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六十九章 再次挨打

    独孤豪站立在洛阳风七人身后不远处,与他在一起的还有程炎,莫梓等数名乾元宗年轻一代的天才修士。

    “好惊人的金丹化形,他修炼的功法到底是什么来头?难道是法体双修修士独特的?”莫梓英俊的脸庞浮现出了难看之色,盯着金城的金丹化形,迟迟未能回过神。

    “宗门的功法我都看过,唯独金城的炼体术我不知道,也没听说过,此刻看他的金丹化形,我觉得应该是一部无上強法”独孤豪冷漠的开口,发出的声音都让人感到冷冽。

    程炎眼珠子转了转随后较有深意的说道,“我看比起独孤师兄的雷金临元决不差吧”

    “就算他成功结丹了,也不是我的对手,不信可以走着瞧!金城脸色一沉,也没有回头看程炎一眼,冷冷的道这么一句,随后也不说话,直接化成了一道金色的闪电离开了此地。

    看着金城消失莫梓却是开口了,“金城师兄这次结丹成功了,独孤豪可就有的玩了,这厮眼中端的容不得人,桀骜无比,是得有个人来和他较较劲了!”

    “没错,人家的功法都要看,切!不就是宗主继承人的身份吗,有什么好了不起的,自己修炼的是开山老祖留下来的绝世功法,还惦记别人的,真是想揍他!”程炎也是有些看不惯独孤豪的样子,更想到自己的功法也被人看过,咬着牙道。

    再说金城,此刻的他双臂伸展了开来,一个个的符文从其体内冒腾出,化成了一件金色的符文金衣,隐隐可见其身体内部的一副金色的骨架,骨架上也是满布密密麻麻的符文。

    “啊!!!!”金城一声狂啸出口,挥手向着下方的山林一拳砸下。

    “轰!!!”一声山河破碎般的沉响在山林间响起,整整一片约莫十丈宽广的树林顿时塌陷,支离破碎。

    金城见到自己的杰作,哈哈一笑,身后的金色战神虚影瞬间黯淡了下去,瞬间化为无形。

    这个山林中心地带此刻就只有金城有人站立,他头发还是散乱,但是整个人的气势却是比起之前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如山似岳。

    “师尊,宗主,长老!”金城欣喜的吸了口气,随后径直飞到了洛阳风等人的面前,施了一礼。

    几名元婴境界的乾元宗顶层人物到来之后一直没有插手金城结丹,而是在一旁默默的看着,此刻见到金城到来了,都是一副满意的样子。

    “好,好啊,呵呵呵呵...城儿,你终于结丹成功了,呵呵..,好,好啊,我蛮阳的好徒弟!”蛮阳无疑是几人当中最高兴,一个劲的笑道,看上去无比强壮的身体反而有点呆头呆脑的感觉。

    “弟子,想明白了,心结已经打开,所以成功的又进了一步”

    “哦,如此倒是可喜可贺,金城师侄跨入金丹境界,我乾元宗又多一名强大的金丹修士,呵呵..”洛阳风摸着胡须呵呵笑道,同时向着四周围观的弟子大声道,“金城今日结丹成功,尔等应该以其为榜样,努力修炼,耀我门楣,好了,此时告一段落,都回去!”

    洛阳风的语气夹杂着无比的宗主威严,一干弟子听完其话,都是纷纷动身,我宗门回赶。

    “走吧!”张厉拉了拉李冲,示意一起动身,李冲点了点头,冲着金城又看了一眼,随后与张厉化成两道流光,离开了此地。

    不久后,原本人山人海的此片地域就只剩下几名长老和金城了,几名长老和洛阳风都是纷纷拿出了一些东西赠与了金城,含蓄了几句后都是飘然而去,原地只剩下了金城和蛮阳。

    “城儿,你到底是怎么解开的心结啊,说来听听”蛮阳并未立即和金城返回宗门,而是和金城向着外围的一座普通小山峰而去。

    “说来惭愧,是被本门一名十分普通的弟子三言两语给点醒了,现在我想通了,从今以后修炼修心,只为自己,不在看重他人的想法了,当我放下了这些以后,我瞬间顿悟了,然后才结丹,所证我的想法是对的”

    “为师早就劝过你,可是你啊听不进去,想开了就好,不过我倒是奇怪,这弟子是谁啊?”

    “他叫李冲,是雪烈峰的一名弟子,就是和陈玲玲师妹一起入门的那个,这人挺奇怪的,开始被我吓的不轻,后来却是一副教训我的模样,满口的大道理”金城淡然的说道,想到李冲与自己在宗门外的树林外的一幕,嘴角少见的浮现出了笑意。

    蛮阳脸上浮现出了一抹深虑,想了片刻语气无比凝重的说“城儿,你还记不记得韩长老给你算过的卦,你这一生若是能遇到生命中最重要的那颗星,那么前途无量,甚至可以傲视一方,但是如果没有遇上,那么则是碌碌无为,按照现在来看...”

    “我当然记得,师尊意思是,李冲就是我的那颗星?”金城脸色立刻就变了,激动无比。

    “我也只是猜测而已,天机术就连韩婆子她自己的弄不清,不过有可能就是这李冲,你结丹是因为他的话,那么几率还是很大的,这样,你还是多多照顾一下他,能帮助他就尽量帮助,毕竟他还是对你帮助.....“

    李冲回到了风回谷外,在半路上他就和张厉分开了,两人倒也聊得开,说了不少的事情,倒又是明了了不少的事情。

    李冲打开了风回谷的白雾通道,大跨步的走了进去。

    “你还知道回来!”李冲才刚刚一进入风回谷,赵云燕尖锐的厉喝声就穿了过来,随重而至的则是一道绿色的长綾,直接卷向了李冲。

    “疯婆子,你搞什么鬼!”李冲意识到了威胁,立刻取出了寒光剑,直接御剑向前,迎向绿色的长綾。

    “裂风段!”赵云燕一声厉喝,一手抓着绿色长綾的末端,直接甩向李冲的脑袋。

    李冲一剑横空,一道银色的剑芒瞬间形成,与绿色的长綾硬生生的扛了一击,但是银色剑芒却根本不是绿色长綾的对手,才刚刚和绿色长綾一接触,立马就崩碎了,绿色长綾直接毫无阻碍的抽在了李冲的身上。

    “啊!”李冲被绿色的长綾抽到,向后栽翻了两个跟头,直接脑袋落地一头扎在了地上。

    “额...,疯婆子...,你...又动手..!”李冲看着立在其不远处的赵云燕,吞吞吐吐的说,他全身无比的酸痛,受了不轻的伤。

    “你还好意思说,瞎跑什么啊,你知不知道出乱子了!”赵云燕似乎没有丝毫在意打伤了李冲,反而一副兴师问罪的模样。

    “大姐,你还好意思说呢,貌似你也出去了吧!”李冲用剑支撑起了身子,气愤的嘀咕道。

    “我....,我..出去了又怎么样,不..还是先你回来,赶快收拾烂摊子!”听到李冲的嘀咕赵云燕明显有些底气不足,连忙转移话题。

    “出什么事了?什么烂摊子啊,说清楚好不好,就知道乱打人!”李冲摸了摸自己被打的部位,还是一副埋怨的样子。

    “你将烈风雕私自留在西峰,现在,那些烈风雕到处捣乱呢,你自己去找吧!”

    “什么?到处捣乱,我才出去,没好大一会啊!”李冲蹙眉,四处看去,果然在风回谷四面的山峰上见到了不少的烈风雕冒腾。

    李冲嘴角抽了抽,他知道,这回自己有事做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