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六十一章 风回谷

    “这个,呵呵,其实灵石我根本就没打算要啊,管事不罚我我就万幸了,没事”李冲连忙恭敬的冲李管事施了一礼,呵呵笑道。

    李管事别有深意的瞥了李冲一眼“你小子,倒是个机灵的主,眼下空闲的任务倒是有,不过要符合你修为不到化气五层又是内门弟子的任务倒是不多,这样吧,在风回谷正好有一个饲养烈风雕的任务,本来是要三个女弟子的,现在正好已经两名弟子了,还要一名,我看不如就让你去吧”

    “啊!女弟子的,这个,管事啊,不合适吧?”张厉有些无语,淡笑着插了一句,李冲也是一副尴尬的模样,明显也是不大愿意。

    “你啊,我...,就不要挑剔吧,你修为不够,一些任务你做不了,风回谷烈风雕的任务你还只是勉强凑合,要是再挑那我也没办法了!”李管事得瑟的摇了摇头,怎么看都有些奸险。

    “可是,那是女修干的事啊,我..一个大男人,不合适...”李冲无奈说道。

    “这个可是肥差啊,每月可以领到一百颗灵石呢,你小子还不愿意呢”李管事一声低哼,有些不快。

    李冲和张厉面面相觑,李冲最终叹了口气,点头同意。

    见到李冲同意,李管事脸色却又是欢喜了起来,李冲不由心中暗骂了一句老狐狸,他取出了一张传讯符,低声念了几句,随后传讯符化成一道流光,飞了出去,只是片刻,一名络腮胡子壮汉就从静室外走了进来。

    “管事,叫我来有何事?”来人进来直接对李管事行了一礼,随后才扫了一眼李冲张厉二人,不过他双眼扫在李冲的身上时,瞳孔便是猛地一缩,像是见了鬼一样,浑身一抽。

    “你...李冲...你...”络腮胡子大汉怪叫了起来,指着李冲满脸的骇然与不可置信神色。

    “王执事,几天不见,怎么,不认识我了?”李冲看着络腮胡子大汉,面无表情冷声说,来人正是害李冲的执事,王浩!

    李管事和张厉见到李冲和王浩的样子都是有些不解,李管事有些疑问道“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不是几天前才刚刚见过面吗?”

    王浩额头冷汗都冒了出来,看了看面色冷漠的李冲,又看了看疑惑不解的李管事,眼珠子转了转,似乎是想通了什么一样,颤声回道“没事,只是李冲消失了几天老是找不到,现在突然出现在了眼前,有些..意外罢了”

    “哦,这样啊,是这样的,你带李冲去风回谷,他接手了风回谷的任务,你身为执事,这也是你的分内之事嘛”

    “风回谷?”王浩疑惑的看了一眼还在冷冷的盯着自己的李冲。

    “有劳了!”李冲淡然一笑,眼眸深处却是露出了一缕寒光。

    王浩点了点头,不过神色却依旧,冲李管事行了一礼后,直接带着李冲两人出了参事阁。

    “李冲!没想到啊,那样你都死不了!”三人正走间李冲脑中却是突然想起了王浩无比疑惑的声音。

    李冲看了看张厉,张厉似是什么都没有听到,李冲立刻明白对方这是利用神识直接和他交流,这叫神识传音,一般除非修为高出两人特别多,或者修炼了特定的术法,否则他人根本无法窃听到两人的交流内容。

    “托王执事的福,我还得留着这条命呢,我的那几颗丹药效果如何啊,王执事气息见长,修为恐怕精进了不少吧?”李冲脸上没有丝毫的变化,神识传音回应道。

    “的确让我惊奇,李冲,我劝你那件事就此作罢,我王浩也只是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你要报复,应该找余雨涵和郑远!”王浩语气有些忌惮,劝解道,他知道这下麻烦大了,李冲若是将这件事说出去,他就死定了,不说李冲和陈玲玲关系要好,就算是名普通的内门弟子,这种事宗门也是会深切追究的。

    “怎么,王执事也会害怕啊,放心,这件事我会慢慢的算的,不会让宗门知晓..”李冲口气无比的邪异,双眼瞟了一眼王浩。

    王浩咽了口口水,没有再说话,不过下巴却是抽搐了几下。

    张厉一直没有发现李冲两人暗中的较劲,三人只是过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来到了雪烈峰的牌楼前,王浩在前带路,纷纷御虹而起,向着雪烈峰东侧的一个山谷而起。

    风回谷,这是坐落在雪烈峰东侧几座低矮的小山峰夹缝间的一个山谷,山谷四面环山,只有在东南侧两座山峰交接处有一道不到两丈长的裂口,这道裂口是整个山谷唯一的出口。

    山谷占地足有数千丈,山谷的上空被一层淡青色的雾霾遮掩,不但修士不能轻易进去,而且连神识都透不进去,明显布置了阵法禁制。

    “这就是风回谷,整个山谷都布置了阵法禁制,只能从入口进入,李冲!你的任务这片玉简上有记载,也不是第一次接任务了,自己看着办吧,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三人降落到了风回谷的裂缝入口前,王浩扔给了李冲一块青色的玉简,说了两句后,随后直接化成一道黄色长虹离开了此地。

    “这王浩执事今天是怎么了?以前他不是这样的啊?”张厉看着离去的王浩不解的说了一句。

    “可能是心情不好吧,瞧他这去势,应该是着急去见什么人”李冲嘴角一撇说道,内心却是冷笑。

    张厉不知可否的一摊双手,随即取出了一张传讯符,递给了李冲,李冲呵呵一笑,“真够意思,知道我没有符箓,谢啦!”李冲一股灵力注入了传讯符,嘴角微动说了几句话,随即神识一动,传讯符直接化成一道白光,冲入了也是被一层青色雾霾遮住的入口裂缝内。

    “我说李师弟,你怎么连基础的符箓都没有几张啊,也实在是寒碜了点,你应该是吃香喝辣,灵石丹药不缺啊?”

    李冲白了一眼张厉,他自然是知晓对方是在说他和陈玲玲的事,“你以为我真的靠吃软饭啊,不过玲玲倒是要给我不少的丹药,比如参崴丹,雪华道丹什么的,不过我都没要,我可是很有节操的!”李冲一副无比正直的模样,十分超然的说道。

    “什么!你个....雪华道丹,参崴丹...你个呆货啊,怎么..这么珍贵的丹药,你不要?你拿两颗给我也好啊,败家子..我说你要什么节操有屁用啊,不如修为提升来的的实在!”张厉气的差点没有七窍流血,一副哭丧脸,颤抖的说道,看着李冲,越看越想扁。

    李冲摸了摸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其实他是因为丹药被王浩抢走了才这么说,对于好处他可是来着不拒,只不过有时候还是有些羁绊,说的大义凛然,没有吃软饭,但是大炎造化丹等丹药的药效还是深深的虏获了他的心。

    仅仅只是过了片刻,风回谷入口的青色雾霾便渐渐的稀薄了起来,片刻后显露出了一条通道,一名年轻貌美的女修从其内走了出来,径直走到了李冲两人的身前。

    这是一名年约二十的年轻女修,她穿着一套粉红色的华丽长裙,一张秀丽的瓜子脸,眉清目秀不说隐隐约约还透露着一股高贵的气息,使人一看上去就有一种不自然的触动,不敢与之对视。

    “哦,原来是张厉师兄,呵呵,久仰大名”来人在李冲和张厉身上瞄了一眼,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张厉的身上。

    张厉愣了愣有些不解,“你认识我?奇怪了,在雪烈峰的众内门弟子中我没有见过你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