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十七章 娘子,你有我还不够么?

    第十七章 娘子,你有我还不够么?(本章免费)

    “娘子,我们去哪?回家么?”安月君一脸纯真地问。

    “安月君,你说什么!”叶溪倩厉眼一扫他,咬牙切齿地说。

    “没有,娘子,我什么都没说。”安月君头摇得像拨浪鼓般,害怕得缩了缩脖子,一双眼直往这瞄,极其好笑也十分可爱。

    叶溪倩看了眼周围,温柔得对安月君笑了笑,笑得他心花怒放,正想说什么,却被一脚踹上去。她眯着眼,口气凶狠地说:“去,给我问问吴雨诗家在哪?”

    安月君眼巴巴地看着她,小声地说:“娘子,那你怎么办?”

    叶溪倩赶苍蝇般摆摆手,看了眼不远处的捏泥人,兴奋不已地说:“我去那瞧瞧,你知道了来找我!”还没等他反应,她就走了。

    安月君愣愣地看着她,宠溺地摇了摇头,哎,随她吧。

    叶溪倩立即奔到捏泥人的摊子上,看着一个个活灵活现地人物在一位中年男子快速地在手中出现,那神韵和气质都拿捏的十分好,心里很是佩服。

    她看了看许久,才挑中一个赵云模样的泥人,做得十分精致,活灵活现,好似会动一般,让人欢喜不已,正准备拿下来仔细看看,却被制止了,回过头,看见安月君一脸不高兴地瞪着她。

    她一愣,瞪?这家伙也会瞪她?不过他瞪人的样子好可爱啊,眼睁得大大地,满是埋怨,嘴翘得高高地,活像个弃妇般。她好笑地说:“你怎么了?一副生气的样子。”

    “娘子。。。”安月君满脸的不高兴,嘟着嘴,撒娇道。

    “怎么了?”叶溪倩扬了扬眉,笑眯眯地问他。

    “娘子,你怎么可以买别的男人回去?”安月君生气地质问道,活生生一个吃醋地丈夫。

    “啊?”叶溪倩一呆,想了半天才问:“买别的男人回去?没有啊。”

    “你刚刚就想买了。”安月君脸绷得紧紧地,许久之后,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小声地说:“娘子,你有我还不够吗?”

    叶溪倩这下真的傻了,这,什么情况?她啥时要买个男人回去了,刚刚也只不过是看了下泥人,莫非她哭笑不得拿起赵云泥人说:“你说这个?”

    “哼。”安月君看了眼那泥人,重重哼了一声,便不说话了。

    叶溪倩看着他,眼底闪过一丝笑容,邪恶,她拿着这泥人仔细瞧了瞧,说:“这男人长得真不错,我买回去天天起床看看。”

    “娘子,不可以。”安月君气呼呼地说道,白净的脸鼓鼓地,隐隐能看出红晕。

    “为什么不可以?”叶溪倩好笑地看着他生气的模样,明知故问道。

    “娘子,你的眼里只能有我一个!”安月君霸道地宣誓。

    “恩”叶溪倩故作思考状,随后迟疑地说:“这,我得好好考虑。”

    “娘子。。。”安月君看她没答应,一脸快要哭出来的样子,眼里已经可以看见泪光闪现。想大声说却又不敢,只敢轻轻地说:“娘子,你怎么可以这样?”

    “我怎么样?”叶溪倩柔柔地问道,随后似是想到什么般,兴奋地问:“安月君,有没有打听清楚?”

    安月君不甘不愿地点点头,说:“娘子,就在隔着这条街的临合街。”

    说完还不放心地看了眼她手仍紧紧地握着的泥人,随即哭丧着脸,不高兴地说:“娘子,不可以把它放下吗?”

    “可是我很喜欢啊。”叶溪倩一脸依依不舍地看着手中的泥人说。

    安月君死死得盯着那泥人,一句话也不说,也没有想走的趋势。

    “走了,走了,我不拿还不行吗?”叶溪倩看着他那架势,只能败下阵来,把泥人放到原处,拉着他就走。安月君看了,咧开嘴,眼,嘴儿都是笑意。

    正要转身走时,却听见一道声音传来“姑娘,这是你的荷包吗?”

    叶溪倩一转身,一位公子立在那,一身蓝衣,漂亮的五官,温文尔雅,嘴角噙着一抹温柔的笑,束发,甚是风度翩翩,俊美,有一股子谦逊的味道。

    叶溪倩目瞪口呆看着眼前这人,激动又带着欣喜说:“苏扬,你也来了!”说完,立即冲上前紧紧地抱住他。

    安月君脸倏地黑了下来,一脸冷意,心不住地颤抖,眼底出现了慌乱以及杀意。他,是谁?为何她会如此反应,对他,她都没有过!他不允许她的离开,绝对不允许!

    而,男子一脸惊愣,许久之后反应过来,小心翼翼地说:“姑娘,你是?”

    “你不认识我了?我是倩倩啊。”叶溪倩一脸激动地看着前面的人,她没想到,居然会在这地方碰到朋友。

    “姑娘,你认错人了,我叫司徒谦,这是你的荷包么?”男子谦逊温柔,摊开掌心,一个绣工精致的荷包出现在叶溪倩眼中。

    “你你怎么会”和苏扬长得一模一样,叶溪倩止住要说出口的话,心里阵阵地失落感,她是怎么了?明明这是不可能的事啊,苏扬怎么可能也会穿越到这里来,她真是太笨了。想到这,也不管错愣以及黑脸的两人,垂头丧气地转身走了。

    “姑娘,这是”司徒谦想要上前询问,这毕竟是在她脚边发现的,极有可能是她的。

    “她没有这样的荷包。”安月君脸比大寒天还冷,眼里满是阴鹜以及隐隐的杀意,冷冷地说:“而,你若去追她,我会立即杀了你!”

    他,是说真的!司徒谦看着远去的背影,再看看眼前这个面色冷酷,杀意甚重的男子,手捏紧荷包,一脸笑意地说:“既然不是姑娘的,那就算了吧。”

    安月君听到他的话,冷淡地撇了他一眼,眼底却闪过一丝诧异,便转身离开了。

    司徒谦面色温柔地看着他们离开,眼底却闪过一丝兴味儿。他相信,他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