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二章 竟被偷袭了!

    第二章 竟被偷袭了!(本章免费)

    安月君殷勤地坐到她旁边,笑眯眯地说:“娘子,累不累?要不要相公帮你捏捏腿?”

    叶溪倩伸出两条腿,一脸期待地说:“好啊。”

    安月君妖魅勾魂的双眼闪过一抹邪恶,脸上却仍是一派纯真,嫣红的小嘴儿上还残留点点唾沫星子,格外吸引人。

    叶溪倩看了看吞咽了口水,小声嘀咕道:“这家伙好还真够吸引人的。看来他做我的相公还真是不亏,可得好好保住这张长期饭票啊。”

    叶溪倩的小声嘀咕一字不差的全入了安月君的耳中,他脸上的笑容更为灿烂,语气柔的几乎能滴出水来,撒娇地说:“娘子。。娘子。。。娘子。。。。”

    “怎么了?”

    “娘子,你的衣裳好奇怪哦,我怎么没见过?”安月君正揉着她的小腿的手,顺便摸了摸她的牛仔裤,疑惑地问。

    “啪!”叶溪倩一使力拍了上去,骂道:“你个色胚子!摸哪呢?”

    安月君赶紧收回自己的手,边揉边邪魅的眼里充满委屈,说:“娘子,我帮你捏腿呀。”

    “屁,帮我捏腿会摸到里面吗?”叶溪倩讽刺地说。

    “娘子,我没摸你的屁屁啦。”安月君小声地说,“虽然很想。”

    叶溪倩眼一眯,眼露凶光,恶狠狠地说:“你说什么?”

    安月君拼命地摇头,嘴里直喊着:“娘子。。。娘子,我没说什么,你听错了。”

    “真的吗?”叶溪倩怀疑地看着他,脸上摆明写着两个大字,不信!

    安月君点头如捣蒜,邪魅的眼里勾起一抹笑意,抬头之际,却是满眼的纯真,说:“娘子,你一定要信我。”

    “好了好了,信你就是了。”叶溪倩看了看天,站起身,转头看向他,说:“天快黑了,快赶路吧。”

    安月君看了眼她,小心翼翼地说:“娘子。”

    “干啥?”

    叶溪倩直直地盯着他,看得安月君心里一上一下,随后开口:“你是不是有事想跟我说?”

    安月君想了片刻之后,说:“娘子,你知道出路在哪么?”

    叶溪倩一听惊呆了,片刻反应过来,“砰”直接给了安月君一拳,嘴里地咒骂道:“妈的,你不认识路,你还让我走这么久,是不是存心的?”

    安月君一边逃一边求饶:“娘子饶命,娘子饶命。”嘴角却露出一丝微笑,很轻,却让人感觉很幸福。

    追着追着,安月君突然停了下来,目露警戒,扫了一下周围,语气冰冷地说:“出来。”

    叶溪倩觉得很奇怪,看着突然变冷的安月君心里打了一个寒颤。这语气,听着好可怕,会不会是错觉呢?

    她疑惑的走到他面前问:“安月君,怎么了?”

    安月君没回答,只是将她护在身后,继续冷声说:“出来,不要让我失去耐心。”

    话刚完,瞬间,树林的四周便出现很多个黑衣男子,其中的一个男子看着安月君狠狠的说:“冷面玉君,今日是你的死期!”

    听得叶溪倩在后面直叹气,为什么有人追杀他,她也得跟着倒霉?虽说长期饭票很重要,但她的小命更重要啊。看来走出这鬼地方,她就要跟他分道扬镳。

    此刻,安月君的脸上虽平静无波,但叶溪倩却可以从他周身感觉到浓浓的杀气。

    他轻轻一笑,这笑却充满狂傲,随后说:“就凭你们?”

    这句话成功激怒了眼前这群黑衣人,叶溪倩心里已在哀嚎,这家伙怎么就会在老虎头上拔毛,找死,他这么想死也别拖着她呀。

    其中一个黑衣人气恼的说:“冷面玉君,接招。”说完,剑便直直朝他刺了过去,安月君却是拉着她轻轻一闪,便轻而易举地躲避了他的袭击,又紧随着打了几招,却仍未见有何效果。

    黑衣人见袭击未成,有些恼羞成怒,对着其余人说:“大家一起上。”

    叶溪倩看着这么多人,一着急,未经大脑,话就蹦出来了:“慢着,你们这么多人欺负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话一出口就立即后悔不已,天啊,她怎么这么笨的,哪壶不开提哪壶,看来今天她是难逃一死了。

    “只要杀了冷面玉君,我们不当好汉又如何?”其中一个黑衣人开口说。

    安月君一听她的话,周身的杀气全化成暖暖地气息,他眼里尽是满足,美滋滋地说:“娘子,你这是在担心我吗?”

    叶溪倩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这家伙也太会自作多情了吧,没好气地说:“别自作多情了,我是为我自己担心。”

    “娘子?”黑衣人反问一句。

    只是语音未落,他却已是尸首分家,头颅滚了几步路便停了下来,其余黑衣人惊恐地看着安月君,他太恐怖了,还未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一人便已死。

    安月君冷冷地说:“娘子也是你们叫的么?”眼里的杀气已欲渐浓重。

    叶溪倩偷偷瞄了眼安月君,眼使劲眨了眨,她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刚刚他的眼睛怎么紫色了?再看时却已经恢复正常了。

    忽然想到,他刚刚轻而易举地便解决了一个人,看来他的武功很高了。一想到这,便扯开大大的笑容,谄媚地对他说:“夫君?”声音娇柔得连叶溪倩都想吐了。

    安月君转头一双眼笑得弯弯的,嘴角儿也微微上扬,问:“娘子,什么事?”

    叶溪倩继续说:“夫君,我就靠你了。”

    安月君点点头,开心地说:“娘子,放心吧。”

    叶溪倩还在思考时,却见安月君已经拉着她的手,要向前走。她顿时清醒过来,看着地上的人,瞪大了眼睛,脑中一片空白!这,这什么情况?为何才前后几秒钟,已经都是断手断脚了?这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

    安月君得意洋洋地把脸凑到她面前,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她,说:“娘子,夫君我是不是很厉害?”然而,握住她的手却紧了紧,眼底闪过一丝紧张。她会怕吗?怕他杀人如麻,手段残忍,怕他是妖孽,竟长了一想她令他心悸不已的美眸里尽是骇异地看着他,再也不让他接近,心里就是一阵刺痛。

    叶溪倩却是一言不发地皱眉沉思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