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极天下

第四十五章 破九道真言

    王砚峰浑身真元流转,不等林铭站稳身体,已经大喝一声,三尺长的剑身上亮起出一道道光亮的符,这些符一共十道,其九道青色是王砚峰的真元凝成,最后一道,则是铭师铭刻所留下的。[~]

    “《九道真言》剑法,这是王家上任家主战功封爵之后,先皇赐给岳麓城王家的传世绝学,这王砚峰凭借练体三重初期的修为将《九道真言》练到了幻化九道符的境界,虽然只是最低级的青色符,但也确实了得了!”

    观看战斗的长老自然见识广博,一下便说出了王砚峰武技的来历和境界。

    “《九道真言》只有使用宝器才能施展,世家弟确实不一样,有这样的家传武学,又能早早的配上价值几千两黄金的宝器,这起点就比其他平民武者高多了。”

    “林铭危险了,他一个平头小,肯定不会武技,拿什么来挡《九道真言》?”

    在比武场上,林铭望着王砚峰剑上的青色符,双目灼灼,修习铭术之前,首先要修炼灵魂法诀,凝聚控制灵魂力,林铭修习的是顶尖灵魂法诀《太一灵魂诀》,凭借这个,林铭对宝器的真元流动极为敏感,只要一个灵魂念头延伸过去,就能清楚的捕捉到。

    “这王砚峰用出的武技我虽然能感受到,但是我对武技不太了解,根本不知道破绽在哪里,不过如果论铭术和宝器,这整个天运国恐怕都没有人比我懂得更多,我能很清楚的找出这宝器的真元流动不圆融的地方……”

    林铭正在思索,而就在这时,王砚峰已经手持长剑冲了上来,他上来就用家传武学《九道真言》是打算在几招之内解决林铭,以此立威。

    真元贯注长剑,发出尖锐的呼啸之声,这就是宝器的好处,一旦贯注真元,可以大大提高招式的气势和威力,面对这等威势,没有宝器的武者往往生出无力抵抗之感,因为他们若是以兵器正面抗衡很可能把兵器弄断了!

    “林铭,受死!”

    王砚峰一声暴喝,九道符上的青光瞬间绽放,长剑势如破竹的斩向林铭的肩膀,林铭目光一凝,双脚猛踏地面,身如同闪电一般闪出。

    “轰!”

    王砚峰一剑斩在地面上,火星四溅!这青石地面经过阵法加持,坚硬如铁,可是即便如此,依然被王砚峰斩出半尺长的一个口来,可见这一击威力之大。

    一击未,王砚峰毫不沮丧,反而哈哈大笑,“林铭,你跟我比度么?想不到你不但天生神力,度也快,可惜!你不会身法武技!”

    “论度,你岂能跟我相比!”王砚峰脚步一动,身竟然拉出了一串隐约模糊的残影。

    “七绝步!王家的身法武技!”

    “这是王家的家传绝学之一,七步之内,神出鬼没,度赶超鬼神,大世家真是让人嫉妒!”

    “武器受制,武技受制,身法也不及,这一战还怎么打?”

    在众人议论的时候,王砚峰连踏七步,瞬间出现在了林铭的身侧,宝器上九道符青光再现,一剑斩向林铭的手臂!

    七玄武府的打斗不许杀人,否则会被校方制裁,所以王砚峰斩向了林铭的手臂,虽然这一剑不会致死,但是却可以让林铭的手臂齐根而断,即便有上好的疗伤药接骨续筋,这手臂废了大半,以后修为大损。

    阴毒的一剑!

    王砚峰嘴角泛起一丝狞笑,你不是天才么?我就斩断你的天才之路,看你还跟我争什么,他对这一剑势在必得,也想不出半点自己会输的理由,然而就在这时,林铭大喝一声,猛一个转身,一拳砸出!

    平平实实的一拳,带着将近三千斤力量,毫无花哨的砸了出来。

    “呯!”这一拳正王砚峰的剑脊,那正是林铭之前发现的宝器真元流转的不圆融所在!

    长剑挥动的度何其之快,想要打到这一点难度可想而知,要不是融合了林铭数年来千万刀的解骨,在无数骨骼筋肉游刃有余所练就的精准攻击,即便他凭借对铭术的了解感知到这不圆融的一点也是没用。

    那一瞬间,王砚峰只觉突然一股暴戾的真元传来,生生的截断了他宝器的能量流动,若说他贯注在剑的真元如蛇一样,而这一拳就如一柄柴刀斩在了蛇的七寸处,拦腰截断!

    怎么?

