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十一章 叶溪倩遇害

    第十一章 叶溪倩遇害(本章免费)

    打开门,深吸一口气,叶溪倩回过头瞪着慢吞吞穿衣的安月君吼道:“安月君,快点给我出来。”

    安月君穿好衣服后,走到她面前,眨了眨,一脸不舍地说:“娘子,你真的要我走么?”

    叶溪倩的反应则是一脚踹上他,送他出去,在安月君可怜兮兮的目光下用力地关上了门。

    吃完丫鬟送来的早饭,正准备出去,却见柳嫣红远远地袅袅走来,一阵甜的发腻的香气传来,叶溪倩皱了皱眉,装没看见从她身边走过去,柳嫣红一手拦住她,柔媚地说:“安夫人,这是要去哪?”

    叶溪倩极不耐烦地看着她,这女人,穿得这么妖艳干嘛?厚厚的妆粉简直比城墙还厚,真是让人看不顺眼!她没好气地说:“我只是随便走走。”

    柳嫣红像是没看到她的不耐,嫣然一笑,眼里闪过一丝喜悦,她拉住叶溪倩的手,亲昵地说:“安夫人,你都来这么久了,我都没有尽地主之谊去带你随处逛逛。这不,今日一早就过来了想带你却些风景好的地方走走。”

    叶溪倩皱了皱眉,有些不愿地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不过我自由惯了,一个人逛比较悠闲。”

    柳嫣红笑容一僵,眼里闪过一丝狠意,表情更是热情,说:“安夫人,虽说蔽庄微不足道,但这点待客之道还是懂的,若怠慢了贵客,传出去总是不好听。”

    叶溪倩看她说得合情合理,也不好拒绝,只能心不干情不愿地跟在后面走了,心底却隐隐有些不安。

    柳嫣红诡异地一笑,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她低声问一旁的丫鬟,小声说:“翠儿,都办妥了么?”

    翠儿轻轻地点头,说:“小姐,我做事你还不放心么?”

    柳嫣红得意地笑了笑,堡主夫人,她是当定了!

    于此同时,安月君回到自己的房间坐下,然,看到柳文早已在此等候,却未露声色,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替自己倒了杯茶,冷冷地说:“庄主,想好了么?”

    柳文眼里闪过一丝诡异之色,却一脸的巴结,谄媚讨好地说:“堡主,请随我到一个地方。”

    安月君放下茶杯,点了点头,柳文见他同意了,眼底满是得意,只要把他说出来,他就不信他不会上当!安月君看了看他,虽看出他的不对劲之处,但是却没理会,或者说他不屑。

    柳文站起身,恭敬地说:“堡主往这走。”

    安月君紧随其后,一身凛冽之气让柳文心里打了个哆嗦,但却一想,他能当上月家堡堡主,必定有过人之处,譬如光这冷意就足够让人退避三舍。

    没过一会儿,柳文带他到了一个书房,安月君眼看了看四周,眼底闪过一道光芒,冷冷地说:“他在哪?”

    柳文眼露精光,贪恋的眼光乍现,赔笑道:“堡主,我听说这个人与你有深仇大恨,所以费了很多心思,终于在不经意间被我追查到了,这”

    安月君皱了皱眉,嘴角扬起一抹杀意,眸光有着冷意,有着不屑,有着嘲弄,不耐地说:“事成之后,月家堡自不会少了你的好处。”他费了不少功夫都没找到他的踪迹,这柳文竟能找到。他,不简单!

    突然,心一阵抽痛,而疼痛感愈加强烈,这痛,很像以前爹娘在他眼前自刎,好久了。为何现在这么突然?娘子,娘子呢?一想到,心更是疼痛万分。

    安月君头一转,直接走了出去,柳文未料到他竟会如此做,眼底闪过一丝慌乱。难道红儿做的事被他发现了?又一想,他只不过是一个堡主,武功未必有他高,无需担心。心渐渐镇定下来,他追了上去,佯装气喘喘吁吁地说:“堡主,怎么了?”

    安月君没理会,仍是一个劲的向前走,终于赶到叶溪倩的房间,看见房门打开,心底有一丝恐慌,他飞速走了进去,却未有任何发现。心抽痛得更厉害,眼渐渐染上疯狂,然,表情更是冰冷,他回过头直直走向柳文,说:“说,她究竟在哪?”一贯冷冷的语调却有着以前没有的疯狂。她,不能有危险。因为,他不容许!

    “她?”柳文表情疑惑,随即又问:“堡主,您是指?”

    安月君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直直地盯着他,一步步地逼近,柳文悄悄地握了握腰间的佩剑,而这一动作未逃过安月君的眼,他冷冷一笑,说:“我娘子在哪?”

    “堡主,我不是一直跟您在一起么?”柳文一脸不知的样子,他想了片刻之后说:“或许尊夫人调皮,出去玩了。”

    风暴已渐渐在安月君心中聚集,他说:“你”

    一个怯生生的声音插了进来,一个十二三岁模样的丫鬟站在门边,手依靠着门框,轻声地说:“堡主,如果您说的是夫人的话,我刚刚看到她和小姐去后山了。”

    柳文眼一愣,看着眼前的女子眼露了杀意,怎么?这府里一向不需要如此多嘴的人,她留了有何用!柳文笑眯眯地走到她面前,一脸和气地说:“有没有听到她们去那干什么?”

    她想了又想,有些模糊地说:“小姐很热络地要带夫人去随处逛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