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十二章 他,不是人!

    第十二章 他,不是人!(本章免费)

    柳文转向对安月君说:“堡主,您也听到了,只不过是红儿去带着随处逛逛,无需担心。”

    安月君面无表情地看着前面,思索许久之后,眉突然一扬,冷冷地问她:“后山在哪?”眼闪过一丝厌恶,呵,热络么?很好,那个女人已经成功引起他的兴趣了,嘴角扬起嗜血的笑容。

    丫鬟也只不十二三岁,看到他面无表扬的样子,还有隐隐的杀意,而,最重要的是,眼似不像是黑色了她“啊”了一声,便晕了过去。

    安月君看着她,心冷冷的,他不是早就能接受世人看到他眼睛的反应了么?在那一夜,他的心早已变冷了。这么多年来,唯一能够温暖他的便是她了。

    一想到这,眸色加深,再也等不及了,他立即走了出去,一转眼便不见人影。

    柳文看了看瘫软在地的丫鬟,眼底的狠厉之色加深,可是杀了她,污了他的手。他大叫一声:“来人。”

    书房一边的书架缓缓地移动,立即出来两个黑衣男子,浑身散发着肃杀之气以及死气,他们一板一眼地说:“庄主,有何吩咐?”

    柳文狠狠地看了一眼倒地不起的丫鬟,不带一丝感情地说:“这丫鬟竟多嘴,坏了我的大事!你们可要好好对待她。”

    “是。”两个黑衣人将她扛在肩上恭敬地说,随后走到书架后面,沉重的书架缓缓地合上,此刻仿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安月君脚一提,一跃而起,已在半空中。身子在不断地飞行,眼焦急地四处看着。这没有,那也没有,她呢?速度在不停地加快,却还是无踪影。心仿若是被人紧紧地揪住了,生生地发疼,恐惧不断地加深,为何才一会儿,却像是隔了好久好久,他想她,好想,真的好想。他必须找到她,紧紧地拥住她,这样才会安心。

    这时“不要,你们“一阵微弱而又恐惧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入他的耳朵,让他眼一亮,是她么?

    循着声音过去,却看到让他永生难忘的场景。在一棵树下,他的娘子,他的宝贝,他的唯一几乎全裸!手与脚已被绑住,有个男人正

    全身冰冷,血液倒流,似乎都聚集在了一处,眼渐渐地变成了紫色,妖魅的紫,受诅咒的紫,也是死亡的紫。心,如撕裂般疼痛。

    他降落到地上,仿若天神般,肃穆,却又如地狱阎罗般,带着浓重的死亡气息。在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时,那男人便已尸首分家,不,更应该说是被搅成碎片,一块,一块地撒落地上,到处都是。血,慢慢地蔓延开来,死亡之气愈加弥重。

    寂静,寂静,还是寂静

    安月君走到叶溪倩前,嘴颤抖,不停地叫:“娘子。。。娘子。。。娘子。。。”脱下自己的衣服将她近乎全裸的身体紧紧裹住,不留一丝空隙。

    在远处正冷眼看着的柳嫣红与翠儿脑子里一片空白,然而眼里却是鲜红一片,待惊醒过来时,安月君已来到她的面前,紫色的眸似乎染上了血红,更让人诡异。

    “啊,堡主,不,你不是你是”柳嫣红一脸惊恐地看着安月君,害怕得语无伦次地说。他,竟是紫眸!这是人么,不,不是,他是妖孽!

    安月君恍若未闻,紫眸里竟是冰冷,狠厉,杀气,一步步地向前逼近。柳嫣红满脸惊骇,她慌张地说道:“您饶过我吧,不是我,这一切都是翠儿的主意。”

    在一旁簌簌发抖的翠儿一听柳嫣红竟会这一切都赖到她身上,紫眸冷淡地看向她,冷意爬满全身。她立即爬上前拉扯他的衣角,求饶:“堡主,堡主,饶命,我都是听小姐的。下次我再也不敢了”

    “啊!”一声凄惨的声音划破长空,翠儿惊恐地看着自己,一片鲜血淋漓。在不远处,她的左右掌安稳地躺在那。一股钻心疼袭来,立即晕了过去。

    他不是,不是人,不是人

    柳嫣红呆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浓郁的血腥味传入耳鼻,惊醒了过来。除了惊恐还是惊恐,除了害怕还是害怕,到处尸块,到处鲜血,到处都是死亡之气。他独独立于此,一身净白,手无剑,无表情的脸带着浓重的杀气,紫眸里一片猩红,竟比鬼魅还骇人几分!

    紫眸,无剑他是冷面玉君!传闻中杀人不眨眼,冷酷无情的冷面玉君!传闻中一夜杀掉数百人连弱小妇孺都不放过的冷面玉君!柳嫣红眼睛倏地变大,她没想到,他竟是月家堡的堡主!她难逃一死么?

    “安安月君,是你吗?”一阵微弱的声音传来,却叫醒了已几近疯狂的安月君。

    他呆呆地回过头,傻傻地看着他视如珍宝的人儿,此刻却虚弱得近乎透明。心疼,心疼得几近让他发狂。

    “安月夫君”

    安月君这才惊醒过来,慌忙跑过去,轻轻地将她抱起,恍若易碎娃娃,那么轻柔,轻声地说:“娘娘子,我来了”仿若声音一大,她就会消失不见。

    叶溪倩眼微微地睁开,手缓缓地颤抖地向他的面容伸去,然,伸到一半,手颓然放下,晕了过去。

    “娘子,娘子”安月君紧紧地抱着她,不断地在她耳畔深情地叫唤,带着丝丝的痛楚。

    许久之后,他抱起叶溪倩瞬间不见人影。

    就在这时,柳嫣红看准了机会,拼命地向前跑,时不时回头看他是否追过来,直到跑了很远,才停下来,不停地喘着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