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八章 叶溪倩吃醋了?

    第八章  叶溪倩吃醋了?(本章免费)

    叶溪倩死命地往前走,他,没有推开,是喜欢她么?也是,只要是人都会喜欢这种绝色佳人。想着他对她的撒娇,想着他对她的体贴,以后都要给别人了么?为什么心会一阵阵的抽痛?或许,只是不习惯吧。对,只是不习惯,她不能跟这个时代的人有牵扯。

    只是习惯,为什么眼泪就是控制不住流下来,她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去,只知道不停地走着,走着。

    “砰!”叶溪倩抬头看,却是安月君,她唯一反应便是直接掉头走。然,却被安月君紧紧地从后面抱住了。

    “娘子。。。”安月君在他耳畔柔柔地叫了声,带着撒娇的意味,唇瓣轻轻地贴上了她的耳朵,许久。

    随后走到她面前,细细地拭去她的泪珠,眼神温柔得让人心碎,带着疼惜,动作轻柔,问:“娘子,为什么哭?”语调中带着紧张。

    “没什么。”叶溪倩头撇向一边,她不想再这样看着他,温柔如水的他,她会陶醉的。

    “娘子,娘子,是不是因为那个女人?”安月君继续问着,至始至终,他都记不得柳嫣红长什么样子,至始至终,他都不记得她的名字。因为,他的眼里,只有她。

    “不是,只是沙子跑到眼睛里了。”叶溪倩斩钉截铁地说,然而眼里却闪过一丝心虚。这样的借口,好烂!

    “娘子不哭,我帮你吹吹。”安月君闪过一丝心疼,他俯下头在她眼睛上轻轻地印下一吻,随后轻轻地吹着,温暖的气息,让叶溪倩心里暖暖的,亦让她心醉。

    许久之后,见他还没有放开,叶溪倩只能开口说:“你可以放开了吗?”

    “娘子。。。”安月君睁着无辜的眼睛看着她,见她眼底的悲伤已经逝去,心稍稍地放下了,继续撒娇:“娘子,我想一直抱着你。”

    “砰!”

    一拳又打了上去,叶溪倩没好气地说:“对你,真是一刻也不能放松。”

    “娘子,你为什么又打我?”安月君揉着被打的地方,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嘴嘟得老高老高,很努力地哼了一声,赌气地说:“娘子,我生气了,不理你了。”

    叶溪倩笑眯眯地问道:“真的?”

    安月君嘟着嘴,头撇向一边,但,眼却偷偷地瞄着她,见她眼往这边看时,忙往旁边看,一副不理她的样子。

    叶溪倩柔柔地说:“夫君,真的不理我了么?那我走了。”说完还真的走了。

    这下,安月君急了,他忙屁颠儿屁颠儿地追过去,狠狠地将她抱住,说:“娘子,娘子,我理,不要走嘛。”

    叶溪倩苦恼地说:“夫君,你不是不理我了么?”眼底却闪过一丝笑意。

    安月君睁着黑白分明的大眼,无辜地看着她,讨好地说:“娘子,谁说这样的话了?我去打他。”

    “真的吗?”叶溪倩佯装悲伤地说,“刚刚我明明听见”

    “娘子,你听错了,真的听错了。”安月君拼命摇着头,随后举起手发誓:“娘子,我没说噢,我保证。”

    叶溪倩看着这般可爱诱人的模样,手不自觉得捏上了他的脸,安月君乖乖地任她捏着,不敢有任何反应。一会儿,白净的脸上已出现了一个个红印子,他可怜兮兮地对叶溪倩说:“娘子,捏完了么?好疼。。。”

    叶溪倩一个凌厉的眼神看过来,他立即站好,大声说:“娘子,我一点都不疼,你继续。”

    她再也忍不住地笑了出来,声音愉悦,清脆。阳光下,竟有种梦幻的感觉,而,安月君早已看呆了,说:“娘子好漂亮,你是我的噢。”

    叶溪倩翻了翻白眼,没搭理他。安月君看她没反对,美滋滋地说:“娘子,你没反对,你是我的了,不可以反悔。”眼凌厉得往走廊尽头看了看。

    走廊尽头,柳嫣红一脸的狰狞,那个女人,平凡无奇的模样,平板的身材,凭什么能得到他全心的关注?杀气染上了她的眼,嫉恨布满了她的心,美丽绝艳的面庞竟变得极为丑陋。

    “红儿,是不是很想得到他?”柳文不知何时出现在她旁边,看到她充满杀气的脸,笑了笑,看着前面的一幕,说。

    “爹。”柳嫣红跺了跺脚,一脸羞意地说。

    “害羞什么?女孩子家总是要嫁人的。”柳文呵呵一笑,随后面带阴沉地说:“只不过,那女人看了有些碍眼。”

    柳嫣红愣了愣,沉思许久,说:“爹的意思”

    柳文轻轻一笑,拍了拍她的肩,说:“爹相信你心里明白,只不过得先把这次的事成功以后再说。”说完便离开了。

    独留柳嫣红一个人在那沉思,很久很久。

    此时,安月君露出一个冷冷的笑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