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武极天下

第七十七章 当出时自会出

    柳明相首先上台,长剑一指王砚峰,笑道:“王砚峰,上来受死吧!”

    “哼。[~]”王砚峰冷哼一声,怡然不惧的上台,他与柳明相的赌斗也定在了这一天。

    “这王砚峰,倒是有骨气。”林铭看得出,王砚峰的气势不是装出来的,王砚峰与柳明相的差距太大,即便王砚峰天赋上佳,也不可能在一个月之内追上来,可是面对赢面渺茫的战斗,他还能勇气气势都在,这就十分难得了。

    王砚峰抽出了自己的宝器剑,真元灌注其,《九道真言》的九颗青色符一一亮起,形体比之前与林铭一战时凝实了数倍。

    这一个月来,王砚峰疯狂的修炼,虽然没能达到练体三重巅峰,但是也让真元练脏的程度更加彻底,巩固了练体三重的修为。

    看到王砚峰的九道真言剑法,柳明相笑道:“倒是有点进步,可惜比我还差得远。”

    “受死吧!”柳明相大喝一声,抽出长剑,向着王砚峰一剑斩去,在半空之,他的剑变成了紫灰色,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呯呯呯!”柳明相连出三剑,宝器级的长剑,灌注了柳明相的真元,发出激烈的气爆之声。

    王砚峰稍稍后退一步,剑身上九道真言符光芒大盛,一剑劈出,柳明相的剑风顿时被劈的弱了许多,王砚峰又出一剑,破开了柳明相的第一道剑风。

    “嚓嚓嚓!”王砚峰且战且退,连连切开柳明相的剑风,一时间,空气布帛一般被撕碎,王砚峰在肆意的能量流步履沉稳,丝毫不乱。[~]

    “有几分本事,可是还差得远!天王斩轮剑!”

    柳明相踏前一步,身上真元呈现出更加浓郁的紫色,气息如沸水一般滚滚沸腾,三尺长剑闪烁出紫阳一般的光辉,一道真元凝成的三尺法轮出现在了柳明相的剑尖上,急的旋转着。

    “天王斩轮剑!藏书阁记载的高级武技,练成极难,可是这柳明相却练成了!”

    “王砚峰危险了!”

    林铭眯起眼睛望着场的天王斩轮,那真元形成的法轮自成一个奇异的体系,在他看来毫无破绽,可是,林铭却发现,柳明相支持这天王斩轮极为勉强,在他向长剑宝器灌注真元的过程,有着太多不圆融的地方!

    王砚峰要想赢,只有趁现在冲出,截断柳明相宝器的真元供给,可是王砚峰不是铭师,更不懂《太一灵魂诀》,不可能看得清柳明相宝器的真元流动路线。

    这时候,王砚峰动了,虽然柳明相此时气势迫人,但是王砚峰却毅然逆流而上!他很清楚,这时候要是不上就更没机会了,必须在柳明相招式尚未凝聚到最高点时,击破他的天王斩轮!

    王砚峰一剑挥出,他的攻击目标既不是天王斩轮,也不是柳明相宝器那些真元流动不圆融的地方,他攻击的是柳明相的胸口要害,长剑灌注真元,隐隐有电光闪动,携带着风雷之声,武技——雷云斩!

    这一招,正是王砚峰在藏书阁所选的高阶武技!

    当时,王砚峰在藏书阁选择的《神阳功》、《鸿鹄落羽》、《雷云斩》,这三门功法武技没有一个简单的,王砚峰就算天赋出众,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学会。[~]

    《神阳功》是功法,修炼起来是为了提高修为,想靠它提升实力绝非一朝一夕之功,而《鸿鹄落羽》是轻功,同样不能提高正面战斗力,所以王砚峰这一个月的时间大多数用在了《雷云斩》上,如今,他的雷云斩已经小有所成,他想着凭借这一招,取得出其不意的效果!

