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二十一章 娘子,不要背叛我!

    第二十一章 娘子,不要背叛我!(本章免费)

    “诗儿,这是谦儿的朋友。”吴轩笑眯眯地介绍道。

    “哦。”吴雨诗闷闷地应了一声,看了眼司徒谦,却发现他正温柔地看着一脸气喘吁吁的叶溪倩,心倏地紧缩。不,不会的,他对任何人都这么温柔,他不会喜欢上她的。可是,为什么突然看到他眼底闪过一丝亮光,他对她有了兴趣了么?

    李凤眼明白自己女儿的心思,瞪了一眼吴轩,便上前对他们说:“怎么还站在外面呢,这么大热天,也不怕热出病来,来,我刚叫丫鬟煮了些酸梅汤解解渴。”

    叶溪倩抬头看了眼李凤,见她言语和穿戴不俗,便知她是当家主母了,她热切地说:“这是伯母吧,长得真是漂亮,有韵味。”

    “呵呵,丫头哪的话,我都是老太婆了,还漂亮,快进来吧。”李凤一听这话,笑呵呵地说,随后向其中一个丫鬟叫道:“绿绣,快端些酸梅汤来,可别怠慢了贵客。”贵客二字说的尤为响亮。

    叶溪倩和安月君两人坐下后,李凤瞅了瞅两人,一脸暧昧地说:“男的俊俏,女的娇俏可人,眉目之间的浓情蜜意真是羡煞我这个老太婆了,让我看了都脸红。你们刚成亲?”

    “我和娘子马上成亲,现在正处于恋爱阶段,我”安月君紧紧地抓着她的手,笑吟吟的大眼黑白分明闪耀著幸福的神采,樱桃般的嫣红小嘴儿微翘,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小脸蛋儿粉嫩粉嫩竟是愉悦。

    “啪!”

    叶溪倩没好气地打在他腿上,打断了他要说出口的话,安月君笑容倏地消失,委屈地抽了一下好看俊俏的鼻子,眼儿还故意眨了眨,可怜兮兮地说:“娘子,你怎么老是打我?”

    “哎呀,我是看你可爱嘛。”叶溪倩伸手去捏了捏他绯红的腮帮子,那脸蛋儿真是怎么摸都不厌,光滑细腻。

    安月君抚摸着自己被捏痛的腮帮子,委屈的眼直瞅着她,一句话都不敢说。

    “咳咳咳”

    一阵咳嗽声把安月君脱离了苦海,叶溪倩抬头看去,却见李凤一脸促狭地看着他们两,脸倏地变红了,头垂得低低地,再也不敢说任何话了。而安月君却是一副小人得志的高兴样儿,让她看了恨不得揍上两拳,以解心头之恨。每次,他都害她丢脸!

    吴雨诗看了这一幕,高悬的心悄悄地放下了。

    绿绣将酸梅汤奉上后,便悄悄地退下,侍立在一旁,随时等待命令。

    “伯父,冷面玉君什么时候会来?”许久不说话的司徒谦突然开口问道。

    吴轩看了看外面的天,随即叹口气,担心地说:“还有几个时辰,昨夜我在书房的柱子上看到了菱形镖上面的字条说今夜子时会来夺取我女儿”

    话未完,但众人都已经明白了他话语中的意思,气氛霎时一片寂然。

    “伯父,放心吧,这事交给我处理。”司徒谦一贯的温柔,眼底却闪过一丝肃然,虽快,却让吴雨诗捕捉到了,心底一片喜悦。他还是在乎她的吧。

    “他淡然,他残忍,他无情,他厉色,我想他不屑于做这样的事。”司徒谦沉吟半响后,缓缓道。

    叶溪倩瞅了一眼无辜纯真样儿的安月君,拼命地点点头,嘴里重复道:“恩恩,不错,的确是这样的。”

    这应和声虽小,但却在厅内造成了不小的反应。

    “倩倩是怎么知道的?”司徒谦奇怪地看着她,一脸沉思地看着她,眼里闪过一丝质疑,他谨慎地问:“你,和他认识?”

    这话一出,赢得众人的狐疑,吴轩脸有些僵硬,却又有些激动地问:“倩倩,你真的和他认识?”

    “呃,这个,呵呵,我怎么会认识他呢?”叶溪倩赔笑道。

    然,众人却都是一副不信的表情,她没料到会造成这个局面,有些慌乱地看着他们,不知错所地看了看安月君,见他无动于衷地坐在那喝茶。她气急了,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见他还是无反应,便用力在他腿上捏了一把。

    “哎哟!”安月君又是一阵惨叫,他惨兮兮地扁着嘴,清澈有神的眼看着她。

    “你帮不帮我?”叶溪倩小声地在他耳边说。

    “不。”安月君眨了眨眼,轻轻地吐了一句话,看了她一眼,头一撇,再也没理会。但,心却有些颤抖,他想知道,她会不会将他说出来,虽然他不怕被人背叛,但是他怕被她背叛,哪怕只是细小的,还是很怕,那种痛彻心扉的感觉,他不想再尝了。

    “你!”叶溪倩眯起眼看着他,心里已经他骂了千遍万遍了。

    死命地瞪了她一眼,才转过头看向他们,小心翼翼地说:“你们觉得冷面玉君长得怎么样?”

    “不知,因为看过他的人都已死。不过最近有些传闻说他长得俊美魅惑至极。”司徒谦边想边回答说。

    “虽是传闻,但不可能是空穴来风吧。”叶溪倩一听这么,心中一喜,刚刚的心虚也不见了,她继续说道:“既然他长得这般俊美,你说还要强要一个女人吗?”

    “倩倩说的有道理。”司徒谦点点头,答道,随后又说:“那你的意思是这个冷面玉君有可能是假的么?”

    “你只要想想前后他的举动是否变化很大便行了。”叶溪倩继续说,眼一扫众人,看他们沉思片刻之后,微微一笑,继续说:“现在不是关注他真假的时候,无论真假,他晚上都会来,而,我们最主要是怎么对付他。”

    “恩。”司徒谦点点头,转眼看向焦急如焚的两人,微笑地说:“伯父伯母,这事交给我处理便好。”

    “恩,就算我们不相信你,诗儿也不准啊。”吴轩微微一笑,暧昧地说。

    “伯父”司徒谦尴尬地叫了一声。

    “爹”吴雨诗娇羞地叫了一声。

    此时,安月君悄悄地握紧了她的手,眼就凝视着她,这般深邃,这般喜悦,这般痴恋,亦这般温柔,幸好,幸好她没有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