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四章 去布衣店

    第四章 去布衣店(本章免费)

    “姑娘,要挑选什么料子的衣服?”布衣店的店小二殷勤地说。

    “恩,让我挑选看看。”叶溪倩无意识的点点头,眼早已被那些漂亮的布料给吸引住了,正想上前摸摸看,却发现有人搂着她的腰,她回过头眯起眼,不悦地说:“安月君,你想干嘛?”

    安月君眼底闪过一丝奸邪,自动无视她的话,对着店小二骄傲地介绍:“这是我娘子噢,漂亮吧。”得意洋洋的神情仿若得到了全世界般满足,可爱又诱人。

    店小二先是一愣,随后立即点头哈腰,说:“是,是,贵夫人的确是很漂亮。”

    叶溪倩被说得脸红彤彤的,只能瞪着安月君小人得志的模样,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地说:“安月君,放手!”

    安月君好看的眸中满是委屈,直直地看着她,搂住她腰的手紧了紧,头一偏,扁着嘴赌气地说:“不放,不放,就是不放。”娘子,一辈子都不放。

    叶溪倩眯起眼,踮起脚尖,在他耳畔轻轻说了几句话。安月君眼倏地一亮,咧开嘴,一脸兴奋,笑呵呵地说:“娘子,是真的?”

    见叶溪倩没好气的点点头,这才依依不舍地放开手,说:“娘子,不可以耍赖噢。”

    “知道了,知道了。”叶溪倩走到布前,边看嘴里还不停地抱怨:“这家伙真是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叶溪倩摸了摸白色的布,转头娇滴滴地对安月君说:“夫君,这块布料我好喜欢。”

    安月君点点头,朝一旁愣在那的店小二吼道:“还愣在那干什么?我家娘子说喜欢,还不快去拿下来给她。”眼底闪过一丝冷意,让店小二有些心惊。他,绝非简单人物。

    “是是。”店小二忙上前拿下来说,“夫人好眼光,这是有名的雪缎,丝质光滑,全国也只有十几匹,夫人要拿一匹么?”

    叶溪倩还未说话,安月君抢在前头,说:“当然要,现在就帮她做些衣裳吧。”

    “是,请等下。”店小二走了进去。

    一会儿,一个稍有些年纪的男子走了出来,手上拿着量尺走到他们面前,说:“夫人,请到内堂,让小的为您制衣。”

    叶溪倩点了点,走了进去,店小二对安月君说:“公子,请您坐这稍等片刻。”

    见安月君坐上去,便赶忙倒茶,热切地说:“公子与夫人这是刚成亲吧。”

    安月君愣了愣,随即点了点头。

    “难怪,感情好得羡煞人。”店小二谄媚地说。

    安月君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眼底闪过几许笑意,淡淡地说了句:“是吗?”

    时间过去了很久,安月君脸上丝毫没有一丝不耐之色,眼只是看着外面,脸上面无表情,甚至散发冷冷的气息,令众女子望而却步,只能远远地看着。

    这时,从内堂传来,“这样真的可以么?”

    “夫人,这件衣裳真的很合适你。”

    叶溪倩扭扭捏捏地走了出来,安月君一贯平静的无波的眼里似是被风吹过,漾起了点点星光。

    一袭素净的白纱裙衬得她的肌肤更为白净粉嫩,裙边的蕾丝更带一丝飘渺与清丽。本是披肩的长发用紫色丝巾随意扎了起来,却仍有一撮发丝散落,清爽中带着一丝妩媚。

    他立即迎上去,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一副色迷迷的模样,撒娇地说:“娘子。。。娘子,你好漂亮。”

    “啪!”

    叶溪倩猛地将安月君欲抚上她脸的“狼手”拍了下去,不确定地问:“真的好看吗?”

    安月君揉了揉自己的手,用力地点点头,骄傲地说:“我的娘子怎么会不好看?”

    “那就好。”叶溪倩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了地,“走吧。”

    安月君付了钱追了上去,讨好地问:“娘子,我们现在要去哪?”

    叶溪倩白了他一眼,一副当他是白痴的模样,说:“当然是去吃饭了,难道你不饿么?”

    叶溪倩见前头拐弯处正有一家酒楼,心中一喜,忙跑了过去。

    一顿吃饱喝足之后,叶溪倩与安月君再回到大街上,已经临近傍晚。叶溪倩看了看天,温柔地说:“夫君,我们家在哪?”

    我们家?安月君心中一股暖流淌过,他喜欢这个词,妖邪的眼满满的喜悦。他眨了眨眼,小心翼翼地说:“娘子,我们家离这很远,恐怕要乘马车得两三天才能到。”

    叶溪倩脸僵了一下,口气立即凶了下来:“安月君,那你到这来干嘛?”

    安月君眼飞速闪过一丝光,小心赔笑着说:“娘子,出来游玩啊。”

    叶溪倩从头道脚瞄了瞄他,随后说:“你以为我会信么?”

    她看了看周围,轻轻地问:“安月君,现在是什么朝代?”

    语气带着些许孤寂与悲凉,让安月君的心倏地一紧,他不喜欢她口气中的悲戚,仿若她生无可恋,她不是还有他么,但仍是回答:“紫月王朝三十三年。”

    她终于明白她真的穿越了,而且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朝代,她该怎么办?还回得去么?眼里布满了淡淡的哀愁,安月君抿了抿嘴,眼底闪过一丝心疼。他悄悄地握住了她的手,紧紧地,撒娇地说:“娘子,我现在就要亲亲,你不准耍赖,刚刚答应我的。”

    “砰!”

    一拳又打了上去,叶溪倩警告地说:“你这个色狼,离我远点。”便立即大步向前走。

    这样才像她,安月君笑着追了上去,嘟着嘴撒娇地说:“娘子,不可以耍赖,我要亲亲。”

    “你离我远点”

    “娘子。。。娘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