    “天真!才修炼了一个月的雷云斩,如何与我的天王斩轮相比!”柳明相大喝一声,长剑带着天王斩轮一剑斩下,紫色的天王斩轮,带着吞噬一切的旋转之力,重重的落了下来。

    “轰!”雷云斩与天王斩轮相撞,激烈碰撞的真元将空气压成了实质化的气膜,如潮水一般冲向四周,半空雷电闪烁,王砚峰和柳明相同时倒飞了出去!

    柳明相身在半空翻了几圈,最后用剑撑着落在地上,胸口气血一阵翻滚,显然刚才的撞击让他很不好受。

    然而王砚峰就更惨了,身倒飞出十几丈远,重重的撞在了一棵大树上,张口喷出了一股血箭。

    “这王砚峰输了!”

    “意料之,不过他能把柳明相打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很不错了。”

    “新生怎么可能赢得了老生?大家谁不是天才,我们在这七玄武府多呆了好几年,要是输给新生,我们这几年岂不是白呆了!那林铭,肯定也是要输的!这帮新生,不敲打敲打他们,还觉得自己要骑到我们头上了!”一个地之堂的老弟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

    王砚峰撑着剑,单膝跪在地上,左手擦去了嘴角的鲜血,他冷冷的盯着柳明相,甩手扔出了五颗真元石!

    “今日你从我手取得的,他日我加倍讨还!!”

    王砚峰恶狠狠的吐出这句话,每个字都金石落地一般,声声入耳。说完后,他转身撑着剑,拖着摔伤了的腿,一步步的离去!

    目送王砚峰离开,林铭倒是对这王砚峰有些钦佩,说起王砚峰,实在是倒霉,自从进入七玄武府,他连连受挫,屡战屡败,要是一般心高气傲的天才,很可能因此一蹶不振,而王砚峰却可以不屈不挠,不得不让人佩服。

    “林铭,上来吧,该你了!你会是同样的下场!”继柳明相之后,张苍走上演武场,张苍的排名石成绩是一百零三名,实力要比柳明相还要高出一大截!

    林铭背着贯虹枪走上演武场,与张苍遥遥对立。

    王砚峰和柳明相的一战只是开胃酒,而林铭和张苍的,才是今天赌斗的重头戏,在场一大半人都是冲着这场赌斗来的!

    这些人,新生自然是希望林铭争口气,就算输,也不能输的太难看,而老生则希望张苍能以压倒性的优势胜利,好让这些自以为是的新生们知道他们与老生的差距!

    看到林铭上台,凌森和拓苦也多加了几分注意,林铭到底凭什么排到排名石第一百二十六名,马上就要见分晓了!

    战斗正式开始,张苍抽出了狭刀,这柄刀没有刀镡护挡,刀身直接连着刀柄,刀身长两尺八寸,刀柄长不过三寸,刀刃狭薄如纸,一看就知道这是一柄快到极致的刀。

    毫无疑问,这刀是一件宝器,作为七玄武府排名一百左右的弟,即便不是世家出身,也很容易被大势力所招揽,凭借加入大势力的那些优厚待遇,拿到一件宝器不算什么!

    “拔枪吧林铭,我倒是想看看,你的《基础枪诀》练得怎么样了?有没有小成?这么简单的功法,一个月就应该小成了吧。”

    张苍脸上带着一丝捉狭的笑意,别说是《基础枪诀》小成,就算是圆满对他也没什么威胁,凌森拓苦越是关注林铭,他越会将林铭狠狠的踩在脚下。

    张苍将真元灌注到狭刀,看到林铭依然站立不动,他眉头一皱,“你不出武器么?”

    林铭缓缓的说道:“当出时,自然会出的!”

    “你说什么?”张苍心盛怒,作为地之堂的上等弟,他竟然被一个新入武府的后辈如此轻视,而且对方的实力还不如他,简直不知死活!“当出时自然会出!?好!很好!今天我就看看,你还有没有机会拔出枪来!”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