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粘人相公

第二十三章 娘子,什么都依你!

    第二十三章 娘子,什么都依你!(本章免费)

    叶溪倩拉着安月君直直地往前走,安月君一声不吭地跟在后面,可怜得像个被受训的小孩般,嘟着嘴可怜兮兮地看着她,过了许久,小心翼翼地说:“娘子,我们要去哪儿?”

    叶溪倩立即停了下来,转过头,笑眯眯地问:“相公是不是要听娘子的话?”语气温柔又带着某着引诱。

    安月君急忙点点头,就怕迟了,他会受到什么惩罚,黑白分明的大眼纯真地看着她,带着点点泪光,好不可怜。

    “相公,我是你娘子吧。”叶溪倩继续引诱道,咧开嘴,柔情似水地看着他。

    安月君拼命地点头,看了眼她,随后小声地说:“娘子,有什么话直说就可以了。”

    “砰!”

    一拳打了上去,叶溪倩瞪着他,眼微眯,语气轻柔而又威胁地说:“相公的意思是我很啰嗦?”

    安月君又是一阵点头,随后却像是反应过来般,死命摇着头,小鹿般无辜纯真的眼偷瞄着她,看她一脸怒容,忙讨好赔笑道:“娘子,你说的每句话都是金玉良言,我都深深记得。”

    “是吗?”叶溪倩嗤之以鼻地哼了哼,好笑地看着他那副模样,眼底闪过一丝淘气的光芒,随口问:“那天在市集上,你对我说过什么了?”

    “啊?”安月君傻愣愣地看着她,樱桃小嘴儿微张,许久之后,粉嫩的小脸蛋儿凑到她怀中蹭了蹭,撒娇道:“娘子,你欺负我。”娇软的声音让人闻之心一软,想把他紧紧抱在怀里欺负一番。

    “哪有欺负你,是你说的啊。”叶溪倩眼斜看他,凉凉地说。看到他的动作后,迅速将他推开,口气凶恶地说:“不准乱蹭!”

    “娘子。。。”安月君委委屈屈地小声叫了一声。

    “丫丫的,差点被你蒙混过去了。”叶溪倩看到他漂亮的脸蛋儿全是委屈,精致的五官就差皱成一团了,心里一软,却佯装恶狠狠地说。

    “娘子,我哪有。”安月君反驳道,虽说是反驳,却更像是撒娇,声音哀怨小声而又缠绵。

    “夫君,你就答应我,扮女装吧。”叶溪倩微微一笑,柔柔地说,那笑虽非倾国倾城,艳丽四射,却青涩含蓄,柔美清亮。

    安月君愣愣地看着她,有着痴迷,脑子中除了她迷惑人的笑容,一片空白,傻傻地无意识地点点头,说:“恩,好。”

    “哈哈,就这样定了。”叶溪倩见目的达成后,拍了拍他的脸蛋儿,大笑一声,开心地说。

    “娘子,定什么?”安月君惊醒过来,看着她得意洋洋的笑脸,不祥的预感顿生,他小心翼翼地问。

    “相公,你刚刚答应扮女装了,哈哈。”叶溪倩一想到过会儿就能看到,他扮女装的样是何等的绝色出尘,又是一阵大笑,快乐无比地说。

    安月君脸立即变得苦兮兮,明亮的大眼,闪烁着无限的魅力,他白净修长的手缠上她的肩,撒娇道:“娘子,你听错了,我没说。”

    “你的意思就是我耳朵不好使了?”叶溪倩轻轻飘来这么一句话。

    安月君傻眼了,不知道该说啥,觉得说啥都是错,最后,只能哭丧着大眼,嘴角慢慢地朝下掉,一脸凄惨无比地求饶道:“娘子,饶了我吧。”

    “哼。”叶溪倩重重地哼了一声,看都不看他。

    安月君看她理都不理自己,急得团团转,委屈地说:“娘子,不要不理我嘛。”

    而,叶溪倩无一丝反应,看着远处的树木。

    许久之后,安月君像是下定决心了般,无可奈何地重重叹了口气,满是宠溺地说:“娘子,我答应你去解决‘冷面玉君’。”眼底闪过一丝阴霾以及浓重的杀气。

    “穿女装?”叶溪倩说,心中一股暖流缓缓淌过,她知道她是在无理取闹,凭他的武功,保护吴雨诗绝对没有问题。就当她任性,就当她蛮恨吧,她只是很想知道,他能为她做到何种地步!

    “好,什么都依你。”安月君淡淡一笑,却充满无可奈何的疼惜,丝毫没见他皱眉,没见他有任何不耐之色。有的只是疼惜,有的只是爱恋,有的只是宠溺。

    叶溪倩身子一抖,眼微湿,往日的点点涌上心头,她不知道他还能为她做到何种程度,但是她想,这已经足够了。天下之大,她能遇到他,这是上天的恩赐,她真的知足了。若上天让她到这个朝代,只是为了能与他相遇,相知,相许,她很开心,真的。她应该要感激上苍,破旧的住房,烟雾缭绕嘈杂的酒吧忽然觉得离她好远好远,似乎是上一代的事情了。

    “娘子,可以理我了么?”安月君可怜兮兮地小声说道。

    “笨蛋。”

    叶溪倩轻轻说了一声,立即在他唇上印了一下,眼里满是羞涩,脸绯红地跑开了。

    温暖而又充满香甜的气息还留在唇上,安月君来回摩挲着唇,仿若要感知她的气息,立在原地傻傻地笑了。若为了博她一笑,他什么都甘愿!

    费了好大劲,终于回到了大厅,见所有人满脸担心地迎了上来,李凤眼尖地看见她微红的眼睑,关心地问:“他不同意也是正常的,天底下有哪个男人会心甘情愿女装,再想别的方法,不要哭了。”

    不说还好,一说叶溪倩的眼又开始红了,她拼命地摇摇头,有些哽咽地说:“他,同意了。”

    “啊。”

    众人皆是哗然,他们满眼的不可置信,失声许久的司徒谦终于开口道:“他怎么会同意的?”

    叶溪倩眼泪就这么一滴滴落了下来,落在地板上,绽放成一朵朵花,她拼命压制住想大声哭出来的念头,许久之后,她眼里含泪地说:“为了我。”

    话一出口,众人都不说话,室内一片寂然,吴雨诗看了看司徒谦,再满脸欣羡地看着她,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能得到那么一个优秀的男子倾爱至厮,她真的好羡慕。

    李凤先反应过来,不住地道谢道:“倩倩,谢谢,谢谢”
Back to Top