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遗世独仙

第七十九章 出宗

    “今日召集你们来,是因为百花谷前来求援,百花谷是我乾元宗第一大附属宗门,每年对我乾元宗的贡献也是不小,所以我决定今日,让宗门大弟子独孤豪带领核心弟子三十人,内门弟子七百人,连同幻空子,华逸信,混拓三位管事,一同前往百花谷支援”洛阳风面相庄严,看着广场上的七百多名弟子,无比的严肃的说。

    “百花谷,竟然是百花谷出事了,怎么会这样,百花谷是附属我乾元宗的第一大宗门,本身的实力不用说,就是凭我乾元宗在九离国的地位,有哪个不开眼的势力敢去惹,居然还到了求救的地步了”

    “是啊,是啊,据说百花谷的谷主血葬花,修为不低,虽然是金丹后期的修为,但是加上宗门的传承法宝,据说就是元婴初期的修士也可一战啊,现在居然受难了!”

    “到底是哪个势力,居然如此大胆,进攻百花谷”

    “对啊,对啊...”广场上许多的修士都是满脸的疑色,不少的还三两个一起,交头接耳议论了起来。

    “成功返回时,每人可以奖赏五百灵石,因为情况紧急,所以你们即刻启程,不得延误!”洛阳风没有理会下方弟子的言语,灵气一吐,直接张口道,他动用了术法,声音无比的宏亮,整个乾元宗广场上的乾元宗弟子都是听的一清二楚。

    “现在就出发?这么急啊?”李冲低声轻语,有些紧张,说实话他到现在都没有真正的杀过人,这次要去救什么百花谷,其实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不过既然是宗门的命令,他有恰好被抽中前去,也只好前去,正好历练历练。

    “怎么,你不是连宗门都没有出过吧,见识短浅”赵云燕乘机又打击了一句李冲,呵呵的笑了起来。

    李冲没有搭理赵云燕,对方和他拌嘴惯了不是一天两天,此时没有必要和其一般见识。

    李冲看向洛阳风几人,此刻三名管事已经开始了动作,从各种的乾坤袋内取出来一艘艘的飞船法器,三名中年管事造型各异,名为幻空子的是一名道士打扮的修士,华逸信则是名高个瘦子,混拓长相肥胖个头不高,看上去有些搞笑。

    三人联手,一共祭出了十艘白玉战船,白玉战船放出来时不大,但是在几名金丹修士的加持下却是顿时发大,一艘艘都化成了十几丈长,都是宝光流转,好不华丽。

    “好了,此次行动以独孤豪为首,三名管事为辅,务必尽快赶到百花谷,支援血谷主,上船!”洛阳风一声惊呼,大手向前一挥。

    广场上三十名身着异装的核心弟子率先腾空而起,都是冲着洛阳风施了一礼,随后分成十批每批三人,飞上了十艘白玉飞船。

    “我们走!”张厉看了看四周,冲着李冲和赵云燕说了一句,随后随同场上的七百名弟子同时向着洛阳风一拱手,分成十批纷纷飞上了白玉飞船。

    “诸弟子,我洛阳风在此等候尔等归来,去吧!”洛阳风一声大笑,长袖一挥,冲着独孤豪使了个眼色。

    独孤豪点了点头,冲着三位管事做了个请的手势,三位管事修为都在金丹境界,其中以幻空子修为最高,金丹后期,另两人都是金丹中期修为,在乾元宗管事内也算是名声较为响亮的人了。

    幻空子三人互望了一眼,随后也不多话,冲着洛阳风点了点头,化作三道长虹飞上了白玉船。

    “这事...,你可得好好把握机会,不容易啊”洛阳风声音很低,看着独孤豪眼中闪现异样之光。

    独孤豪会意的点了点头,脚下一道金色雷电一闪,其身影直接出现在了数百丈的天空中。

    十艘白玉战船横空,七百多名乾元宗弟子此刻全部都已经准备就绪,但见独孤豪独自一人腾立在前,他面露桀骜的笑了笑,招呼了一声身后三名管事,随后浩浩荡荡的七百多人,全部向乾元宗宗门外飞去,气势惊天动地。

