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七十一章 奔雷锤

    李冲和金城一前一后迈着步子前行,他们两都没有飞行,而是用徒步,渐渐地远离了凝霜两人。

    “师姐,什么情况?怎么金城来了,他和李冲那个白发鬼...什么关系啊”

    “我也不知道啊,刚才接到传音,我就出去了,他说要见李冲,我就带他来了...:凝霜也是一副不解的表情,疑惑的说。

    “难道,他和金城认识,而且关系很好?”

    “我看有可能...没想到啊李师弟入门时间不长,这人缘倒是挺不错,金城师兄在门内弟子的中可是声望仅次于独孤豪啊,看这架势和李师弟,关系挺不一般的”凝霜带着笑容说,似是在为李冲高兴。

    赵云燕冷冷的哼了一声,鄙视的朝着已经不见踪影的李冲瞄了一眼,眼中透露出一股奇异的光泽,不知道思虑着什么。

    金城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缓步走在前面,或许这就是他孤僻的真正一面。

    李冲跟在金城的身后,有些紧张,盯着眼前的金城心中战栗,对方结丹后散发的强大金丹气息压得他隐隐都喘不过气来。

    “金城..师兄,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啊,你我仅有一面之缘,不会是因为上次我逞一时口舌之快,前来教训我吧”又走了一段时间,最后李冲实在是忍不住了,颤颤的开口。

    “我的确是因为你上次的一番话语而来”金城语气不带丝毫的感情,低沉着声音开口。

    “你...不会吧,有没有搞错啊,我也是一番好心的嘛,你不会真的要...教训我吧,虽然你是门内的佼佼者,但是我怎么也是雪烈峰的内门弟子,你可得考虑后果啊...!”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教训你啊,是你自己多想了!”金城回过头看了一眼焦虑不安的李冲,脸色更加深沉。

    李冲一听这话,心中微微一定,两人继续向前,不到一炷香时间,便已经登上西峰。

    “李冲,你是一介凡人踏入的仙途吧”金城站立西峰之上背对着李冲,他双眼看着下方的风回谷,突然开口。

    李冲站在一旁,一直没有想到金城到底是要找他干什么,一听对方的问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金城并没有回头看李冲,但是却知道李冲点头,“我来找你,其实是来感谢你的,你那天的的一番话语让我解开了多年的心结,才助我到达了金丹境”

    “感谢我?呵呵,我也就是随意说说而已“李冲有些意外,没想到对方竟然样说,倒是让他始料未及

    “不管你也没有心,但是我听者有意,说吧,有什么要求,我能够满足你一定尽量满足”

    “要求?我....嘿嘿..不敢,师兄你不收拾我就算好了,那还敢有什么要求啊”李冲连忙摆手。

    金城一摸腰间的乾坤袋,取出来了一个丹瓶,一把扔给了李冲,“这是五十颗参崴丹,对于你现在的修为,可以说是最好的补品,收下吧”

    “给我的?五十颗?这可是参葳丹啊,对于金丹以下境界的修士可都是十分珍贵的”李冲抓着手中的丹瓶,双手都有些颤抖。

    金城转过头看着李冲,“我已经结丹了,所以这些对我也算不上什么多珍贵,你现在的修为服食炼化,正好”

    李冲干咽了口唾沫,紧紧地揣着参葳丹的丹瓶,就像是揣着身家性命一样,有丹药的日子和没有丹药的日子他可是已经经历过了,差别可谓一个飞一个爬。

    “谢谢师兄赠与丹药,你的赠丹之恩,李冲我一定铭记在心”李冲冲着金城躬身施了一礼,称谢道。

    金城淡然的点了点头,随后又一拍乾坤袋,取出了一把湛蓝色的菱形小锤,这把菱形小锤不过两尺来长,通体湛蓝色,其上隐约可见一道道闪电形状的玄奥符文,这把小锤刚一出现,李冲就感应到了其散发出的强大灵力威压。

    “这是?好强大的气势!”李冲不由倒退了一步,这柄小锤带给了他强大的震撼,不由生起了一股退意。

    “这是奔雷锤,八阶法器,原来是我的最强的法器,但是现在我结丹了,用不上了,索性送给你了”金城看了看手中湛蓝色的奔雷锤,直接递给了李冲。

    李冲浑身抽了抽,有些犹豫不决,但是当目光与金城那冷漠的双眼一对视,就是不由自主的伸出来手,生不起违背之意。

    奔雷锤虽然不过两尺长,但是确实非常的沉重,李冲刚接到手中,就手一沉,差点没有一下子掉到地上。

    奔雷锤散发着强大的灵气波动,李冲手抓着它顿时生起了一股了强有力的感觉,仿若此锤在手,就是面对一座小山也可以一锤子崩开,李冲不由想要试一试这奔雷锤的威力。

    “八阶法器至少要化气五层才可以勉强一用,要想运用自如则必须到达凝气期,以你现在的修为,还是不要动这个心思”金城似是看穿了李冲所想,首次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李冲点了点头,将奔雷锤连同参葳丹一起收入了乾坤袋内,做好了这一切,李冲却又是一顿,盯着金城,一脸的怪笑。

    “怎么了?”金城四下一打量,看着李冲。

    “原来你还会笑啊,我一直以为你是个木头呢”李冲嘿嘿笑道,他第一次见到金城露出笑容,虽然两人一共也才见过两面,但是对方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孤僻冷傲的人,从来都是不苟言笑,但是刚才确实破天荒的笑了。

    “我就不能笑?李冲你是第一个和我不熟却敢如此和我说话的同门”金城语气一下子又沉了下去,有些惆怅的说。

    “什么意思?难道说,和你说话还得和你一样,正儿八经的,不苟言笑的,死死板板的?”李冲意味深长的问。

    “呵呵...自从我被师傅带回宗门并表现出惊人的修炼天赋以后,我身边的师兄弟们都是一个个鞍前马后,哼哼...!都是群阿谀奉承之辈,我感受不到一个真正的朋友,所以我久而远之就不在搭理他们了”

    “就没有一个真正的?我不信,就算是十个里面九个坏,也至少有一个正经的啊,难不成你运气这么差,身边连一个真心朋友都没有”李冲并不知道金城的事情,有些不信的说。

    “哎!信不信随你吧,你还有什么要我帮助的吗,有就说,算我还你人情了”金城叹了一口长气,整个人似乎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让人觉得有些苍凉。

    李冲面色有些沉重,此刻的金城李冲觉得没有那么让人惊惧了,反倒是让他觉得有些凄凉,一个人,尽管修为远超同辈,可谓名利同存,但是却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养成了现在这副孤僻的性格,不可谓不让人悲哀。

    李冲想了想,脑子内突然闪现出了一个念头,“金城师兄啊,我还有个请求,不知道能不能答应我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