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星河大帝

第三十章 巨额赔偿 下

    江离没有冲动,知道郑文冰,杨武,张岳家里的势力也不小,如果在这里把他们打成重伤残废,追究起来很多麻烦,毕竟雷经理那边虽然有人情,但这人情牢固程度也不是堪比金石。

    人家帮你已经够多了。

    “郑文冰,你就等着坐牢吧。”

    江离说完这一句,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郑文冰这个时候冷静了下来。

    “怎么?莫非你想要留下我?”江离转过身来,冷静的表情让三人都心中发寒。

    “江离,我们之间也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何必拼个鱼死网破?”郑文冰语气缓和下来:“你要动用手段把我抓起来,明白告诉你不可能,我家也不是软柿子任你拿捏。我们都是高三的学生,有大好前途,何必搞成这样。好吧,这次的事情我表示歉意,我赔偿你一笔压惊费,事情一笔勾销如何?”

    “一笔勾销!”

    江离心中当然不会一笔勾销,不过凭自己现在的实力,也不见得就能让郑文冰去坐牢。不如听听对方说些什么,先榨笔巨额赔偿,就当先收点利息。

    “这样,我出一万星元做压惊费,咱们的事情就扯平了。”郑文冰直接出钱,他相信这笔钱有足够的诱惑。

    “一万星元………”江离鄙夷:“郑文冰,你真当我没有见过钱么?这点钱打发叫花子么?”

    “那你要多少?”张岳喝道:“你家总共加起来不知道有没有一万!居然这样贪得无厌?”

    “是吗?”江离稍微一按自己的芯片,上面传出来声音:“您的账户余额19000星元,这月消费,114000星元……”

    “什么?”

    张岳,郑文冰,杨武听见这个电子账单,都差点跳起来,本月消费居然有12万,一个月消费这么多钱,他们都不可想象。

    “你以为,我会在乎你一万星元?”江离摆摆手:“郑文冰,你也太小看我了,一点点小钱就可以打发我?如果闹起来,三位大少就算有关系坐不了牢,不过档案中有污点,我想星空大学是无法报考了,我是无所谓,不过你们的前程可就没了。”

    “你………”郑文冰怕的就是这个,他现在最怕惹上官非,现在正是星空大学考试最后一年,重中之重,就算不出问题,惹一身骚也不值得。

    “那你要多少,说个数字!”张岳向前一步:“我知道你想要钱。”

    “哼!你们先等着,放不放过你,我跟我兄弟雷东经理打个电话。”江离走了出去,留下张岳,郑文冰一屋子人面面相觑,脸色阴沉得滴出水来。

    这件事情,还是问问雷东的意见,对方毕竟阅历丰富。

    “怎么?江离兄弟?”听见电话,雷东问道。

    “雷大哥是这样的………”江离把现在发生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我现在想把他们送入监牢,不过他们提出私了,雷大哥给我拿个主意吧。”

    “这样啊……”雷东想了想:“江兄弟,我知道你很想把他们送入监牢是不是?”

    “是的。”江离点点头:“我甚至还想杀了他们,这次他们对我家人下手,触犯了我的底线。”

    “别冲动。”雷东连忙道:“其实你现在可以按照正规的方法起诉,但我不支持你这么做。第一,起诉程序很复杂,会对你造成很大的麻烦,你现在是安心学习阶段。第二,官司一旦启动,郑文冰,杨武,张岳三人家里会狗急跳墙,万一做出什么鱼死网破的事情,对你不值得。第三,现在我们抓捕了子公司高管,没有直接证据表明郑文冰做了这件事情,就算做了他是从犯,陷害你父母最多是拘留几十天,在档案中留下污点而已,而且你父母并没有受到伤害,按照规矩,不过是警察厅正规询问而已,所以你索赔精神损失费,法院也不会支持多少。我建议你私了,索赔多点,我想他们会答应的。你有大好前途,不要和几个人渣纠缠在一起浪费时间。”

    “多谢雷大哥,你看我大约索赔多少合适?”

    江离暗暗点头,雷东毕竟是大集团的高管,问题看的很透彻,说的都是现实。父母并没有受到伤害,如果追究起来,警察只是正规传唤问话,程序上面并没有什么漏洞。

    “三十万,他们每个人家里,出十万星元做为赔偿。不过你说话小心一点,一定要让他们自己先提出来,免得他们反咬你一口,说你敲诈勒索。”雷东再次警告:“这样,我派个律师来和他们交涉。”

    “他们告我敲诈勒索?”江离被雷东提醒,倒是觉得有这种可能,“我在刚才录制了视屏,也可以作为证据。”

    “嗯,记住保留好。我让律师过来和他们交涉,一切都没有问题了。你从现在开始就等着。不要和他们提赔偿的事情。”雷东不愧是大集团的高管,这些事情安排起来滴水不漏。

    “多谢你。雷大哥。”

    “不要紧,你的催眠术这么厉害,以后可还要麻烦你帮我儿子催眠呢。他现在上小学,竞争也是相当激烈啊。”雷东知道结交一个催眠高手绝对不会亏本。

    咣当!

