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炼成仙

第五十九章 鬼雾

    林轩手心之中,出现了无数冰晶颗粒,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光泽,那是一枚枚尖锐的小针。

    既然是偷袭,当然要选择厉害的法术,能够一击必杀最好了!

    以前林轩只能同时控制近百根冰针,现在进入灵动期第六层,数量翻了一倍,冰针的威力也大增。

    不过林轩并没有马上打出法术,而是从怀里摸出一个瓶子,喝了一口里面装的红绫草绿液。

    叶天口中念念有词,百魂幡中鬼雾涌动,看这架势,应该是某种搜寻类的法诀,见他脚步逐渐移近自己,林轩不再犹豫,催动灵力,将手中的数百根冰针射了出去。

    寒光闪动,然而这叶天反应也极其迅速,脸色大变之下,握紧了手中的百魂幡,周围的鬼雾疯狂的像他聚拢过来,雾气中,若隐若现一个白骨盾牌。

    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冰针射在盾牌上,发出一连串的声响,咔,盾牌破裂,叶天喷了一口血,但冰针也被消耗完了。

    林轩“咦”了一声,破土而出,甩手像叶天砸出一张中阶的火鸟符,热浪扑面,叶天咬了咬牙,一个血红的骷髅头从百魂幡中幻化而出,拼掉了火鸟术。

    “是你?”

    叶天看清楚偷袭自己的人后,又是惊奇又是愤怒,原本他还以为是本门的某个精英弟子,没想到居然是一个连灵根都没有的普通人。

    “真人不露相,没想到林师弟的修为居然到了第四层!”叶天咬牙切齿,同时又有些疑惑,一个普通人修为怎么可能进展这么快,难道他是与自己一样的修魔者?

    不,就算是修炼魔道功法,也不可能这么迅速,第四层修为,已经是同期入谷弟子的中等水平了。

    没有灵根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这么快的。

    除了疑惑还是疑惑!

    叶天不知道,其实他还是低估了林轩的修为,对方与他一样到达了第六层的境界,而之所以会误判,是因为林轩喝下了红绫草绿液。

    这种神奇的灵药,可以在丹田内形成圆球,将力量包裹,屏蔽对方的探测,同时又不会影响自己实力的发挥,一举两得。

    在战斗中,让对方误判自己的实力,好处多多,能够让对手轻敌,从而到达突袭的目的。

    当然,也不是隐藏得越低越好,要根据具体情况来决定,比如现在,林轩之所以隐藏到第四层,是因为第四层的修为,才刚好有可能练成冰针诀,否则对方看见自己使用这么彪悍的法术,却只有第一层的修为,会更加怀疑,提高警惕。

    第四层刚刚好,让对方错估的自己法力,一会儿战斗的时候,他肯定会露出漏洞与空隙。

    决斗,不仅斗力,也同样斗智,两者结合,才更容易取得胜利。

    不过此刻,林轩心情并不轻松,原本他躲在地下偷袭,又使用了冰针诀这种威力强大的法术,心中是很有把握将对方一击必杀,没想到叶天居然挡住了,这小子为人机警,心思缜密还仅仅是其一。

    那百魂幡魔器的威力更令自己顾忌。

    这一战的难度,将远远胜过面对燕家家主,不过林轩虽然心中警惕,却并不担心,因为自己也不是三个月前的林轩,如今已经有灵动期第六层修为的实力。

    两个人互相顾忌,也没有叙旧的心情,林轩偷袭不成,没有再抢着出手,准备后发制人。

    而叶天虽然同样狡猾多智,但与林轩相比,却没有他沉得住气,右手举起百魂幡,缓缓的煽动起来。

    顿时黑雾弥漫,鬼影重重,眼前出现了各种恐怖厉鬼的形象,耳边更是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然而林轩却不为所动,嘴角边挂着讥嘲的笑容,这么大的声势,如果是真的,至少要筑基后期,就凭眼前这小子,灵力根本就不够支持,显然,这是幻觉。

    但幻觉并不意味着没有杀伤力,就算心中知道是假的,可面对如此恐怖的景象,换一个人,也会腿脚发软,浑身出汗,紧张恐惧之下,实力也就只能发挥出十之二三。

    可林轩不同,当年他修为还在灵动期第一层徘徊的时候,就敢强闯炼心路,论幻觉的真实与恐怖,眼前的不过是小儿科。

    对方愿意用就用好了,使用这样的法术,不仅对自己无效,还可以消耗他的灵力,一举两得。

    当然,林轩也不会不出手,光站着不动,是没有办法打败敌人的。

    林轩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符箓,不过这却不是普通的符,上次与燕天衡决战的时候,自己的符已经所剩无几了,这是那次的战利品,兽符。

    林轩之所以一开始就拿出了这样的宝贝,是为了速战速决,这儿虽然偏僻,但距离飘云谷毕竟不是太远,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人过来,叶天不愿暴露自己修魔者的身份,林轩又何尝希望别人发现自己的修为呢?

    正因为两人都存了这种心思,所以才很有默契的将战场转移到远离大路的空地,但即使这样,也很难保证不会有被人撞见的危险。

    所以在林轩拿出兽符,并注入灵力为其解封的时候,叶天也开始行动,见鬼雾幻觉奈何不了林轩,他当然不会傻傻的浪费灵力。

    一摇百魂幡,将鬼雾收了回来,然后打了一道法诀,到魔幡之中,霎时间,阴气大盛,数个披头散发的厉鬼,从里面飘落出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