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十九章 进入吴府

    第十九章 进入吴府(本章免费)

    叶溪倩听到后,眼角看到他的不满,扬起一抹笑容,那笑,甜蜜至极,那笑,漂亮至极,那笑,亦让安月君心动不已!

    三人走了进去,叶溪倩完全被震慑住了,如仙境般,是她唯一的感觉。成片的竹林翠绿,风一吹,能听到沙沙的响声。竹林尽头是一片湖,不大,湖边有着一棵棵杨柳,湖面平静,如宝镜,在阳光的照耀下,如金子般闪烁,波光粼粼。假山小桥流水,凉亭,不像是府邸,却像是花园。

    一边走路,一边欣赏如此美景,心情得到了很好的放松。

    这时,前头走来一留着胡须中年男子,穿戴不俗,一件墨色长衫,腰间配着一块古玉,简单却又不失大气。他走到三人面前,拍了拍司徒谦的肩,笑着说:“贤侄,你来了啊。”声音爽朗,透着一股子江湖习气,但,打扮却有着书生的孺子气。

    司徒谦轻轻笑着,连眼里都是笑意,一改原来的温文尔雅,显得有些激动,说:“伯父,几年未见,身子依旧这么硬朗。”

    中年男子掳了掳有些发白的胡须,笑开了,声音让人闻之,内心不由的喜悦不已。他说:“哈哈,贤侄这张甜嘴还真是让人喜欢的紧,这不,伯母知道你要来,天天念叨你,今早还特意早把我叫醒,来接你。”

    “伯父说笑了,晚辈也想念你们的紧。”司徒谦笑着说,身子稍稍地往旁边挪了挪。

    中年男子笑呵呵地点点头,这才注意到后面两人,不着边际地打量了翻,一脸惊讶地问:“这两位是?”

    “伯父,这是我的朋友,刚刚在门口相遇,便将他们带来了。”司徒谦介绍道。

    “呵呵,既是谦儿的朋友,也就算是我的了。”中年男子笑着说,眼光温和地看着眼前两人。

    “伯父,这女子是叶溪倩,而她旁边的是她夫君。”司徒谦介绍到安月君时,声音顿了顿,随后继续说了下去。

    “哈哈,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男子高兴地说,随后眯着眼,和蔼地说:“我是吴轩,如若不嫌弃,跟着谦儿叫我伯父便可。”

    叶溪倩一听,心里乐开了花,忙热情地叫唤:“怎么会嫌弃呢,我高兴还来不及呢。”笑容绽放带着甜意,甜到吴轩心里头去了。

    安月君本阴着一张脸,听到他这样说,脸上露出傻傻地笑意,手不知不觉地环上她的腰,见她没拒绝,心里一阵窃喜。他仰起头喜孜孜又带着分自豪地说:“这是我最爱的娘子噢。”声音大而响亮,眼睁着大大地,泛着纯真与骄傲,却又不失可爱,真是让人喜欢地紧。

    叶溪倩脸倏地变红了,她死命捏了一把他环在腰际的手臂,却未松丝毫,只能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心却像吃了蜜一样甜。她看了眼吴轩,脸变得更红了,只能报以歉意的一笑,有些涩然地说:“让伯父看笑话了,我和他不是这种关系。”

    吴轩乐呵呵地看着两人的打情骂俏,满意地说:“哈哈哈,真是恩爱啊,我看了忍不住脸红了。”

    “啊。”安月君发出了一声惨叫,手不自觉得松开了,提着一只脚跳开了,可怜兮兮地看着叶溪倩,抱怨:“娘子,你干嘛踩我,很痛的。”

    “活该,谁叫你乱说的。”叶溪倩幸灾乐祸地看着他,开心地说,丝毫没见有一点同情心。

    安月君又粘了上来,紧紧地抱着住她,霸道地宣誓:“娘子,娘子,你本来就是我娘子,一直都是!”

    “你,放手!”叶溪倩一脸怒容地瞪着他,。

    看了很久戏的吴轩这才插进来说:“站这么久也累,先进屋再说吧。”

    这句话,惊醒了正与安月君吵闹的叶溪倩,她身子一顿,回过头看向笑意盈盈的吴轩,脸刷的变红了,她结结巴巴地说:“好好”

    说完几乎是落荒而逃。

    安月君宠溺地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待看不见后,眼里的热度才一点一点的冷了下来。回过头时,已经无一丝表情,仿若刚刚的场景只是虚幻,他冷冷地说:“安月君。”说完便扬长而去。

    吴轩愣愣地看着他的背影,傻眼了,许久才回过神来,疑惑不解地问司徒谦:“刚刚是同一个人么?”

    “伯父,我确定,你会慢慢习惯的。”司徒谦哈哈一笑,好笑地说:然,眼里掠过一丝闪光,沉思了半久,有些疑惑地说:“安月君,不知在哪听过了。”

    吴轩拍了拍他的背,不在意地说:“不用管这个了,伯母已经等很久了,我们会走吧。”

    司徒谦点了点头,跨步正要走,却听到吴轩突然来了一句:“诗儿也等很久了。”声音有些调侃意味,让他踉跄了一步,脸色一变,哭笑不得地说:“伯父,你是故意的吧。”

    “呵呵,怎么会呢,她以前是天天在门口等你,这才招来冷面玉君的觊觎,所以才勒令她不准出来了。”吴轩本满是笑意地脸变得有些愁绪。

    司徒谦严肃地说:“伯父,放心吧,你还信不过我么?”

    “当然信的过,不然我们还不天天愁。”吴轩眼光里满是赞赏地看着眼前俊秀的司徒谦,又是一笑,说:“不说了,不说了,不然你伯母又要骂我了。”

    说完,司徒谦跟着吴轩走了进去。

    到主屋大厅时,见吴轩的妻子李凤早已在门口翘首以盼,见他们两人来了,脸上一笑,迎了上去,想吴轩打趣道:“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真是的,说这些干啥。”吴轩面色有些涩然,不好意思地说。

    “这是谦儿吧,几年未见已经长得一表人才了。”她仔细打量了番,随后有些暧昧地说:“难怪诗儿这么挂你。”

    司徒谦此时只能苦苦一笑,看了眼四周,却未见他们的踪影,便问:“伯母,有没有看到一男一女往这走?”

    “除了奴仆,并没见到什么人,怎么了?”李凤回想道,有些着急地问:“难道是冷面玉君来了?”

    司徒谦忙说“伯母多想了,他们只是我朋友。”

    “谦儿,要不我派些人在府内找找看?”李凤说。

    “不用了,我想应该马上会来的。”司徒谦拒绝道,温柔笑意依旧,眼里闪过一丝锐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