    江离打完电话推门进去,郑文冰刷的站起来:“江离,你到底要怎么样?”

    “不怎么样,雷大哥说了,你们居然算计到了雪氏集团的头上,出了这样的丑闻,极大影响了他们的名誉。他们要起诉你。现在雷大哥的律师在路上,大约半个小时就会到,你们都和他交涉吧。”江离根本不提赔偿的事情,免得被诬告敲诈勒索:“这件事情,我建议你们通知下家人,一起来商量解决。”

    郑文冰脸色大变:“江离,你够狠。”

    “打打杀杀都是莽夫干的事情,现在是法制社会,咱们走正规程序,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江离慢条斯理的坐着。

    杨武,张岳并没有打电话给家人,他们知道这次事情见不得光,打电话给家人只会换来一顿暴骂,更加难堪。

    半个小时之后,律师到了。

    这是个带着眼镜,文质彬彬的中年人,一进来就和江离握手:“江离同学,你好,我是雪氏集团的律师。”

    “你好,这次纠纷就全部靠你来处理,我不懂法律,由你来和他们交涉。”江离道。

    “好的。”这个律师转过身来:“郑文冰,杨武,张岳是吧?”

    “你想怎么样?”郑文冰站立起来,眼神紧张。

    “我们雪氏集团已经取得证据,你们和子公司经理勾结,侵吞公司资产,伪造证据,陷害我司职员,又勾结黑市拳场老板,恶意逼迫学生。这已经构成严重的犯罪。我们掌握的证据,随时可以起诉你们。”律师振振有词:“不过按照公民法第三千七百五十一条,你们如果可以取得被害人的原谅,被害人可以选择不上诉。因为这不是公诉案件,可以私下协调解决。”

    “说了这么多,就是要赔偿,你说多少?”郑文冰听后已经知道了意思:“这次我认栽,一万星元,够不够?”

    “这次那位经理对我们公司造成了严重损失,财务上面发生亏损,至少贪墨了三十万星元。我们公司必须要追回这笔欠款。”律师正色道。

    江离在旁边一听,暗中点点头,律师并没有说要多少钱,而是说自己公司有多少损失。

    这根本让人抓不到把柄。

    厉害。

    如果自己谈,那肯定就是三十万,这样就有敲诈勒索的嫌疑。

    “三十万!”郑文冰,杨武,张岳都差点跳起来:“你还不如去抢。”

    “我是说我们公司损失三十万,这笔欠款一定要追回。”律师语气冷冰冰:“难道你和那子公司经理有勾结,你们也得到的我们公司资产?如果有的话,我劝你们赔偿出来,我们可以不上诉。不然,公司的损失只能够选择法律手段追回。”

    “你………”郑文冰盯着律师,不过只能干瞪着眼,律师的话让他找不到一点破绽。

    杨武和张岳死死盯着江离和律师,他们也无计可施。

    “三十万就三十万!”郑文冰良久之后,突然下了决心:“我来赔偿,希望这次达成协议,一笔勾销。”

    “公司的损失追回,我们自然不会选择上诉。”律师拿出来一份文件:“你们签署下,然后打款。”

    “张岳,杨武,我们每人凑十万。”郑文冰看着协议,先商量。

    “冰哥,我的所有积蓄……”张岳心疼如刀割,十万元对于他来说,是一笔大数目了,家里给他的所有生活费,从小到大积攒起来的其他零花钱才有这个数,他们虽然是百万家庭,但不可能把家族所有资源都堆积在他们身上。

    每个人能够拿出十万,已经很不错了。

    “废话少说,先把这一关渡过去再说。”郑文冰道。

    “我得找我哥借五万。”杨武连忙打电话。

    江离冷冷看着三人凑钱,一言不发,三十万巨款并不能够解他心头之恨,有机会再让他们不得翻身。

    不一会儿,叮咚!三人转账成功,律师让他们签署了协议,等三人匆匆忙忙离去之后,就给江离进行转账,江离账户上一下子多了三十万星元。

    江离还要给律师好处费,但律师连连摆手:“您是雷哥的兄弟,我怎么能做这种事情?雷哥吩咐下来的事情,我自当尽力去完成。”

    “多谢多谢。”江离再三表示感谢。

    “该死!该死!这下,我们三人都成了穷光蛋!”

    走在路上,郑文冰,杨武,张岳三人都暴跳如雷。

    “冰哥,我们这次就这样被敲诈,难道一点都无法反抗?”张岳不甘心。

    “那有什么办法?我本来要和江离谈话,让他开价!然后诱他说出来一些不该说的话,这样可以反告他敲诈勒索。但谁知道来了这么一个律师,一点破绽都抓不到!”郑文冰感觉所有的阴谋都玩不动。

    “什么公司损失!我看就是敲诈我们一笔。”张岳一拳打在墙壁上。

    “公司损失他们完全可以做出账目来,天衣无缝,我们明知道被敲诈,却无可奈何。”杨武现在脑袋还有一些晕,被江离抽一耳光是极的大羞辱,但他现可不敢上去报复。

    “我和江离江涛两兄弟不共戴天!等着吧!”郑文冰咬牙切齿,脸都扭曲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