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七十四章 深渊黑袍

    适应过了一阵,李冲开始了用参葳丹补充灵力,一边补充一边炼化入体,随着不停的将自己气穴内的灵气转化入肉身,渐渐地,他肉身内升起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好像每一寸血肉都是灵力的结晶,整个人隐隐约约透发宝光。

    李冲心中生气了一股兴奋感,因为,根据金光决上的记载,这第一层金光初现的修炼并不难,只要能够得到足够灵力的淬炼,承受得住痛苦,一般人也用不了几天就能修炼成功,而此刻李冲却就是已经到了金光初现的边缘,灵力他足够,痛苦他也就是刚开始的几次灵力融体,时间长了他根本就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也许是因为青铜令牌的改造,他肉身连他自己都看不透。

    此刻的李冲体内晶莹生辉,每一寸血肉都富含强烈的灵气,已经猝炼了一番后,本来就不弱的肉身又上了一个档次。

    “到了,就到了..金光初现...初现...!”李冲激动的一声大叫,又一丝灵气入体后,他浑身一颤,一股奇异的青色光华在他体表乍现,顿时将已经降下来的夜幕照耀的闪烁亮起。

    “哈哈哈....额!”李冲狂笑,但是却是又突然的一顿,因为就在他全身青光闪烁的瞬间,他清晰的感受到了自己的不对。

    “金光决按理说修炼出来的应该是金色的灵光啊,怎么变成了青色,这到底是不是金光初现啊?”李冲自语,双拳紧握朝着一旁的一颗碗口粗的树一拳就砸了过去。

    “啪!”崩溃之音响起,这颗树青光一闪,顿时化为了飞灰,李冲露出了喜色,因为他一点都不怎么吃力,击碎这么大一颗树居然十分的轻松,比起之前的攻击,李冲肉身的力量明显是增强了许多。

    “这一拳要是击在一名化气一层修士的身上,应该不好受...呵呵呵呵..”李冲双眼放光,青色的身子无比的绚烂。

    “金光初现!!!!”李冲大笑,灵气运转全身,青色的光霞闪动的更加的剧烈,整个人就像是一尊青甲战士,散发着不弱的气息。

    烈风雕嘶鸣,扑闪着羽翼在西峰上四处飞舞,树林间也有不少的小动物,基本上都是普通的兽类,但是其中不乏受灵脉灵气滋润已经成为了灵兽的。

    一整晚李冲都在西峰上修炼金光决,不得不说这金光决玄奥异常,李冲肉身的强度已经越过了金光初现正在朝着第二层肉身金衣迈步。

    炼体术其实比的就是肉身的强度,这其中包括力量,硬度等多方面的,一般的修炼肉身都是用灵气冲刷肉身,猝炼肉身,已达到肉身强度增加的效果,李冲由于灵根变化对灵气的吸收炼化转化相当于单一灵根修士,所以一开始修炼起这金光决还是不怎么吃力,毕竟只要灵气足够就行,这方面李冲服用参葳丹倒是省去了恢复灵气的时间。

    李冲一晚上不仅仅将金光初现给巩固了,而且还在肉身金衣上有了些许的小成就。

    虽然只是进步了一点点,但是也已经不容易了,李冲不过才化气二层,肉身金衣虽然要求是到达化气,但是要完全的修炼成,化气二层的灵气量还是明显的不足,所以李冲肉身强度与修为齐头并进后,肉身不管再怎么用灵气猝炼都是没有了丝毫的长进,似乎已经到达了此刻修为最强的状态。

    “修为和炼体看来都是息息相关的,修为果然是修道的根本!”李冲见已经无法再猝炼肉身,便停止了修炼,一口服下了一颗参葳丹。

    参葳丹是专门为低阶修士提升修为准备的灵丹,李冲之前因为修炼金光决参葳丹只用来恢复灵气,并没有炼化用来提升修为,此刻金光决既然已经无法再提升,李冲索性直接用来提升修为。

    参葳丹进入腹中,瞬间即化,灵气在李冲的丹田气穴内冒腾,被其一丝丝的炼化,李冲修为缓缓的上升。

    九离渊内一处密地,这里是黑色的世界,四周乌漆墨黑的一大片,外表看上去这里是一个黑色的岩洞,只有顶部有一颗幽绿色的光珠散发着幽绿色的光华,幽绿色的光华并不大,将本来就黑的岩洞内照的更加的妖异。

    岩洞看不清到底有多广,在最前方摆设有一张黑色的大椅,大椅看不出材质,其上坐立有一名浑身黑袍的老者,老者面无表情,双眼紧闭,身上不时冒出黑色的灵光,看上去无比的妖邪。

    一黑一红两道光华一闪,直接到了黑色岩洞内,两道光华褪去,露出了两个人,两人一名是长相苍老的老者,一名是一脸刀疤的丑陋男子,正是在乾元宗逃离的溪河和红疤。

    “盟主,老祖!”溪河和红疤一前一后向着坐在黑色椅子上的黑袍老者行礼,都是面露无比敬畏的神色。

    双眼紧闭的黑袍老者双眼缓缓的睁了开来,他双眼看上去黯淡无光,整个人也没有什么强大气势透发,显得无比普通。

    “溪河,红疤小子,你们回来带来了什么消息啊?”黑袍老者声音低沉似沧桑,似乎是经历了沧海桑田一般。

    “乾元宗,不简单...,一宗光是元婴修士就七名之多,其中还有一名年轻的弟子,不过二十出头就有金丹中期修为,而且,我..胜不了他”红疤有些尴尬的说。

    “什么?你已经是到了四级妖丹化形境界,而且还是后期,按理说就是一般的金丹后期修士也不是你的对手,一个不过二十来岁的修士金丹中期,居然连你都胜不了!”黑袍老者似乎是有些意外,声音提高了不少。

    “没错,次子我打听过了,叫独孤豪,在九离国修道界名声极为响,单一金灵根修士”溪河介绍道。

    “灵根..呵呵..他们修士灵根是根本,单一灵根修士确实是少见的天才苗子,红疤你斗不过这倒也是不奇怪,这人必须除掉,为了我幽鳄一族的大兴,必须将后患除尽”黑袍老者语气不大却十分的冷,淡淡的说道。

    “我看机会不大,这样的天才宗门一定会好好的培育,不会让其出来的”红疤思索片刻道。

    “不一定啊,总会有机会的,这样,红疤...我再派你个任务,你再潜回去,监视乾元宗的动静,那个独孤豪你负责弄死他,怎么样”黑袍露出了淡笑,盯着红疤。

    “什么又回去?可是我才被追杀出来啊,怎么可能再回去送死呢?”红疤有些无语,十分激动的说。

    “我看,盟主是想到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安全的吧,我看行”溪河点了点头,对于黑袍老者的心思明显是猜测的一清二楚。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是这样吗?”红疤还是不太高兴,有些犹豫。

    “难道老祖我还会害你?呐,拿着,这是我用幽冥甲炼制出来的,可以击杀一般元婴修士”黑袍老者递给了红疤一片黑色的鳞甲,意味深长的说。

    “我...多谢老祖,红疤一定会完成任务!”见到黑袍老者取出了黑色鳞甲,红疤脸色马上就变了,接过黑色的鳞甲,满脸的笑意。

    “那,我就先去了,嘿嘿...”红疤冲着黑袍老者施了一礼,随后化成一道红光,消失在了岩洞内。

    红疤离去,岩洞内平静下来了,但是还未平静多久,一道灰光又闪现了出来,此人枯瘦如柴,看上去就像是一根枯瘦的竹竿,正是竹子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