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十八章 再遇司徒谦!

    第十八章 再遇司徒谦!(本章免费)

    “娘子,他是谁?”安月君缠着她,装作不在意地问,但眼底却闪过慌张。

    “不认识。”叶溪倩黯然地说,心里仍是很失落。

    “娘子,你不认识还乱抱他。”安月君吃味地说,眸子里掠过一丝杀意。

    “咦,我怎么闻到一股醋味,谁刚刚吃醋了?”叶溪倩一脸调侃道。

    安月君白净的脸倏地变得通红,可爱至极,哀怨地看了眼叶溪倩,唯唯诺诺地说:“娘子。。。”

    叶溪倩呵呵一笑,并没有继续答话。

    不知不觉,两人已来到吴府,吴府颇有些高大气派,两座石狮子威武地矗立在门的前面,让人心生畏惧之感,门旁各站着两个侍从,一脸严肃。

    两人正要走进去,其中一侍从上前拦住说:“你们是什么人?”

    “我”叶溪倩求救地看着安月君,见他一脸漠然,看样子是不想帮忙的样子,气冲冲地踢了他一脚。

    “娘子,你干嘛踢我?”安月君泫然欲泣地看着她,眼神无辜地看着她。

    “你”叶溪倩怒火冲天地瞪着他,她相信,只要他报出自己的名号,有谁不敢让他进!这家伙是故意的吧,她就打他打到不是故意的!一提脚又要踢上去。

    “是你们!”一道温柔又带着惊喜的声音传来。

    安月君闻声脸黑了一半,一股子不祥的预感出现,嘴抿得紧紧地,眸子黑幽,泛着冷光,如黑曜石般,随后出现一抹杀意。他是太蠢了还是太相信自己了,竟会在他面前再次出现!

    叶溪倩回头,看是他,意兴阑珊地点点头,就再也没有看他了。

    司徒谦又是一脸地惊愕,她是怎么了?不过才分隔多久,怎么像是变了个样,他看了看杀意明显的安月君,嘴角扬起一抹笑容,调侃的,恶质的,他向叶溪倩眨了眨眼,像是开玩笑地说:“怎么才没多久,姑娘见我态度已是全然变了,刚刚可是热情得很那,差点让我都吃不消了。”

    安月君脸已经完全黑了,周身冷冷地气息开始蔓延,手紧紧地握住,青筋都已凸显了出来。眼慢慢染上比黑色更冷,更美的颜色。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他已经移到司徒谦面前,冷冷的,毫无一丝温度地说:“你再说一遍!”

    叶溪倩立即走到他们中间,笑意盈盈地看着安月君,媚笑地叫唤一声:“夫君”声音柔媚带着丝丝诱惑。

    “在。”安月君一身戾气立即散去,无影无踪,一脸喜滋滋的乖宝宝形象,他吞咽了口水,撒娇道:“娘子,什么事?”

    “夫君,他们不让我们进去,你说怎么办?”叶溪倩看了眼站在门口的门神,问道。

    安月君苦着一张脸,瞅了眼叶溪倩,再看了看站在门口的人,小心赔笑道:“娘子,我们可不可以不进去?”声音很小,带着委屈。

    “如果不介意,我可以带你们进去。”司徒谦看着这个男子的变化,又是一呆,但随即不由得心生激赏,他的眼神里满是浓情蜜意地看着她,爱她,才这么宠着他吧。

    “十分介意”一个响亮而又不满地声音立即答道,然,在叶溪倩看了眼后,满腔的勇气全没了,后面就没了声音。

    叶溪倩对司徒谦温柔一笑,说:“那麻烦你了。”安月君心里看了颇不是滋味,那笑,应该是他的!她的笑,是他的。她的泪,是他的。她的视线,是他的,他不要她的视线里有那个该死的男人!她的一切,都是他的!

    司徒谦回以一笑,说:“姑娘,客气了。还没请教姑娘芳名?”

    “叶溪倩,可以叫我倩倩,我朋友都是这么叫的。”叶溪倩爽快的说,虽然他不是苏扬,或许是因为相貌相似的缘故,她对他有份好感。

    这下,安月君又有意见了,他眼瞪得大大地,却是小声地说:“娘子,不准,你都没让我叫倩倩。”

    “我记得你从不叫我名字的。”叶溪倩凉凉地说,嘴里也颇有微词。这家伙,一见面就叫她娘子,她连反驳的权利都没有,真是被他气死了。

    安月君听了,嘴角扬起甜蜜的笑容,傻愣愣地笑开了,在阳光地照耀下,竟是魅惑与勾人,纯真中带着妖魅,傻气中带着可爱。

    司徒谦看了两人,漂亮的脸上的笑意一直都未变,眸子里的幽暗,却显得有些高深莫测,他温柔地对叶溪倩说:“倩倩,现在可以进去了么?”

    “恩,咱们进去吧。”叶溪倩爽快地说。

    安月君阴冷地看了他一眼,转头嘟起嘴撒娇道:“娘子,我们一起进去。”

    而,叶溪倩留给他的只是一个背影,她跟在司徒谦后面,满脸的笑意,完全没有注意到安月君一脸的冰冷以及隐隐可以看出的醋意。

    “司徒公子。”两位侍卫看到他恭敬地行个礼,看到他后面的两人,眉头一皱,有些为难地说:“司徒公子,这两位是?”

    司徒谦轻轻一笑,如沐春风,但,眼里却有着锐光,让两位侍卫乖乖地止住了心中的怀疑,他们恭敬地说:“司徒公子,不好意思,因为今天老爷有特别嘱咐,面生脸孔不能进入。”

    司徒谦仍是温柔地笑着,温柔依旧,却含着一股子威严,轻声说:“连我都不行么?”声音虽轻,却让人不寒而栗,一看,便知他不是普通人。

    两名侍卫有些诚惶诚恐地说:“司徒公子哪儿的话,您的朋友便是我们的贵客,请进。”

    “辛苦了。”司徒谦温柔地点点头,转过头跟他们说:“可以了。”

    叶溪倩一脸崇拜地看着他,热切地说:“谢谢你,你真是太厉害了。”

    安月君看了颇不是滋味,嘴里不断嘟囔:“这有什么?我比他更厉害。”话语带了浓浓地酸味,嘴儿扁扁地,眼不满地看着他们两个。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