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十三章 废掉柳嫣红!

    第十三章 废掉柳嫣红!(本章免费)

    福运客栈内

    安月君站立一旁,眼一眨不眨地看着正在替叶溪倩诊断的大夫,眸子带着几分紧张,房内很静很静。

    许久之后,大夫起身,转身行个礼,说:“这位姑娘没什么大碍,不过现在身子较弱,我开些方子,按时吃药便可。”

    安月君淡淡地点了点头,给了他些银子,大夫直直地道谢后,说:“我过会儿叫店小二将药送过来。”

    门悄悄地合上了。

    而,安月君恍若未闻,只是痴痴地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的人儿,表情温柔如水,让人心醉。手轻轻抚上她的眉,细细地描绘她的眉形,随后柔柔地摩挲她的唇瓣。嫣红的唇瓣此刻却极其苍白,他俯下身在她耳际深情地说:“娘子娘子,你一定要好起来。”凝视了许久,许久,眼神这般专注,这般深情,仿若世上只有她一人。

    眼看到了她脖子上的淤青,他眼底燃起了浓浓的杀意,他们该死!想也未想,便开门走了出去,轻轻地喊了一声:“月影!”

    “在。”一个女子立即出现在面前,大约十七八岁,面无表情。但,眼底仍隐隐可以看出一丝激动之色。

    “用你的性命发誓,在门外好好看着夫人。”安月君轻轻地说,不带一丝感情。

    “是。夫人若是有半点损失,我愿意以死谢罪。”月影发誓道,眼虽全是冷意。然,心底却有着悲哀与绝望。

    安月君满意地点点头,进去深深地看了眼叶溪倩,走了出去,瞬间不见踪影。

    门一合上,叶溪倩便睁开了眼,她就这样愣愣地睁着。不想再想下去了,柳嫣红的嘲弄,她任由人怎么也挣脱不了不,真的不要再想下去了,可为何脑海里偏偏充斥着这些画面。她紧紧地揪住床单,身子不停地发颤,紧咬嘴唇,脸惨白惨白。

    那时,在快绝望之际,看到他,虽满是杀气,可是心没来由的一股心安。全心全意地相信他,那是爱么?时不时地想起他,那是爱么?看到别的女子亲近他,心中酸酸涩涩的感觉,那是爱么?

    呵呵,原来她早已爱上他了,什么时候?是他任她欺负,可怜兮兮撒娇时?或者是他温柔替她拭泪时?更或是他霸道地要她一定要爱上他时?现在,发生了这事,心,倏地一紧,这样的她,他还会要么?还会爱么?

    身子渐渐地发冷,颤抖得更厉害,好冷,坐起身,双手紧紧地抱住自己

    没过多久,安月君便已到了寒明山庄。他直直地走了进去,四周看了看却未见他们的踪影,嘴角嘲弄一笑。这时,书房内,却传来声音,“爹,爹”声音带着些许恐惧。

    “红儿,怎么了?”柳文温和地说。

    “爹,安月君是”然却突然没了声音,她恐惧地看着门口的安月君,身子不断地后退,头不停地摇着。

    柳文看到门口的安月君,看了看柳嫣红的反应,眉头皱了皱,他迎上前说:“堡主,您来此究竟”

    安月君看都不看他,直直走到柳嫣红面前,冷冷地看着她,却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周身的杀气欲渐浓重,紫色渐渐染上黑眸,妖艳无比。柳嫣红早已吓得瘫软在地,身子不断地哆嗦,眼神空洞,无意识地说:“饶命,饶命,堡主饶命!”

    “啊!”柳嫣红脸上已血肉模糊,她瞪大了眼睛,看着前面的男子面无表情,紫色眸子平静无波,他突然笑了,却让她更为毛骨悚然,嗜血,无温度。

    “死,太便宜你了。”安月君嫣红的唇瓣却轻吐着让人胆寒的话。

    “不不,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柳嫣红心底真的已是害怕到了极点,她不想像翠儿那样,她不要。她不该遭惹他,不该

    柳文愣愣地看着这一幕,早已无法言语,他,到底是谁?

    柳嫣红惊恐地看着自己,她的手掌与脚掌均已被成了碎片,舌头却静静地躺在不远处,血染红了一旁的书架,血腥味儿在房间里缓缓散开,呜了一声便失去了知觉。此刻的她已是求死不得,求死无门!

    柳文只是略略看了眼柳嫣红,未有任何悲伤,结巴地问:“你你究竟是何人?”如此浓重的杀气,如此的残忍,无剑,手中却又似有剑,这,莫非

    安月君冷冷一笑,紫眸一闪,轻轻地说:“现在,该你了。”

    “你你是冷面玉君!”柳文看到他的紫眸,脱口而出。

    安月君轻轻一笑,未说一句话,眼直直地盯着他。

    “你杀了我,就再也不知道他在哪了。”柳文镇定地跟他谈条件。

    安月君仍是一句话为未说,眼里却满是嘲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