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九章 要一起睡?

    第九章  要一起睡?(本章免费)

    安月君与叶溪倩被安排在山庄的西厢房,离主屋有一段距离,因而很清静。住了一两天,没见有什么人来,应该很安静,可是“娘子。。。娘子。。。陪我一起出去走走吧。”安月君磨蹭着她,撒娇道。

    “不去!”叶溪倩拍了拍他的脑袋,直接回绝道。随后捏了捏他的脸蛋儿,像是哄小孩般说:“乖,你自己一个人出去玩吧。”

    “娘子。。。”

    这天夜幕降临,叶溪倩终于将安月君赶走后,正躺在床上休憩,此时,“夫人,庄主请您过去赴宴。”

    叶溪倩睁开眼,想了想,回道:“知道了。”

    稍稍整理一番,便出了门,跟着丫鬟走了约莫十分钟左右,终于到了大厅,见安月君也在,脸上虽未有什么表情,但心却稍稍放下了。

    安月君一见她来,冷淡得近乎冷酷的表情倏地一变,立即绽放一个灿烂笑容,绝色至极,忙向跑到她身边,拉着她撒娇:“娘子,坐我这噢。”

    这一幕让柳嫣红脸倏地一变,脸色有些阴沉,她一直坐在他身边,对他百般讨好,但他却从未说一句话,当她是透明的么?

    叶溪倩看着周围的人都盯着这,眼中带着淡淡的羞涩,板着脸想要挣脱他,恶狠狠地说:“放开。”

    然,安月君紧紧地握着她的手,把她拉到了自己的座位旁,叶溪倩怒瞪着他,见没啥效果,只能愤愤然地坐下。安月君美滋滋地立即在她旁边坐下,殷勤地将筷子摆在她面前,眨着眼,说:“娘子,想要吃什么?”

    “堡主,很荣幸您能抽空来蔽庄。”柳文实在看不下去了,便举起酒杯,恭敬地说,“我先干为敬。”

    看到他的举动,安月君只是稍稍扯动了嘴角,却未有什么举动。柳文面色稍稍一僵,狼狈地放下酒杯。

    大厅内,一片寂静

    “两天已过,他在哪?”安月君冷冷地说,眼中狠厉地直射向他,仿若能看进他的灵魂深处。

    柳文眼底闪过一丝狠意,小心地赔笑道:“堡主,这事可以稍后再议,先吃些菜吧。”随后朝柳嫣红使了个眼色,柳嫣红领会地点点头。

    “堡主,尝尝这芙蓉酥鱼,味道十分独特。”柳嫣红夹起一块鱼块凑到他嘴边,柔媚地说。身子酥软地靠在他身旁,依旧是一身红衣,然而比刚刚大胆豪放许多,与青楼女子有过之无不及。

    “你想整只手都废掉么?”安月君一眼都未看她,狠觉的话轻轻地出口,令人胆寒。

    柳嫣红手一顿,看他的狠意,绝对说道做到。只能悻悻地放下筷子。

    安月君放下酒杯,拉着正准备偷偷夹菜吃的叶溪倩离开,轻轻飘来一句:“等你想清楚后,我们再谈。”说完便离开了。

    柳文留在原地,脸一阵白一阵青,眼中满是狠意与杀气。柳嫣红亦是满脸的不甘心,她自从听到爹说月家堡堡主要来,便天天盼着,当她看到他的那一刻,便早已芳心暗许,他如此优秀,就如天神般。可是,却对她不屑一顾,肯定是因为那个女人。没了她,她相信他绝对会爱上她!

    走在路上

    “安月君,你干什么,我什么都没吃到。”叶溪倩怒气冲冲地看着他,虽然他全身都充满戾气,但不知为何,她却不怕他。是因为他一直都疼宠她么?

    安月君一听周身的戾气转瞬即逝,他转过头,讨好地赔笑道:“娘子别生气,我过会儿帮你弄点吃的。“

    “这还差不多。”叶溪倩轻轻哼了一声,忿忿地说。

    到了门口,叶溪倩刚要关门,却被他拉住了,于是撇撇嘴,没好气地说:“你又有什么事?”

    安月君睁着双大眼,讨好地笑了笑,小心翼翼地说:“娘子,我想跟你一起睡。”

    叶溪倩一听立即狠狠地瞪着他,凶狠地说:“你做梦!”

    “可是,你是我娘子呀,娘子本来就要和夫君一起睡的。”安月君看着她凶狠的模样,扁着嘴小声地说着。

    “砰!”

    一拳打了上去,叶溪倩眼神凶狠,口气却很温柔:“夫君,现在还要一起睡么?”

    安月君连连点头,随后乖乖地举起手,发誓:“我保证不会对娘子做什么事。”

    叶溪倩的反应是转头就要走。然而,却撞上一堵胸膛,抬头,却被紧紧地拥在怀里,是他的味道,暖暖的,令人迷醉的味道。

    “你”刚说一个字,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安月君俯下头深深地吻住了她,激狂却又不失温柔。许久,安月君才放开她,在她耳际邪魅地说:“娘子,如果不答应,我就一直吻到你同意为止。”

    叶溪倩瞪着他,见他有俯下身的趋势,忙用手挡住他的唇瓣,无奈地说:“你保证?”

    见安月君又要举起手发誓,叶溪倩叹口气,哭笑不得地说:“好吧。”

    安月君见她同意了,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随后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小声地说:“娘子,真的不能做什么吗?”

    叶溪倩一个厉眼杀过来,让安月君乖乖地闭上嘴,一脸无辜地看着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