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百炼成仙

第七十九章 灵草兽

    林轩站在一处小山丘的面前,在他旁边,躺着一具死去多时的尸体,从衣服上来,应该是火灵门弟子,然而他身上的伤口,却颇为奇特,并不像死于法术之下,胸口血肉模糊,倒像是被什么尖牙利爪的东西撕咬过。

    林轩默然了半晌,妖兽,林轩脑海中闪过一个名词,这溪跃涧本来就是恶名昭彰的凶险之地,虽然盛产各种灵药奇草,但也是妖兽筑巢的地方。

    这火灵门弟子的手中还握着一张符,满脸惊恐,尸体旁边,散落着数枚朱红色小果,林轩认得,这红露果乃是炼制洗髓丹最重要的一味原料,看来此人也是来溪跃涧采药,结果却死于了妖兽之口。

    虽然是敌对门派的弟子,但此人死状如此之惨,也让林轩心中发凉,对于溪跃涧内的凶险,更是多了一份直观的感受。

    弯下腰,林轩从他身上取下了储物手镯,虽然此人法力不高,但多少也能得到一些晶石材料。

    然后林轩从怀中取出了灵兽袋,往空中一抛,一个长得很像兔子的小兽从里面跑了出来。

    不过与兔子不同,此兽生有三目,乃是一级下品妖兽——灵草兽。

    顾名思义,此兽没有什么战斗力,但对于各种奇花异草,珍贵药材,却十分敏感,通常各修真门派都饲养了不少,来溪跃涧前,林轩高价购买了一只。

    林轩右手一拂,一道白光应手而出,将灵草兽卷在其中,然后林轩将指尖划破,一滴鲜血流了出来,滴在灵草兽的额头。

    认主仪式结束以后,林轩轻轻将灵草兽放下,抚摸了一下它的头,然后小兽就向着东南方向跑了。

    林轩嘴角边流露出一丝笑容,他可不想在溪跃涧中如没头苍蝇般的乱闯,那样多半是灵草没找到,却误入妖兽巢穴之中。

    而有了灵草兽带路,虽然依然不知道银月花,流萤草具体生长在哪里,但总要容易找到一些。

    而此时,杀戮也开始了。

    在溪跃涧各处,到处上演着火灵门弟子屠杀着其他修真者的戏目。

    战局几乎是一边倒,原因无他,一来火灵门精英尽出,派来执行任务的全是门内高手,且装备精良,二来,有心算无心,那些交了晶石获准进入的中立散修,与火灵门同门的别派弟子,还有依附于他们的修仙家族,根本就料不到火灵门突然翻脸,露出狰狞的爪牙,猝不及防之下,被对方偷袭,当然死伤惨重。

    灵动期的火灵门弟子几人一组,筑基期的高手也闻风而动,在溪跃涧里做拉网式排查,短短的数个时辰,就击杀了上百修士,而他们自己的损失,却微不足道。

    然而林轩并不知道,此时他正施展御风术,身形飘忽,急速赶路,从灵草兽兴奋的动作,前面不远的地方,应该是有灵药,只是不知道,是否是自己需要的。

    突然,林轩双眉一挑,停下了身形,并将灵草兽收回灵兽袋,然后收敛气息,借着杂草的掩护,悄悄的往前走去。

    溪水潺潺,流水声传入耳朵,只见在小溪的旁边,站着三个二十多岁的修士,从服饰看,是天星宗弟子。

    林轩屏息凝神,天星宗与火灵门素来交好,也是与飘云谷敌对的门派之一。

    在三人脚下,躺着一巨大的妖兽,其形如鼠,然而却比野猪还大,长着四耳三目,丑怪无比,脑袋下一滩鲜血,已经没有了气息。

    “这穿山獒还真不好对付。”

    “呵呵,若非谢师兄道法精深,我等只有落荒而逃的份。”

    “是啊,是啊,师兄的法术,真是让我等大开眼界。”

    “哪里哪里,两位师弟也出了不少力。”

    ……

    对于两位师弟的奉承,那谢师兄嘴上谦逊,表情却受用无比,三人正在那肉麻拍马之际,远处突然出现了一道遁光。

    谢师兄脸色一变:“师弟,快将这里收拾一下,有人来了,此地不宜久留。”

    “是!”

    两个马屁精齐声应诺,一人取出灵兽袋去装穿山獒的尸体,另外一人则像不远处的植物走去,那是刚刚成熟的千年灵芝。

    击杀这只穿山獒以后,他们的法力已经消耗了七七八八,这时候如果出现心怀不轨的之人,可就危险了,须知,修真界可比世俗更加残酷,杀人抢宝之事是再正常不过。

    然而那遁光的速度却比想象的快得多,很快就来到了这里,一个身穿火灵门服侍的修士从光影中显形。

    “原来是郑师兄。”

    谢云见了来人,松了口气,一来是相熟的朋友,二来对方乃火灵门弟子,双方既是同盟关系,来人当然不可能对自己有敌意。

    “呵呵,是谢师兄和两位师弟啊,三位收获不错。”

    “让郑师兄见笑了,不过击杀了小小的穿山獒而已……”

    谢云已散去了运转在手上的灵力,正笑呵呵的回答,然而他话没有说完,那郑师兄突然脸色一变,目露吃惊之色,望向前方。

    “出什么事了?”

    谢云也随着他的目光转过头,郑师兄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毒,毫不犹豫的张开口,一道红光喷出,刺穿了谢云的喉头,鲜血喷涌而出。

    “你……”

    因为声带断了,谢云已经说不出话,表情又是惊恐,又是愤怒,吃力的伸出手,指着对方,不甘的倒下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