    洛阳风屹立原地,看着离去的十艘战船,面色凝重了下来。

    “都走了,你安排的是不是妥当?”一声荡悠悠的声音突兀的在洛阳风身边响起,火光一闪,烈火的身形显现而出,同时一道白色的光影也是闪现了出来,却是天鼠道人。

    “嗯,都是按照我们的计划而来的,不会出岔子!”洛阳风对于烈火两人的到来并没有感到意外,反倒是像在意料之中。

    “我说我们三人这次这样子做事,会不会惹的寒尘子几人再次不满啊,他们向来对我等不满,况且此次...派出去的弟子,照实有些不地道!”天鼠道人摸着胡须,有些疑虑道。

    “怕什么?我们此计也是对宗门最大程度的实力保留,派出去这些弟子都是没有身家背景的,再说还可以让宗主继承人磨练磨练,这是两利的事情,他们还能翻天!”烈火语气火爆,冷冷的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此事还是不宜声张,免得让门内弟子知晓闹出什么乱子,另外,百花谷那边...,我们真的不打算去救?”天鼠道人鼠目眯了眯,还是有些不放心的问。

    “百花谷方面,我想我等还得亲自去去一趟,救与不救另算,先弄清楚对方的身份再说,上次来我宗门闹腾的那两名妖修说什么盟主,更是放下了狠话,我想不宜打草惊蛇,豪儿,其实我只是让他当诱饵而已...呵呵呵”

    十艘白玉飞船遁速极快,出了乾元宗山门后全速放了开来,比起普通的化气修士御虹还要快上不少。

    乾元宗山门数十里外的一处密林内,红疤盘膝坐在了一颗青松大树上,猛地他双眼一睁,抬手取出了一面约莫尺许宽广的白色棱镜,之见他灵力涌入白色的棱镜,棱镜白光一闪,原本白净的镜面上清晰的闪现出了一幅画面,正是独孤豪带领十艘白玉飞船往百花谷方向的画面。

    红疤脸色一变,连忙取出了一块玉制法符,只见红疤冲着玉制法符点出了一个印决,随后平缓的开口“乾元宗有异动,那单一金灵根年轻修士独孤豪带领了七百来人,正往百花谷方向志愿,具体实力不明!”

    红疤说完,一把将玉制法符捏了个粉碎...

    “我也跟上去凑个热闹,呵呵,独孤豪...我可是将你的消息打探了个透彻,一定要再和你玩玩...”红疤一把将白色棱镜收了,随后化成了一道红光朝着独孤豪方向急速的飞去。

    “哇,这白玉飞船还真是好宝贝啊,遁速这么快,比起我全力飞遁的速度还要快上不少”李冲盘膝坐在一艘白玉飞船上,看着下方的景物,有些像乡下小子进城的模样。

    “没见识,这也大惊小怪”赵云燕就坐在李冲的旁边,不由鄙视的说了一句。

    “唉...,赵师妹不可以这样说啊,李师弟初出茅庐,这也也是应该的,我张厉第一次出宗门做任务,也是和李师弟差不多的,都是第一次难免觉得惊奇吗”

    “切,没见识就是没见识,哪里来的那么多道理”赵云燕对张厉也是没有好脸色,娇嗔的说道。

    “都出来了,就麻烦你大姐不要句句话杀人了好吧,真是的,一个姑娘家,也不注意点形象”李冲向着飞船上其他几十名同门看了看,很是尴尬。

    “要你管,我就这脾气,不服可以和我单挑啊,不要以为我真的怕你..”

    “你...,好好..好啊,下次再和你计较..”李冲一下子被说的顿时没了脾气。

    张厉见状想了想突然的笑了起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