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极天下

第十六章 受挫

    拍卖行有着极其严格的审核流程,尤其是对民间流出的拍卖品,更是严上加严,否则拍出假货来,拍卖行的名誉就毁了。(·~)

    接待林铭的是一个年男,确切的说,是这位年男把林铭给拦了下来,“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林铭虽然穿了宽大的袍,但是他的身高还是相较成年男矮上了几分,再加上他并不成熟的嗓音,自然没可能在这样一个阅人无数的拍卖场执事面前遮掩他只是一个十五六岁少年的实事。

    所以林铭干脆用原本的声音说道:“我来鉴定铭符。”

    “哦?”年男有些怀疑的看向林铭,“我可以看看你的铭符么?”事实上,这男的态度已经很好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来拍卖行鉴宝,而且还是价格动辄上千两黄金的铭符,这种情况怎么看都有些恶作剧的嫌疑。

    林铭拿出铭符后,年男看到那跟草纸成色差不多的劣质符纸就微微皱眉,这显然是市面上卖的最低级符纸,一两金十几张,虽说符纸本身并不能影响铭的质量,但是铭师何等身份,自然不可能用这种低级符纸了,他们用的往往是十几两金一张的高级符纸,这样才能衬得起他们价值千金的铭符。

    不过,感受到那铭隐隐散发出的能量,年男还是确定,这确实是一张完整的铭符,而不是恶作剧,他看了林铭一眼,问道:“可有铭师公会出具的凭证书?”

    林铭摇头。

    “好吧,跟我来。”

    年男带着林铭来到拍卖行的鉴定室,负责鉴定的是一位看上去五六十岁的黑衫老者,林铭注意到,在老者胸前有一个牌,上面写着高级鉴定师。

    这黑衫老者拿过这张铭符后自然也注意到这铭符是用劣质符纸做的,不过他并没有流露出什么鄙夷的神色来,而是平静的戴上了白手套,而后便投入到认真仔细的鉴定工作当,显示出了良好的职业素养。

    不过鉴定只是开始了一会儿,老者便面带异色的抬起头,看了看林铭,又看了看这张铭符,最终,他说道:“如果我没看错,绘制这张铭符的人实力不超过练体三重,是吧?”

    铭符上会遗留下制作者的真元痕迹,鉴定师通过这些痕迹可以大致判断出制作者的武道等级,林铭绘制出的铭符,真元等级自然很低,老者判断出练体三重还是因为林铭修炼《混沌真元诀》,真元相较同级武者更加凝厚的原因,要是知道这铭符只是眼前这个只有练体一重的十五岁小绘制出来的,估计要惊的下巴掉在地上了。

    林铭知道这点没法抵赖,只能点头。

    老者深吸一口气,啧啧称叹,“江山代有才人出,区区练体三重修为就能绘制铭符了,让人惊讶!”

    一般来说,铭大师都是有些年纪的武者了,大多数是锻骨境以上,不少甚至突破了凝脉境,更有甚者是后天境的武者。【*】

    练体三重的恐怕只是铭术学徒,一个铭术学徒因为机缘偶然,绘制成功一个完整的铭符不稀奇,但是一连绘制四张相同的铭符,就让人惊愕了。

    林铭听到老者的赞叹,本以为这份生意差不多成了,然而没想到老者话锋一转,说道:“虽然是一份完整的铭符,但是如果制作者只是一名铭术学徒的话,我们无法肯定其增幅效果,你要知道,铭术学徒一般真元总量有限,很难完成繁杂的铭绘制,如果铭符的增幅效果在一成以内的话,是没什么价值的,这种铭符,我们不能拍卖,一旦其品级不过关,有损拍卖行声誉。”

    铭符只能用在上了品级的宝器上面,因为只有上了品级的宝器,才能被武者贯注真元来战斗,而铭是通过改变改良真元的流动方式,才能增幅宝器的战斗力。

    所以,能够被铭的最低也要是人阶下品,而人阶下品的宝器,价值普遍在几千两黄金以上!

    宝器可不是一般人装备的起的东西,即便大家族的弟,也要等修为到了易筋锻骨期,才有可能得到一件宝器。

    比如当初王义高,虽然家世不错,但因为本身修为有限,用的也不过是一把品质精良的青锋剑,这柄青锋剑可不是宝器,价值不过两百两黄金而已。

    宝器的铭次数是有限的,基本上只是一次,也就是说,一次铭之后,不可再铭,试想,谁会买了一件几千两金的宝器,而后使用质量难以保证的铭符来铭呢?

    所以铭术学徒做出来的铭符是没有市场的。

    林铭料到了这个结果,他说道:“我可以只拍卖三张铭符,剩下的一张用来做实验。”

    铭符成品制作出来后,不铭刻到宝器上很难实验其结果,即便是制作者自己,也只能大概推测出增幅会在几成到几成之间。

    很多时候购买铭符的武者也是在拼运气,所以大师级的铭符作品非常受欢迎,因为他们有信誉保证,而名气不显的铭师做的铭符却往往无人问津,没有人会买一张效果未知的铭符,拿自己的宝器冒险。

    鉴定师道:“这个自然可以,不过,实验用的宝器需要你自己提供。”

    林铭一听,顿时无语了,一件宝器价值几千两黄金,拍卖行不可能随随便便的拿出几千两黄金的东西作为实验道具。

    当然,若林铭本身是铭术大师就不同了,因为大师有信誉保证,拿出宝器做实验也不会亏,而且这种人,拍卖行也乐得交好,适当付出一些自然值得。

    林铭最富裕的时候也不过八百多两黄金,上哪儿去弄实验用宝器?

    他没有再做纠缠,也没有说什么,相信我,我一定不会让你们提供的宝器蒙受损失之类的话,他知道这样说也不会有任何意义,鉴定师不会相信他的,归根结底因为这铭符的真元波动太弱了。

    就这样,林铭带着他的四张铭符转身离开了天运城官方拍卖行。

    ……

    “抱歉,我们需要铭师公会提供的证明,或者是铭大师本人提供的书……”

    在天运城交易会,采购师在看到林铭是一个十几岁的少年后,根本都没有给这四张铭符一个鉴定机会,直接拒绝了林铭。

    这还是态度好的,后来林铭到了一些私家店铺,这些人的态度更差。

    能卖的了铭卷轴的交易店铺,那绝对是大商会的下辖店铺,店铺往往有五六层,内部装修奢华,气势恢宏,至于东西的价格自然是贵的离谱了,动辄数百两,上千两黄金,这种店铺的店员掌柜,也是非常傲气的,若是财神爷过来,自然是客客气气的,好茶好水的招待,要是搞推销的,或者是穷人上门,不扫地出门就不错了。

    他们有的人根本懒得搭理林铭,有的则不耐烦的挥手驱赶。

    “哪来的小孩,别在这里捣乱,耽误做生意。”

    “赶紧走吧,这地方不是你这个年纪的小孩该来的地方,哎……哎,那位客人,有什么需要吗?进来看看……”

    “小朋友,别在这里逗我发笑了,你这是草纸画的吧,一张草纸上画一团小火苗,你以为这就是铭术吧,哈哈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