的不解,此刻一听张厉的话,又是思虑重重了起来。

    “跑了?那不是很可惜啊,真是可恶啊,来我们宗门闹事,真的是不想活了!“李冲一副宗门忠实护卫者的语气,叹气道。

    “李师弟,其实啊,还有一个小道消息,听说来的奸细十分的嚣张,扬言三年内要灭我乾元宗呢,据说当时连宗主都震撼到了”

    “这么严重?哇!......

    “什吗?搞什么鬼,出宗门啦!你....我...气死我了,你个臭小子,你...我真想一巴掌就撂死你!”参事阁李管事的静室内,李管事怒气冲冲的大声吼道,他坐在那张老爷椅上,李冲和张厉此刻则是恭敬的立在他的下首,李冲低着头,满脸的不好意思。

    “管事,这个李师弟他是因为,因为这个..新入门吗,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离开了冰火峰,他也不是故意的不是,您啊,不要发火,在给他一个机会吧”张厉轻声的帮李冲说情。

    “少来,整整地一百颗冰火寒蚕的卵啊,你知道市面价格是多少灵石?吗,几万灵石啊,就这样没有了!!”李管事怒气更盛,死死的瞪着李冲。

    “这个,说不定啊..管事,说不定..,你看,冰火峰已经崩塌了,李冲要是在冰火峰上估计就是难逃一劫,现在他因为外出,没有死,这说不定就是天注定的,不看僧面天面还是要看的吧!”张厉想了又想,最后似是想到了什么似得,大大咧咧的说。

    “我说张厉啊,你小子嘴巴皮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啦,好家伙整个一副伶牙俐齿啊!”

    张厉呵呵一笑,没有再多话,只是扯了扯李冲的衣袖,

    李冲反应了过来,知道张厉已经帮他消去了李管事大部分的怒气了,连忙说道“李管事,小子这次是真的不对,还望管事大人大量,顺便再给我介绍一个任务,我保证,一定..一定好好干!”

    “你还要接任务啊?我...好..看在寒长老和玲玲师侄的面子上,我..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不过上次冰火寒蚕的灵石,你半颗没有,成不成!”李管事气哄哄的冲着李冲低声嘶吼道,似连杀了李冲的心都有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