    真元一滞,王砚峰血脉一阵上涌,而就在他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的时候,林铭飞起一腿,踢向了王砚峰的脑袋。

    数年如一日对着铁树树桩的苦练,铁线草的刻骨之痛所淬炼的朴实腿法,配合《混沌罡斗经》修炼出来的恐怖力量,在这一击完全爆发出来!

    林铭的腿如同龙尾一样抽下,王砚峰到底也有几分本事,在气血翻滚之时,还硬生生的用手臂挡住林铭这一腿。

    然而当林铭的腿踢在王砚峰小臂上的时候,王砚峰只觉得仿佛是一根粗大的铁棍砸在了上面,砸的他手臂一麻,几乎失去了知觉。

    王砚峰心大惊,这是什么怪力!

    电光火石的变化,让在座的长老心大惊,刚才这一拳绝不是那么简单!那些只看热闹的考生看不出什么,但是他们都是后天境界的高手,自然捕捉到了刚才那一拳的奥秘!

    这个林铭,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

    被这股大力直接掀飞,王砚峰刚刚耗尽的一口气还没提上来,却发现视野的林铭瞬间放大。

    不好!

    “七绝步!”王砚峰脚踏七绝步,身体完全违反物理规则,硬生生的横移出去,躲过了林铭的一拳,而在这急停变向之,再加上之前的气血翻涌,王砚峰终于控制不住体内躁动的气血,嘴角溢出了血丝,此时王砚峰心已是惊骇莫名,当初在玲珑塔,他的《九道真言》威力大打折扣,不得已在闯到第四层于两头凶兽同归于尽,要是能用宝器的话,他自信轻松闯到第五层,甚至在第五层还能杀掉几只凶兽,可是即便自己这样的实力,竟然反被林铭所逼?难道当时林铭在第五层都能大杀四方?

    他引以为傲的《九道真言》完全被击破,这让王砚峰感到了深深的屈辱,然而这时候却已经不是想如何去报复的时候了,林铭如跗骨之蛆,再一次冲了上来!这一次林铭用的是短刀攻击!

    “我剁碎了你的刀!”

    因为之前一口真元用尽,现在刚提起一半来,王砚峰根本就没有时间施展《九道真言》,只能将一半的真元全部贯注到手的宝器里,凭借**力量和宝器的锋锐来抗林铭的这一击,他已经料定,自己这一剑斩下去,林铭必然要收刀,否则刀就会被剁碎。

    然而他没想到,林铭根本没有收刀,任凭这一剑斩在了剔骨刀上!

    “呯!”

    随着清脆的响声,在这样狂猛的真元碰撞,剔骨刀被斩成数块碎片!

    “喝!”

    王砚峰还没来得及吃惊,林铭已经大喝一声,一拳击在那剔骨刀爆成的碎片团上。

    “噗!”碎片如同暗器一般四射开来!

    如此近距离的暗器怒射,王砚峰就算有七绝步也根本躲闪不及!

    “啊啊啊啊!!”

    王砚峰惨叫一声,他的肩膀、小腹、大腿同时被一块碎片击,鲜血四射,那块肩膀的碎片更是贯穿了王砚峰的肩胛!

    接着林铭毫不客气的飞起一脚踢在王砚峰的胸口,王砚峰吐出一口血箭,肋骨瞬间断了几根,身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

    “住手!”

    在林铭踢飞王砚峰的一瞬间,徐长老如同猎豹一般飞起,他身后的椅直接被真元冲成了渣。

    徐长老如同风一般冲进比武场,一把接住了受伤不轻的王砚峰,立刻从身上取出一个药瓶,给王砚峰上药,他与王砚峰的父亲是故交好友,自然要对故人之照顾一些,而且王砚峰被伤成这样,他很难交代。

    上好药后,徐长老面色阴沉的抬头望向林铭,“你这小,年纪轻轻,下手这么狠!”

    徐长老这一句话,用上了真元,每个字迸出来都如钢珠落地,气势十足。

    面对一个后天高手的压力,林铭目光一凝,暗自运转《混沌真元诀》抵住这份压力,他面无表情的说道:“你说我狠毒,那么什么是不狠毒?是不是王砚峰刚才要斩断我的手臂,我就该伸出去给他斩?若是我那一拳偏了,手臂被斩断,你会不会上来说王砚峰狠毒?”

    “好!你还敢顶嘴!?”徐长老猛然踏前一步,身上爆发出一股杀气,这股杀气爆发出来,让人感觉徐长老就如同一个择人而噬的猛虎,随时会扑过来。----各位求收藏啊,点击“加入书架”,收藏本书,这对一本作品来说至关重要,各位轻轻一点,蚕茧动力十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